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章 无言以对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是墨长老吧,就请进来便是了。”墨无痕沧桑的声音传来。

想必是已然听见了后者的对话,所以明白是墨流滔来到了,故此才没有等着后者敲门,就先开口说了话。

反倒是墨流滔顿了顿,听闻墨无痕的声音,其实显得也迫为无力,无疑不是为了先前统领府的事情闹得。

要知道攻下统领府,乃是后者扩张势力的第一步,可惜没有等到他们的脚步站稳,就又被其搞的不像话了。

而且以白家的势力而言,虽然比不上封墨两家的联手,可是其余的几股势力,也同样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加上那白万财有城主的身份,倘若闹僵的话,自然也就不会害怕他们了,只要登高一呼,必然会有其他的势力,对封魔两家倒戈想向的。

问题的为难之处,乃是关乎道了他们未来的生死,所以不能不仔细的慎酌行事,那墨流滔乃是王者的气质,自然也能够想明白其中的道理。

于是就满脸凝重的走进了房间,看见脸色苍白的墨无痕,赶紧就上前主动的施礼。

“罢了罢了,老夫这段时间恐怕是不能处理家事了,就有劳长老代为妥当了。”墨无痕连忙挥手打断。

并对着后者主动示意,让其先坐回到了座位上,而他自己则依旧是躺在床上,似乎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势。

可事实并非是这个样子的,墨无痕的确是有伤势在身,不过只要不与人交手的话,绝对是没有什么大碍的。

本来回来的时候,就看着极为严重,所以那墨流滔也就没有怀疑,并且表示要后者多多的珍重才是。

“家主,在下听见了那弟子的话,好像……“墨流滔止住了声音。

悄悄看向了墨无痕的脸色,毕竟那统领府的事情相关甚大,如果是没有准备的话,深怕后者会因此伤上加伤。

可是那墨无痕怎么会如此的不挤呢,在就明白了后者要说什么,且要讲下去的话,也就是他想要说给后者听的。

要知道那白家能够如此,其中不乏有封云修搞鬼,而墨流滔跟封云修的关系,实在是非比寻常,正好也能够借机看看,究竟后者跟其能够好道了什么地步。

于是就接着后者的话,将封云修许诺给了白家的事情,都统统的讲了出来,至于那白万财是怎么样渗透统领府,他却就半点的话都没有说。

无意不是要看墨流滔,在对付封云修的事情上,是准备出个什么态度了,不然恐怕日后此人,也会随着封云修反他。

毕竟墨流滔乃是术练师的身份,加上又有不弱的修为,于墨家内的地位颇高,倘若造反的话,余下的弟子不会反对的。

能够坐上墨家家主的位子,起头脑自然超乎常人,能够将墨流滔留在身边重用,其实也都是他的谋策。

术练师本来就位高权重,若是被他人利用了,必然会对己方不利,所以用人之道,将最大的隐患留在身边,才是最为妥当的。

反倒是墨流滔犹豫起来,莫无痕所讲的事情,分明就是要表示,封云修升起了不义之心,不过回头想想,若事情真的是那样的话,必然就是后者所讲的样子。

“莫非封家主,要出卖了咱们不成。”墨流滔面色凝重。

说起封云修与他的关系,恐怕并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,所以才极为不敢相信,因为那样可能会关乎他们的感情了。

就在封云修没有出现的时候,墨流滔绝对是个极有身份的术练师,可是当见识过封云修的才能后,墨流滔才真正的明白了自己的渺小。

经过与封云修相处的时间里,完全看清楚了后者的实力,与之独有的义气,所以才没有那么多的怀疑。

不过眼下的事情,已经足以证明了一切,况且对于墨流滔而言,堂堂的墨家家主,也不会故意来欺骗他的。

就算是要欺骗,更加没有理由在封云修的身上,毕竟大家都是合作的关系,完全没有必要,弄许多的事情了来捣乱。

可是那墨无痕却并非他想的简单,乃是担心后者与封云修之间,还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呢。

期初对付韩力的时候,那白万财也是秘密接见了封云修,犹豫担心墨家的安危,墨无痕就没有计较,乐视如今换回来的,居然是白家与封家的叫好。

何况封云修处理事情的方式,的确是有些可恶,不然也不会成为眼下的局势呢。

不过看在墨流滔的眼里,却以为是有什么误会,拍着胸口对墨无痕保证,他相信封云修的为人,绝对不会为了利益,而出卖了他们。

加上那白家入驻统领府,对于风雨逆序来讲,是没有半点的好处,完全是无中生有的可能了。

而事实正如他所想的一样,的确是无中生有的事情,不过足以说明了他与后者的关系,此乃是墨无痕最为担心的事情了。

“如果没有事情的话,何故要如此袒护后者呢。”墨无痕暗暗心惊。

总算是看出了后者的意思,危难当头的时候,宁愿保护旁人的名节,也不想要与之为敌。

心中暗暗合计,如果不将其除掉的话,恐怕日后会成为自己最大的威胁。

单单是封云修自己,就已经是不好对付的了,如今加上白家掺和进来,身边又有个墨流滔做威胁,必然会难以对付了。

“家主无需着急,等在下去见见封云修在做定夺吧。”墨流滔焦急的请求道。

毕竟是封云修的朋友,如果墨无痕所言全部属实的话,无疑不是说明后者,要跟他们墨家决裂。

曾经的时候,封云修是对其保证过的,绝对不会因为小事儿,就闹得双方的关系不好,所以从心里来讲后者还是相信封云修。

翩翩这个时候的墨无痕,已经开始怀疑他们的关系,如果让他们在见面的话,岂不是要狼狈为奸了。

“长老不用着急,对于封老弟的为人,老夫还是能够相信的,就且先随他去吧。”墨无痕笑道。

究竟能不能信的过,心里早就有了结论,不过是要阻止后者去见封云修才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