第177章 受死吧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莫无痕以小人心,却度君子之腹,深怕封云修会对他不利,于是缓缓的拉开了些距离,暗下防备着被其偷袭。

不过却没有逃过封云修的眼睛,碍于当前局势特殊,也就没有再与之计较,反正慕寒烟没在韩力手上,对方所担心的事情,当然就不会发生了。

“你好卑鄙。”莫无痕怒吼道。

指着眼前的韩力,果真恨不得撕裂了对方,当然也不能让他控制了封云修,不然形势肯定会发生逆转的。

除掉韩力的大好机会,怎么能够让后者破坏了,故随时准备冲上去,好将对方毙于掌下呢。

可是韩力对他的辱骂,没有丝毫的在意,反而仰面狂笑了起来,面目也随之狰狞了几分,狠狠的表示。

“若非老夫早有准备,恐怕就遭到你们毒手了吧。”

显然他擒走慕寒烟,就是为了关键时刻,能够排上用场的,所以才有持无恐,在三大高手面前耀武扬威。

反倒是封云修不禁苦笑起来,与封小梅对视后,回头无奈的看向了韩力那慕寒烟早就被他救走了,难不成对方还有威胁。

事先封小梅听侍卫讲过,所有没有太过惊讶,不过莫无痕却差点惊掉了下巴,难以置信的看向封云修。

“封老弟,你……你果然救走人质了。”

究竟慕寒烟是生是死,莫无痕才懒得去理会呢,只要不破坏了他们的计划,就算是牺牲了任何人,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
毕竟为了今日,他已经苦苦等待来人数十年,其中的心酸,有谁人能够体会的,那唯一的善心,恐怕早就被磨灭掉了。

故才听见慕寒烟被救走的消息,便立即兴奋了起来,不禁有些失控的拍了封云修一下,不过后者也不在意,就干脆将趁他与韩力交手的机会,夜袭了统领府。

起初莫无痕还不怎么相信,不过回头想想,自己与韩力交手那么久,都没有见到后者的出现,难道不是他所讲,还会是什么原因了。

如此说来就不用担心后者的威胁,那么必然就是韩力的死期,他们墨家也会因此成名,甚至能够做到称霸一方的霸主了。

“不……不可能的,你……你绝对救不了慕寒烟。”韩力顿时紧张了起来。

乃是他保命的王牌,若是因此被人就走,无疑不是说明,连最后的期望都没有了呢。

而统领府的门卫森严,不可能让封云修轻易把人带走的,何况囚室还是如此隐秘的地方,就算没有人把守着,封云修都难以找到呢。

然而,韩力却忽略了封云修的名头,力挫封家大长老,及残杀统领府数十名侍卫,岂是常人能够做到的,其手段之狠,早在大家的心里根深蒂固了。

如果有些变故的话,那统领府的人,谁敢违背后者的意思,见那些侍卫乖乖的交人,就不难想到了。

即便如此,那韩力仍然不愿意相信,自家的侍卫会轻易的罢休,于是见到地上有个没有死透的侍卫,过去就将其提了起来。

“你……你说!究竟怎么回事。”韩力犹如疯子般问道。

那侍卫吓得那里敢撒谎,立即就回答给韩力听了,并告知不知慕寒烟,连囚室里的所有女人,都被人救走了。

而且还死了不少的侍卫,看守囚室的及后门的,没有一人活下来的,统统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气的韩力差点没有喷血,如此多的侍卫,竟然会让那么多人,在他们的眼皮底下逃走,更重要的还是让慕寒烟逃掉了。

岂不是太过笑话了,不仅如此,死了那么多人,而且还是无声无息的,于是咬牙切齿的看向了封云修。

韩力心里非常明白,若非是封云修的话,恐怕没有人能够做到,故此对其痛恨至极,只想着要上前杀了对方。

那封云修的眉头紧皱,的确是他杀死了统领府的侍卫,却并非是他个人所为,其中还有封小梅的杰作了。

可是眼下的局势,如何对付韩力才是关键,至于谁杀死了统领府的侍卫,早就没有什么关系了,反正早晚都得解决统领府的势力。

可是封小梅却站了出来,双目喷火的看向韩力,且表示冤有头债有主,要报仇的话,找她就可以了,人是她杀的与旁人无关。

其实封小梅并不清楚,那封云修事后,再次回到了统领府,并救出了余下的女人,且将统领府后院的侍卫给杀了。

所以才认为是韩力误会了封云修,而后者多次手下留情,绝对不能让人背黑锅了,就替他澄清了后果。

对此封云修还是满怀感激的,毕竟乃是他见过,所有女人中的豪杰,比曾经背叛他的女人,要好上了何止千倍。

如此却大大出乎了韩力的预料,本来收留了封小梅,是要利用她来对付封云修的,没有想到她竟然早就有了造反的想法。

就在没有得知真相的时候,已经开始对己方的人下手了,回忆起在封远萧的尸体前,后者所讲的话。

擒住慕寒烟作为诱饵,她是大大不同意的,当初没有当做回事儿,可是不曾想,后者居然会亲自去将人放走,而且还联合了封云修。

“你为什么那么做!”韩力狠狠的说道。

心中百思不得其解,如果封小梅不知道,封远萧是死在他的手里,怎么会要去帮助封云修,而对自己造成伤害呢。

却浑然忘记了,乃是个女人,对于女人最害怕什么,不会不清楚的,虽然是报仇要紧,不过太过卑鄙的手段,她还是不会用的。

“我没有想到,你竟然是如此卑鄙无耻的东西。”封小梅咬牙切齿的骂道。

本来对于杀死了统领府侍卫的事情,还耿耿于怀呢,不过得知杀害封远萧的凶手,就是他堂堂西城统领的时候,就再也没有羞愧了,而是感觉理应当然了。

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。”莫无痕怒斥道。

赖的理会谁的对错,总之杀掉了韩力,才是他最为该做的事情了,反之的话便大大可惜,而且对于白家也没有好的交代,唯有先斩后奏,将来死无对证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