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冒险试探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如此讲来的话,既然能够看透封云修的意图,又能够试出墨流滔的心意,对于墨无痕而言,何尝不是个好计谋呢。

于是就将统领府发生的事情,统统的都讲给了后者,特别是封云修主动示好白万财的事情,不免的对其添油加醋,好能够看看墨流滔的表现。

虽然并不是什么光明的手段,不过身陷如此的处境,墨无痕也是没有其他办法了,何况委屈求全了数十年,怎么能够为了眼前的小事,而坏了他称霸苏城的大计划。

况且那白万财坐拥在城主府内,要想将来站稳脚步,势必就要想办法将其除掉,所以他们之间的交手,不过就是早晚的问题。

本来是打算通过封云修的帮助,以对方占据统领府的借口,就对其开始宣战,却没有想到后者居然临阵投敌了。

无不令墨无痕感到了些许的失望,不过却又在他的预料之中,毕竟凭着他们微弱的关系,不可能会坚持多久的。

俗话说能够同甘共苦的人不多,或许共苦的时候,大家还能够相互的融洽拼搏,可若是走上好的生活了,自然就要分道扬镳了。

而眼前的墨无痕跟封云修就是那样,期初的合作乃是各有打算,由于封云修的羽翼未满,自然得借助他墨家的势力了。

可是墨家也同样没有借口,找理由扩展自己的势力,故才将目标放在了封云修的身上。

数不知道对付韩力的时候,他们这样薄弱的关系,就开始出现无数条裂痕了,特别是白万财亲自出面后。

碍于墨无痕的种种猜疑,实在是令封云修的心里感到难受,加上封家的长老再次叛变,已经不容他的不投靠白万财了。

若是被白万财得知了封家的处境,将来把消息给放出去后,封云修必然会陷入水深火热当中的。

自从封家的长老,落在了后者的手里,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结果,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,那封云修不是傻子,肯定不会做些伤害自己的事情。

何况拥有绝焱神心也是不容易的事情,为了将来找到背叛他的人报仇,不得己只能够舍弃墨家这颗棋子了。

反倒是他的做法,令墨无痕陷入了僵局,这才回来怂恿墨流滔,期望他能够在这件事情上,做出个好的选择。

不过那墨流滔跟封云修的关系,又怎么会是如此轻易就被打破的,登时就皱起了眉头,惊讶的看向了墨无痕。

“会不会是白万财的奸计,如果他威胁了封家主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”墨流滔狡辩道。

心里始终不会相信,后者居然会做出出卖墨家的事情,况且封云修先前表示过,那白万财对于统领府是志在必得,根本不是旁人能够阻止的。

按照白家的实力而言,若是威胁封云修,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的,如今封远萧已经死掉了,封云修的身边自然没有得力的住手。

虽然张明的确很忠心于后者,不过他的实力差的实在太远了,不可能会派上对付白家的用场,所以最终封云修的屈服,也是情由可原的。

如今那墨无痕误会封云修的作风,墨流滔是心急如焚,浑然没有听明白后者所言的重点,故才胡乱的解释了起来。

然而,却没有发现的是,他自己的解释,在后者的面前,已经露出了选择的意思。

那墨无痕也不是傻子,不会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,感情就是要在两者间,选择后者封云修了。

记得曾经两者合作的时候,那墨流滔就对其表示过,封云修是个难得的人才,对于术练师的知识,也非常的渊博。

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墨流滔的修为与日俱进,甚至隐隐的要突破了玄魂五重,哪里是寻常人能够做到的。

故才怀疑起来封云修对他的厚爱,该不会用实力来换取对方的权利,好让墨流滔真心实意的帮助他,为他来对付自己的墨家吧。

可是眼下的时机不成熟,并不能表露出来半点的异样,为了先安定好封云修及墨流滔的心思,墨无痕居然表示,要后者找机会去询问下后者,看看如何的对付白家。

那白万财不是傻子,更像是个吃不饱的饕餮,区区的统领府根本就满足不了他,说不定就已经开始酝酿,日后怎么对付封墨两家了。

墨流滔不明白后者的心意,顿时就面色凝重了起来,话说同样是护国十三家的权势,白家虽然贵为城主,可是其余的势力并不服他。

如果用傀儡皇帝来形容他们白家,丝毫都不为过,如今韩力的统领府遭到不测,自然就令白家看到了机会将来肯定会大展宏图。

而这些势力中,最为好对付的,也就是封墨两家了,毕竟他们在对付韩力的同时,也都自己损耗了不少的元气。

那墨流滔亲身领教过韩力的厉害,自然清楚能够杀死此人,不是简单的事情就能够做到的,听完了后者的话,心中更加的惊恐了起来。

“这么说,封家主不是也很危险了。”墨流滔关系的说道。

眼下墨无痕已经得知了消息,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了,可是封云修毕竟年少,对于墨流滔来讲,未必就能够想到这些,于是就紧张了起来。

可是话听进了墨无痕的耳朵里,却十分的诧异,居然到了这个时候,此人还在想着封家的安危,难不成也投奔去封家不可了。

对于眼前的墨流滔,他实在是没有话要讲了,于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自己叹息了起来。

“罢了罢了,你找机会去吧。”墨无痕示意道。

无非就是要后者,找到机会去通知封云修,也好能够从他回来后,带点有用的消息,趁机看看封云修的动机。

不过墨流滔却没有想这么多,只是当做墨无痕同样担心封云修,立即便对着后者请辞,转身就告辞而去了。

很显然墨流滔是要去见封云修,那墨无痕看向他的背影,眉头简直都凝成了疙瘩,不禁缓缓的舒了口气,随即换上了阴冷的面孔。

“好你个封云修,竟然连我的墨家长老都收复了。”

不能不佩服封云修的手段,就连以孤独见长的墨流滔,都能够将他当做是知己,看来墨家算是遇到平生最难缠的对手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