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 反叛的走狗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若是封云修,真的投靠了白家,眼下来到墨家,必然是要寻思着对付他们,可是来人语气平和,且言行举止都非常淡定,不禁令墨无痕担忧起来。

如果真的是敌人,倒也不仿撕破脸面,假如封云修真的没有联合白家,一旦关系破裂了,对于墨家乃是致命打击。

无论结果究竟是如何,对于墨家的打击,都是不可计算的,身处在左右逢难的场合,当然是要小心行事了。

仔细的慎酌再三后,墨无痕忽然看向了封云修,跟着视线缓缓的转移,最后落在了墨流滔的身上。

很显然是墨无痕的顾虑,他害怕是封云修跟后者商量好的,万一墨流滔叛变的话,仍然会有封云修的帮助,将他置身于水深火热当中。

亏得墨流滔还为了墨家鞠躬尽瘁,眼下给人家卖命的干,可是人家却丝毫的不信任他,完全把他当做是潜在的隐患了。

可是封云修却不是那么耿直的人,曾经早就经历过无数的狡诈,心里怎么对其没有个印象呢。

对于墨无痕他是十分的了解,如果不是眼下处境不允许,恐怕那个墨流滔早就没有性命了,哪里还能够站在这里呢。

而封云修却不能不为后者考虑,日后倘若有天当他离开的时候,剩下慕寒烟跟张明,根本就不足以驾驭封家。

没准更会被其他的势力给吞并掉,与其那样的话,不如找个人帮助张明,而在封云修所认识的人里,处理那墨流滔已经没有再合适的了。

起码交代给后者事情,他不会动用什么歪心眼,就从上次在韩力手里,救下张明等人的事情,就足矣证明后者的为人了。

就是因为如此,封云修才要想办法保住墨流滔的性命,可是又不能如实的讲给他,不然凭后者的性格,肯定会认为他是在用离间之计。

倘若事情传到了墨无痕的耳朵里,肯定会升起不必要的麻烦,封云修是个聪明人,自然不会犯这个错误了,所以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免得给自己找难看不说,封家也同样会陷入为难当中的。

只是方才封云修所讲的那些,却令墨流滔为难了起来,无论从目前的那个角度来看,白家的野心都显露无疑了,怎么可能是封云修所讲的那样,难道是虚张声势了不成,可是统领府的事情,又怎么解释呢。

于是墨流滔不解的看向了封云修,眼神中的意思是在询问他的解释,可是看在了墨无痕的眼里,却是俩人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“看来老夫的猜疑是对的。”墨无痕心中暗想。

表面却不动神色,因为他心里明白,眼下的这点和谐,是经不起现实打击的,没准他们就联手对付自己,即便是没有死在韩力的手里,同样也非得死在他们手里不可。

而封云修所讲的目的很简单,即使要加重他们的误会,因为只要让墨无痕怀疑,才能真的说服墨流滔,让他看不到希望的时候,自然会主动的离开墨家。

倒是比让墨流滔继续留在墨家的好,都说伴君如伴虎,有了墨无痕这样的家主,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后者的倒霉,不然也不至于会落到这样的结果了。

于是封云修不过是笑着敷衍了一句,竟然说是他自己的猜疑罢了,越是这样就越是令墨无痕怀疑了。

就算是猜疑的,也不用这么草率的敷衍吧,而且还是堂堂的封家家主,特意的跑过来,岂有说是敷衍就可以了。

“无论怎么样,眼下还是做好打算的好,不然将来事情爆发了,可就让我们搓手不及了。”墨无痕怒目横视。

心下十分的火恼,而且话里面的意思也很明白,就是要提醒自己,不要忘记了预防着他们,恐怕将来会有事情发生的。

那封云修自然十分的明白了,所以就冷笑了笑,可是墨流滔却不以为然了,只以为墨无痕有了足够的把握。

加上眼下有封云修帮助,自然不用担心白万财有什么阴谋了,还回头对着墨无痕施礼,并表示家住英明的样子。

可把墨无痕气的不轻,明明是他们心怀叵测,如今反倒是给自己个理由了,可是又不能发作,只能狠狠的咽下这口恶气了。

看的封云修暗暗得意,若非不是如此的话,恐怕墨无痕绝对不会对墨流滔怎么样的,毕竟乃是绝无仅有的术练师身份。

寻常的家族,就是想要得到,恐怕都求职不得,那墨无痕怎么会轻易的放弃了。

回头想想,忽然感觉他所讲的这些,并不能起到多大的效应,于是想想了又对着墨无痕抱拳施礼。

“眼下的局势动荡不平,期望墨家主可要养好身体才是呢。”封云修淡淡的说道。

自从与韩力交手后,虽然成功的杀死了对方,可是韩力的伤势,绝对不容的忽视的。

如今虽然眼看着没有什么大碍了,却到底怎么样,不会是没有不清楚的,就拿封云修来讲吧,心里是清清楚楚。

可是却不明白,今日何故对方要硬撑着身体,来到这墨家大殿之上,所以还是想起了期初的问题。

“多谢封老弟的关系了,老夫的身体算是没有大碍了。”墨无痕冷笑道。

心里却十分的痛苦,如果不是做样子的话,恐怕早就要兔血了,那韩力临死前犹如发疯的猛虎,怎么能是寻常人能受的。

不过墨流滔却听出了问题,昨日他还见过后者,究竟伤势怎么样心里也明白,怎么会突然就好了呢。

如果怀疑后者撒谎的话,感觉又完全没有那个必要,而墨无痕的脸色看起来,似乎又不像是有什么不妥的迹象。

那封云修愣了愣,忽然就起身示意告退,毕竟封家的事情还很多,于是就对着墨无痕告辞。

此刻的墨无痕,心里恨极了此人,当然没有要留下他的理由,也就草草的答应了,并主动要求墨流滔前去送客。

毕竟他的身体虚弱,能够做到如此实数不易,要从封云修的话,肯定就被揭穿了,倒不如就随了墨流滔的心意就好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