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用心险恶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岂知被封云修听到后,登时就满脸苍白,心想白万财自持是城主的身份,该不会是要打墨家的主意吧。

虽然后者表示只为关心,却看见白万财眼神中的杀意,就不难想到结果了,莫非跟韩力有莫逆的交情不成。

不过在韩力为难的时刻,曾经也对其求助过,可是那白万财却始终不肯伸以援手,无疑不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场。

可是眼下三番五次的询问过往,又该是怎么回事了,心中暗暗的合计了起来,倘若是对方心怀叵测,告知了墨家的情况,恐怕连自己都得受累了。

若是不告知情况,可能还会说自己是故意隐瞒,势必伤害到与后者的关系,登时就陷入了为难的地步。

“虽说墨家主受了些伤,不过在下看来,应该没有大碍了。”封云修淡淡的说道。

其实那里是受了些伤,感情连性命都要丢在那里了,如果不是有封云修在场,对韩力起到了牵制的作用,恐怕连同墨家,都要改朝换代了。

不过那白万财早就得知了情况,本来以为封云修会如实相告的,却没有想到最后会是如此的回答。

可是白万财是何等精明的人,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的干系,得知后者怕自己陷害与他,于是就微微笑了笑。

“只要墨家主无碍,老夫就放心了。”

嘴上说的好听,其实心里恨死了封云修,不过看相对方的模样,竟然也没有半点的慌张表情,不禁暗暗点头,否决了白展飞的想法。

若是此人当真是个傀儡,在自己的面前,绝对做不到谈笑风云,何况对方的年纪,不轨才是个孩子,就算是寻常家族的孩子,恐怕都未比能够做到。

如此更加令其相信,封云修的能力,绝对比韩力弱不了几分,不然也不会杀掉了对方,而他却完好无损。

既然事到如今,那莫无痕也没有其它的选择了,只能微微的点了点头,并询问起西城统领府的势力。

“如今韩力已死,西城统领府群龙无首,以封家主的意思来看,我们要如何的对付呢。”

诸多说辞,其实就是要试探封云修,如果后者能够将西城统领府据为己有,那么将来就可能会对其它势力下手,正如韩力事先所讲,此人狼子野心,不可不防啊。

若真的是那个样子,身为堂堂的城主,就该有他自己的处理方式了,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,封云修将来吞并了苏城。

“白城主严重了,此事该由您来处理为好,在下不过是出于私人恩怨,万般没有决策后者势力的意思。”封云修谦虚的说道。

心里早就明白了后者的顾忌,虽然杀死韩力来之不易,不过要真的得罪了白城主,后果就可想而知了。

封云修要的是整个苏城,甚至整个世界,岂会在乎眼前小小的统领府,它日等到修为恢复过来,要踏平苏城诸多势力,不过就是探囊取物似的。

反倒是剥夺了统领府的侍卫,结果则就不相同了,看白万财的架势,同样对那统领府感兴趣,若是触怒后者,将来白万财振臂高呼,打着为韩力报仇的旗号,肯定会对他们都下手的。

真的到了那个时候,恐怕连他跟莫无痕,都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,没准也会补了韩力的后尘,被其联手杀害了。

那封云修是个明白人,各个势力之间的明争暗斗,早就看着不耐烦了,与其自己听着雷上,反倒不如交出去,让他们自己相互残杀呢。

如此意外的结果,确实有些出乎意料了,那白万财不禁错愕的看向了后者,辛苦打下来的统领府,就如此拱手让人,难道此人果真没有壮大自己的意思。

当然了,除非是有个可能,那就是封云修的能力,实在大到了可怕的地步,就连后者都能够欺骗了。

不过见到封云修天真的笑容,那白万财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,要说后者的心机太重,有可能是自己将事情想复杂了。

于是不禁暗叹了起来,无奈的摇头苦笑,对于封云修的气度,表示十分的敬佩,可是想到了莫无痕,却有些无可奈何了。

要知道墨无痕处心积虑,不过就是要扩张自己的势力,并且能够吞并掉其他的威胁,如今好不容易将韩力的势力瓦解了,怎么可能会拱手想让。

反倒是不会像封云修这样子,本来封家的情况就十分糟糕,就算是吧西城统领的势力,交给后者来处理的话,他都未必有时间去打理。

因此才会显示大度的气势,丝毫没有将区区的西城统领府放在眼里,可是那白万财却不明白,后者的心里早就有了对策,不过就是没有到时间的。

就凭投身在了苏城内后,看待周遭如此不恭敬的对待,若是封云修的绝焱神心,始终都存在话,恐怕早就大动干戈了。

不过在旁的张明就不以为然了,此人虽然不过是街头混混出身,却也明白势力的重要性。

本来相互间的吞并,就是为了扩张自己的做法,而封云修好不容易拿下了西城统领府,哪里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抢走。

“白城主,那韩力作恶多端,可终究是我们替天行道的啊。”

后者表示十分不服,纵然封云修有如此大度,可是他却不能装作无事,毕竟乃是他们的性命还会来的,若是没有慕寒烟亲身犯险,恐怕也解决不了韩力了。

当然了,都是在封云修的鼓掌之间的,如果由他来拒绝的话,必然会引发封家,与白家城主府的不快,可是要张明来讲的话,结果就大为不同了。

莫说后者是封云修的兄弟,严格的来讲他并不属于任何势力之间的,所以说的话不可能会偏袒任何人,至于对封云修的偏袒,完全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谁叫封云修最为难的时候,只有身边的这个兄弟,依旧是寸步不离,丝毫没有畏惧之色呢。

在者他们的关系,早就传遍了大街小巷,特别是韩力死掉了之后,那外面的百姓更加是认为,后者得罪了张明及慕寒烟,才会被封云修报复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