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万分感激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然而,墨无痕的计划,居然弄巧成拙,让其认为他是在帮助自己,并且那墨流滔还亲自登门造访。

其目的就是要感激后者的心意,毕竟没有谁都是有如此的待遇,何况现在的墨家,已然是墨无痕说了算的。

况且身为家主,其身份就是代表了整个家族,如此冒然的将弟子都派去保护墨流滔,自然有非常大的隐患了。

可是墨流滔的想法,并不能代表了所有的人,因为墨无痕所顾虑的,就是他会密谋造反,若是讲来跟封云修联手,那才是最可怕的结果。

固然才会令自己的得意弟子,前去看守蠢蠢欲动的墨流滔,可是那些弟子尽管得到了他的赏识,却毕竟身份不能够跟寻常人好去哪里。

加上对方是个独一无二的长老,在墨家的地位仅次于墨无痕,所以才不断的编造了谎言,就是害怕事情泄露,将来会带来麻烦的。

不过墨流滔的秉性本来就纯正,哪里会想到墨无痕有意加害自己,何况连日来他都是为了墨家,可以说是鞠躬尽瘁,没有半点的马虎。

可惜这些看在了墨无痕的眼睛里,都是认为他是有目的的,不然也不至于会如此的认真,毕竟曾经的时候,墨流滔是个不问世事的存在。

在墨家虽然是有地位的存在,不过却始终都沉迷在自己的修炼当中,从来没有拿着墨家的事情,来如此的关注过。

当然能够成为现在的样子,不外乎是因为封云修的缘故,若是封云修没有设计三才血杀大阵,墨流滔就不会关注他的。

而封远萧若是得到了封家家主的位置,如今自然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,没准后者还在那个地方,正在苦苦的研究自己的功法呢。

可惜事情总是出现的太快了,简直有些超乎人的意料,从封云修的崛起,到白家白万财的出现,简直就是有规律的存在。

逼不得已之下,墨流滔只好就现身,加入了这场混乱的局势当中,奈何眼下的墨无痕受伤,墨家所能够指望的,也就是他墨流滔自己了。

不过却令墨无痕产生了怀疑,或许是墨流滔跟封云修走的太近,加上连日来封云修的表现,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。

甚至从开始就打算着,将来要收复了他们墨家的势力,故才与其设计了统领府的事件,将无辜的墨无痕算计在了里面。

当然知道这些的时候,已经彻底的太晚了,若非是白万财的出现,恐怕此刻的封云修,早就对他动手了,所以不能不为自己的将来打算。

经过整晚的疗养,照理说墨无痕的伤势应该有所改变,可是却不明白的是,居然半点的起色都没有,甚至还是停滞在了先前的地步。

“怎……怎么会这样。”墨无痕骇然失色。

猛然就睁开了双眼,跟着趴到床边,大大的喷出了口鲜血,方才感觉舒服了几分。

“难道是天亡我也。”墨无痕无奈的说道。

本来凭他的根本,完全是可以给自己疗养伤势的,奈何眼下的局势越为混乱,心态就越为动荡,终于到了这个时候,令他没有半点的起色。

可是如果他的带伤之体,若是遭到封云修的打击,必然会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的,不外乎他如此的激动。

于是缓缓的坐会到原来的位置,缓慢的动作从怀里摸出枚丹药,然后放在了嘴里吞下了,跟着才缓缓的舒了口气。

“不知道墨流滔那边怎么样了。”墨无痕满脸担忧的自言自语。

虽说经过挑选的弟子,各个都是经营中的精英,可是在墨流滔的面前,他们那些弟子都又算的聊什么呢。

毕竟墨流滔的实力,远远的胜过了他们,加上也是见多识广的主,要发现了他们肯定轻而易举。

吱呀……!

就在后者暗暗担忧的时候,忽然房间的门子被人推开了,跟着走进来以为墨绿色长袍的青少年,定眼看去不是墨流滔还会是谁。

来人满脸的焦急之色,似乎是有什么要发生的事情,故缓缓的来到了墨无痕的面前,见到地上的那滩血迹,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不过他的举动,却将墨无痕吓得不轻,若是来对其报复的话,就凭后者的能力,对付他个残伤肢体,简直是易如反掌。

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。”墨无痕惊恐的问道。

若是换作平时,那家主的神威必然势不可挡,不过此一时彼一时,生死面前就是天皇老子,也未必能够但但若如初了。

倒是墨流滔并没有注意到这些,而是连忙对着墨无痕抱拳施礼,并积极的问起了对方的身体状况。

如此那墨无痕才明白了过来,原来对方并不是要报复他的,故缓缓的叹息了起来,并表示自己是老骨头了,不太重用了。

乃是暗指自己的伤势,若是换作从前的话,只消经过半夜的调理,便能够恢复如初,不过眼下看来却是十分困难。

莫说是半夜的功夫了,甚至是连续三夜,都未比会有什么起色的,所以不免对人生有了极大的感慨。

然而对于墨流滔而言,却并非是如此的理解,以为是后者失去了信心,连忙就开始安慰,并且表示要后者不能急于进取,要稳定心神才是。

毕竟白家就要兵临城下,后者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,所以墨流滔才会如此的认为,可是却不明白,对方乃是顾虑的,就是他跟封云修。

说到白家的话,同样是虎视眈眈,不过若是没有白家,可能就不会再有墨无痕了,自然还是很感激后者的。

如今墨流滔提议,要起安稳的养伤,不过余下的时间,怎么能够安稳的下来,说不定后者就会遭到他们的毒手了。

“墨长老来势汹汹,不知可又什么问题。”墨无痕故作姿态的问道。

心里却暗暗祈祷,千万不要是对方出现问题了,如果那两名弟子泄密了,如今面对后者的质疑,却十分的难以解释。

那里有怀疑长老的家主,并且主动的提议,要自己的心腹去监视着对方,不就是等于将人往绝路上逼。

若是狗急跳墙了,纵观全局之下,谁能够帮的住他们呢,恐怕整个墨家的弟子,都会临阵倒戈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