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0章 不动声色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什么!墨流滔已经知道我们要对付墨家了……”白万财惊异道。

要知道对付墨家的想法,可是极其隐秘的,对于自家的人都尚且没有提起过,更不要说是墨家的长老了。

究竟墨流滔是怎么得知的,心里固然就好奇了起来,若是白家有人故意泄密的,可就不是件小事情了。

本来也是不必怀疑自己的家人,可是有封云修封家的事情在前,心中回忆起来必然是没有把握,而且墨家的墨无痕虽然无用,可是加上封云修的话,己方的安危可就堪忧了。

搞不好的话,最后没准会重蹈覆辙,补掉了统领府韩力的后尘呢,如此巨大的代价,白万财是不得不慎重的考虑。

不单是白万财紧张了起来,就连在旁的白展飞,及每个白家的侍卫,都是满脸惊骇的表情。

要知道对付墨家的想法,只有在场的这些人知道,若是真的有人泄露了,肯定也是他们当中的某个人。

如果能够查办出来的话,倒是个很好的想法,可是如果他们都没有人承认,恐怕在白万财的面前,他们都得被就地惩罚了不可。

要知道封云修能够赦免了封远萧,不过是眼下的局势所迫,而他们这些都不是能够跟封远萧并论的人物,怎么可能会让后者网开一面了。

“难……难道是有人泄密,出卖了我们白家。”白展飞惊骇道。

目光环顾众人,似乎将每个人的脸面,都仔细的横视了一遍,不过大家都是出于困惑当中,均是满脸的无辜表情。

从大家的脸上,就已经看明白了他们的心思,恐怕都不是出卖白家的叛徒,倒是白展飞犹豫了起来。

眼前都是跟随他多年的侍卫,从心里就明白,这些人不可能会出卖他的,更加不会做出出卖白家的事情。

当然,就连他自己都更加不可能出卖白家了,毕竟已经做到了位高权重的地位,若是白家垮台了,肯定会令他成为丧家犬。

可是他的心里却紧张了起来,自己当然是清楚自己的想法了,可是白万财却不一定能够明白自己。

如果白万财怀疑了起来,将来处理掉了封墨两家,肯定会对他进行整顿的,固然心里担忧了起来。

可是对方并没有怀疑他的意思,毕竟方才跟封云修交手,已经充分的证实了对方与之的势力。

若是白展飞故意泄密的话,恐怕将来封云修得到了天下后,那么白展飞就会随着城主府,共同的被对方除掉了。

即便是换做再傻的人,恐怕都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,所有后者没有理由要怀疑白展飞。

可是凭封云修的头脑,绝对有能力去对付他们其他的侍卫,可能是在场的某个人,受到了封云修的威胁也不一定呢。

故将自己的目光,落在了其余的侍卫身上,两道凌厉的眼神,就像是柄锋利的钢刀似得,狠狠的刮在了对方的脸上。

如此凝重的气氛下,恐怕在场没有人会不知道为了什么,针对白万财的眼神,均是感到了唯有的惊恐之色,并纷纷垂下了脑袋,不敢与之对视。

“城主大人!您不是怀疑他们吧。”白展飞紧张了起来。

大家都是跟他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,不可能会没有感情的,何况如果是他的人背叛了白家,同样连他都逃脱不掉干系的。

当然了,也可能会被冤枉的,毕竟在白万财的面前,没有几个人能够沉得住气,到时候就算是有口,恐怕都很难辩的明白了。

事实的确是他所想的样子,白万财确实开始怀疑他们了,不过当白展飞出口解释口,登时就又犹豫了起来。

他们不过是白家寻常的侍卫,平时根本没有机会跟外界联系,怎么可能会做出背叛白家的事情呢。

于是又满脸困惑的转过了头来,故对白展飞表示道。“我相信白家的侍卫,绝对是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。”

说完,对众人笑了笑,算是化解了方才的危急,故回头缓缓的走向了自己的座椅。

“如果是白家的侍卫,我想不用我来出手,那人肯定会主动自首的。”白万财回头坐了下来。

其实他所讲的也不是瞎话,毕竟白家的情况,不是常人所理解的那样,其家庭门规之严谨,更是令人闻风丧胆。

不过好在后者已经表示,不再怀疑是白展飞的属下,不然将来的话,肯定会累及旁人的。

倒是那打探消息回来的侍卫,见到气氛如此的凝重,就主动的上前说明白了自己的想法。

因为墨流滔去到了封家,就是要请求封云修能够帮助他的,可惜的是封云修却还是怀疑的状态,照理说那墨流滔不该知道的才对。

如此理解的话,那就只能将矛头指向白万财,虽然在统领府的时候,此人并没有任何的意见,却也不排除他心里的想法。

都知道墨无痕在对付韩力的时候,完全就成为了前线的牺牲平,如今封云修转手将获得的统领府,交给了白家所拥有,后者就算是个傻子,同样也会怀恨在心呢。

虽然那侍卫百转千折的讲了半天,重点的确是听不出来是什么,可是白万财却已经清晰的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乃是所指白万财的野心,已经被墨无痕提前看穿,所以才回到了墨家后,就令墨流滔去求助封云修。

毕竟身为白家的侍卫,对待白万财不敬的话,同样是条大罪名,所以那弟子才会兜着圈子解释。

不过机智如我的百万才,已经明白了其中的意思,故满意的点了点头,表示仍然是小看了白万财。

“启禀城主大人,据小的听见的,那墨无痕似乎是受了严重的伤势了。”那侍卫禀告道。

由于他留在封家的缘故,所以将墨流滔及封云修的对话,都已经听进了耳朵里,所以心里也是奇怪。

当初在统领府的时候,他是见到了后者,可是并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,怎么突然回到墨家,就已经有伤在身了。

难道是半路上遇到截杀的了……

回念想到墨无痕的能力,甚至连韩力都不是他的对手,不可能会有人能够对付的了他,所以心中也是许多的困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