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章 劳您费心了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被两名侍卫突然拦截下来,墨流滔的脸色就开始阴沉了,事先不是没有询问过他们,可是他们居然谁都不敢回答。

既然他们不想回答自己的困惑,那么就去询问墨无痕,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不成,可是身为弟子的他们,竟然敢擅自拦截住长老的去向。

无论是从那个角度来考虑,恐怕都不能够顺利的解释过去吧,或者是对方要有造反的念头了不是。

毕竟墨无痕已经身受重伤,若是余下的弟子有些图谋不轨的,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,故才令后者的表情更加凝重了。

“你们要做什么……”墨流滔狠狠的问道。

不过仔细的想想,适才自己的猜疑,感觉也有些不足的地方,毕竟自放下的弟子们,没有几个是成气候的。

说白了招揽那么多的弟子,不过就是要充装门面用的,就像是统领府偌大的实力,在韩力被杀的时候,那些没有用的侍卫,不都是送死的角色了。

所以从此处可以断定,就算是后者要聚众造反,终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,哪怕是谋害了墨无痕,最后也会被墨流滔所平息的。

如此的做法无疑就是替别人做的嫁衣,相信是人都不会愚蠢到这个地步,最后被人杀害了不说,还会被套上背叛造反的罪名,将来遗臭万年,可不是什么好迹象了。

然而,墨流滔不解的眼神,就落在了他们的身上,静静的等着他们的回答,丝毫没有方才的冲动了。

“长……长老,是家主让我们来的。”年长的弟子讲道。

因为总归是个不可言说的事情,可是被对方撞到了,无论结局怎么样,都要有个回答才是。

不然就让后者去见墨无痕,万一有什么闪失,最后的事情都会扣在他们的身上,堂堂墨家的势力,杀死几个侍卫,换不是跟闹着玩儿似得。

都说伴君如伴虎,如今的局势才算是将气氛推到了风口浪尖,让他们彻底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。

反倒是那墨流滔奇怪了起来,的确是墨无痕派他们来的,不然身为家主府的弟子,谁能够命令他们呢。

可是来就是来了究竟有什么问题,他们又都不敢说明白,不禁令人就感到好奇了。

那墨流滔也是人,同样有自己的困惑,绝对是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所以才以为是他们必然有事情瞒着自己。

然而,事实果然如此,后者的确是因为有些不能讲的事情,故意隐瞒了对方。

不过却并不是故意要隐瞒的,而是有些问题,根本就敏感到了不能讲的地步,就比如眼下的事情,说完后只能是自寻死路。

可是既然墨流滔问起来了,自然也得回答个像样的问题才是,所以那年长的弟子,从昨晚的时候,就已经想到了如何的回答。

于是就用白家伺机而动,由于墨无痕身受重伤的缘故,无法处理墨家的事情,担心后者会对墨流滔下手,就将他们叫了过来,保护墨流滔的安全。

当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白家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,其他的势力之间,没有任何一个是不清楚的。

那墨无痕的心思更加的缜密,如果是洞悉了先机,然后淡定墨流滔的安危,也是情由可原的,所以那弟子这么想,也是别有道理的。

果不其然,墨流滔登时就皱起了眉头,试想自己不过是墨家的长老,而墨无痕却是墨家的家主,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虽然说家主府的侍卫很多,可是少了他们的话,后者的安危肯定会引发危险,毕竟乃是墨无痕的贴身侍卫。

“不行,你们不能够留在这里。”墨流滔果断道。

在他心里却想着是,既然墨无痕都能够考虑到他的状况,自己怎么能够不为墨家的家主考虑呢。

不过他却不知道,那些都是余下的弟子编造的,至于墨无痕是什么意思,虽然没有明白的讲出来,可是眼下的状况就已经让他们猜出来了。

那两个弟子听后登时就为难了起来,事先只是想着怎么搪塞后者,却完全忽略了墨流滔的本性。

乃是对于墨家忠心耿耿,更加将墨无痕当做是亲人一样,如今虽然出现了很多的问题,不过都是无可奈何的。

而那弟子的话,正好证明了墨无痕对后者的关心,怎么能够让其没有回报的心理。

“你们就且先跟我来吧,保护家主的安危才是你们该做的。”墨流滔命令道。

在他的眼里,墨家没有了他是次要的,主要是得保住墨无痕的性命才是,毕竟乃是堂堂的家主,若是有什么不测的话,势必能影响道墨家的将来。

这句话吓的那两名弟子求饶了起来,不是他门对墨无痕不够忠心,而是后者所下的命令,根本就不允许他有半点的更改。

如果就这样跟着墨流滔,去见过了墨无痕,没准他就会用办事不利的罪名,来处理他们这两名侍卫了。

见到了他们为难的模样,墨流滔立即就迟疑了起来,对方乃是墨无痕的属下,确实有点不好干涉,毕竟墨家的家规他是知道的。

仔细的思索再三后,便对着那两名弟子表示,且先让他们在这里等着,待自己见到了墨无痕再说。

那两名弟子连忙就点头答应,因为无论结果怎么样,终究是撇开了他们的关系,就算是墨无痕要怪罪的话,也不会找到他们的头上。

反倒是令墨流滔有点不理解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平的生活过惯了,导致他们墨家的弟子,居然都是这么的胆小了。

“看来得让你们见见世面了。”墨流滔无奈的叹息了起来。

心里却以为是他们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听见了白家要来闹事,就被吓成了这个样子。

然而对于那两名弟子而言,心中确实无比的感动,若非是后者的理解,恐怕就会把他们推到风口浪尖了。

眼下既然已经都搞定了,看着墨流滔离开的背影,忽然无奈的叹息了起来,跟着双双瘫坐在了地上,谁都不敢说什么话了。

本来好好的伺候着家主,是个非常有脸的工作,奈何眼下竟然这个看好的行业,居然将他们差点就送到了鬼门关里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