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 奇怪的迹象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莫非尔等准备造反了不成。”墨无痕怒斥道。

本来墨流滔的地位就仅次于他,如今加上后者受伤期间,墨家上下大小的事物,都是由他搭理的。

若是期初就计划好的事情,如今改变了所有弟子的态度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,只是令后者火恼的是。

眼下的两名弟子,乃是跟随他多年的心腹,居然如今对待自己的话,也敢充满的质疑,丝毫不当做回事儿了。

心中哪里能够当做无事似得,立即就准备要对他们发作了,可是那两名弟子吓得,立即就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其实他们也并非是要背叛墨无痕,不过是想不明白,墨流滔为了墨家,简直可以说是鞠躬尽瘁,何故家主要如此的对待后者了。

要知道监视这两个词汇,可是对待犯人的用的,而墨流滔无论是从那个角度去看,都不像是犯下什么错误的人呢。

所以大家方才会满脸的错愕,不过就是要看看,是不是自己听错了,或者是墨无痕下错了命令。

毕竟墨流滔的地位,是仅次于后者的,万一有了什么闪失的话,将来任谁都背不起这个责任的。

然而却没有发现,他们的好心会惹怒墨无痕,甚至差点就将他们给治罪了,面对生死之间的选择,虽然不明白其中的深意,他们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“罢了罢了,你们就去着手办吧。”墨无痕无奈的叹息道。

感情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敏感,所以才对后者罢了罢手,表示让他们先去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。

至于那两名弟子,哪里还敢停留片刻了,吓的立即就落荒而逃了,不过当走到门口的时候,却又被墨无痕给叫住了。

“记住了,必须要保密,甚至连墨流滔都不要知道。”墨无痕满脸凝重的提醒道。

因为事情可大可小,倘若是被墨流滔发现的话,恐怕将来就不太好处理了。

加上如今的墨无痕,已经今非昔比,伤势没有转好之前,搞不好就会被对方盯上了,万一伺机造反的话,他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,墨家百年的基业,落入封云修及墨流滔的手里。

如此悲惨的下场,恐怕连做梦都不会有的结果了,所以墨无痕暗下决心,先稳住对方为主,待到时机成熟后,自然要将其除掉了。

不然拖的时间久了,就回对他自己越加不利,毕竟有个封云修,及白家的白万财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,把不得墨家有什么意外呢。

“可是我的伤……”墨无痕忧心重重。

只恨当初对付韩力的时候,上了封云修几墨流滔的当了,不然他也效仿封云修,整个迟迟不去出现,岂不是万事大急了。

搞不好受伤的会是封云修,到时候他们的处境,自然就会有所改变,没准连同封家的基业,都会成为他的囊中之物。

就算是白万财出面干涉了统领府,起码墨家也不会出力不讨好,最后甚至连个安慰奖项都没有呢。

堂堂的墨家家主,居然沦落成为如此的状况,恐怕就是讲出去了,都未比会有人相信的,何况他的势力比起封家,完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呢。

不单令人难做的是眼前的事情,而是那藏于背后的白家,身为城主府的白家,其城主的实力自然是不用多说了。

就是城主的名头,摆在了那里都足够具有威严了,何况己方对付韩力的事情,也留有后患给对方,若是白家平息了统领府的事情,肯定会卷土来犯的。

目前没有封云修的鼎力相助,即便是墨无痕的全盛时期,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,何况要解决掉封云修,势必会落个两败俱伤的后果了。

想罢无奈的叹息了起来,故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运转起剩余的真气,开始了自我疗伤的意识。

而对于方才待命离开的弟子,却都满脸的苦涩表情,他们接下来的使命是去看守墨流滔,莫说对方的能力就足够可怕了。

甚至连对方的地位,都比他们高了不知道多少倍,如果是墨家寻常的弟子,他们必然是可以耀武扬威的,可是对方居然是墨家长老。

莫说是他们的家主不敢得罪了,就连白家的百万才见到了对方,多少也得给上几分薄面才是。

如果他们的行踪被后者发现了,等墨流滔询问起来,可就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情。

搞不好就得得罪了后者,或者是他们的家主,毕竟墨无痕已经交代了,不能够让墨流滔得知他们的意图。

可是如此一来的话,就要得罪他们的家主了,故才令他们满脸的难看,就是不明白要怎么妥善的去处理。

“我说啊,墨长老询问我们怎么办。”其中的弟子难为道。

不光是他心里这么为难,甚至就连对方也是如此的困惑,事情可大可小,不过却关乎到了他们的生死。

毕竟是墨家高层的问题,如今居然牵扯到了他们寻常弟子的身上,无论日后怎么解释,都难免不是是个死罪。

何况在他们的眼里,墨流滔为了墨家鞠躬尽瘁,并没有异常的什么举动才是呢。

“你问我,我要去问谁啊。”那弟子白了他一眼。

如今的他们都是热锅上的蚂蚁,任谁都不敢小看这件事情,所以路上的脚步,也走的非常的缓慢。

或许是想要时间过得慢点,等着墨无痕改变了主意,也好不用让他们去面对墨流滔了。

不让将来的时候,肯定是个极大的麻烦,毕竟人家的都是苏城巨头当中的人物。

而那名弟子动了动嘴巴,最后还是选择沉默了起来,然而却想到了一些办法,并对着那弟子表明。

“无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你都要好好的配合我,说不定就能够避过去了。”

说话的弟子比较年长,看来也是经历过大事情的人,所以心里的鬼主意还是比较多的。

眼下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就算是不想听他的,也没有任何好办法能做了,那弟子最终无奈的叹息了起来,然后跟着向前方走了出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