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章 欺人太甚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城墨家的府邸内。

白家主动占有了统领府的事情,很快就传到了墨无痕的耳朵里。

可以说能够消灭了韩力,墨家所出的力量,该会是最大的才对,虽然封云修的确是牵制了对方,可也不能什么都是他说了算的。

如今仅凭着封云修的几句话,就让白家大张旗鼓的占有了统领府,无疑不是说明,那白家就没有将他墨无痕放在眼里。

“区区说的封云修,竟然敢如此的嚣张。”墨无痕颇为恼火。

就算是封云修要答应后者,应该事先给自己通知才对,那怕是双方合计一下也好,居然就平白无故的,将统领府拿去孝敬白家了。

回头想起白家亲自见封云修的消息,心中不禁多出了些想法,知道封云修不是什么等闲之辈,如果后者跟白家有什么秘密的话,最后岂不是要拿着自己当枪使了。

无论怎么说,墨无痕也是堂堂的一家之主,如果轻易就被个后生利用了,岂不是要笑掉人家的大牙。

如今虽然墨无痕的伤势未愈,不过简单的行走倒是没有问题,就是不能够在扯动真气,恐怕会伤上加伤。

眼前的局势非常的明显,如果他是拒绝了白家的意思,肯定会被白万财所敌视,到时候自然要大动干戈,白万财不是韩力能够相比的,若是没有封云修的帮助,必然会被其消灭的。

“该死的封云修小子,老夫就且先饶你一名。”墨无痕无奈的自语。

毕竟负伤之体,已经不是人家封云修的对手了,得罪了后者的话,恐怕更会间接性的伤害到了自己。

所以才不得不放弃教训封云修的想法,不过心中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,等到伤势恢复的时候,必然要找封云修,好为了今日的怒火而报仇。

突然间,在墨无痕的卧室中,走来了一名寻常弟子穿伴的人,来到了墨无痕的身边卑躬屈膝的施礼。

“家主,白家人已经接管了统领府。”

“哦!那统领府的侍卫没有反抗吗。”

墨无痕的脸色凝重了起来,虽然韩力的确是被杀死了,可是人家所剩余的侍卫,却没有任何的损失,遇到有人来要强行的霸占他们,必然得有些反抗才是呢。

可是那名弟子的回答,却远远出乎了墨无痕的意料之外,非但说统领府的弟子没有反抗,更加还对其尊重有佳,就像是见到了自己的家主似得。

不过也就是个带头的人那样,至于其他的侍卫,统统都是面无光彩,好像是死了亲爹似得,垂头丧气的好生难过。

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,毕竟韩力是他们的统领大人,如今死掉了就相当于他们是去了主心骨,所以眼下的悲伤,都是大家的意料之中。

至于那个迎接白万财的弟子,就令人有些费解了,该不会是白万财安排在后者身边的人吧。

不然怎么会,见到了后者会如此的开心,那韩力待他们不会太差了才对,不难想到的是,他们极有可能是白家的人。

身为堂堂的苏城城主,白万财不可能没有称霸苏城的道理,自然明白韩力肯定会成为牺牲平,所以就实现呢安排眼线在对方的府上。

无论将来是否要对付韩力,他们的人都能够起到相当大的作用,就看眼下的情况,就已经非常的明白了。

“看来倒不是被人后来居上,反倒是被白家给捷足先登了。”墨无痕狠狠的点头道。

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本来以为他就已经是黄雀了,没想到所遇到的竟然是秃鹫,不外乎封云修要拱手想让,无疑不是上上之策。

如果逆行白家的意思,恐怕最后能够得到统领府,凭他们的能力,也依旧是没有半点的便宜。

事先以为是封云修主动卖好,如今看来,对方的确是有过人的头脑,恐怕早就得知了白万财的心意,所以才会做出这个决定的。

固然对封云修的能力,又增添了许多的敬佩,同样也烦恼了起来,若是后者的能力真的就是这么厉害的话,恐怕最后他也占不到半点的便宜。

反倒是那弟子有些疑惑了,究竟要不要撤出统领府,成为了他眼下的难题,于是就询问起来墨无痕,看要不要先叫上他们的人,撤回来才从长计议。

然而,那墨无痕倒是也干脆了起来,如今白家已经得势,不再有机会去与之抗衡了,如果留下墨家的人在统领府附近,反倒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于是就下令,赶紧的让人都撤回来,并且还要做到悄无声息的撤回来,不能有半点的闪失。

在白万财的眼皮子地下,绝对不容许有半点的闪失,那弟子不会不明白对方的势力,所以答应了之后,便就离开了家主的房间。

不过却在门外,碰上了墨家的长老墨流滔,后者满脸困惑的看向了那名弟子,却不明白此人何故出现在此呢。

没有等到那人施礼,便赶紧示意阻拦了,于是就询问起了他来此的目的,那弟子见到是己方的长老,地位在墨家仅次于白万财。

于是也就不敢隐瞒,就将白家如何占据统领府的事情,都如实的告知了后者,那后者听完后登时就困惑了起来。

明明是己方攻下来的统领府,韩力也是死在墨无痕及封云修联手的作用下,怎么反倒是白家捡了便宜了。

先前回来禀报的弟子,都是将事情讲给了墨无痕一个人听,并没有让后者听到什么,所以其中原委他并不知情。

可是眼下的弟子,不过就是监视统领府举动人,更加不会明白发生了什么,所以就没有在说下去。

然而,墨无痕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,知道此人没有那么多的消息,就没有下为难于他,对其是这颜色,就令人离开了。

“难道白家要出来挑事情了……”墨流滔犹豫了起来。

不过已经到了家主的门前,究竟是什么事情,进去问过了墨无痕,也就自然是真相大白了。

于是不再犹豫,回头就走向了家主府的门前,抬手示意敲门了,可是没有敲下去的时候,就听见了里面墨无痕的声音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