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章 心怀鬼胎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绝对不能在这里见他,不然……”墨无痕欲言又止。

回头看向了地上的血迹,虽然已经清理过了,可是弥留下来的血色,依然是清晰可见。

墨无痕的心里清楚,如果被后者得知他的伤势严重,不指定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。

虽说那墨流滔可能已经将实情,都告知给了后者了,可是封云修未必会猜到自己痊愈的速度不是。

猛然回头就对着那名弟子喊话,要将封云修先安顿在家主府的大殿上,自己马上就去相见了。

那弟子本来就不知道墨无痕受伤的事情,也就没有过多的想法,于是就起身告辞,带着封云修离开了墨无痕的住处。

只是当时的封云修没有在场,并不了解后者的情况,见到那弟子又为他引路,却是去向大殿的方向,不由的心中就好奇了起来。

不是墨无痕受伤了,怎么还能够随意的走动了……

期初就是因为后者受伤,所以才来看过几次的,眼下又是声张着受伤了,可是却没有要休息的意思。

封云修开始发现,有些琢磨不透后者的想法了,毕竟都是堂堂家主的身份,竟然做事情是如此的不靠谱。

当然他是不会怀疑墨流滔撒谎了,毕竟墨流滔的为人他是知道的,就算是杀死了后者,他恐怕嘴里都讲不出半句谎话。

倒是认为都是墨无痕的奸计了,如果后者真的是那般厉害的人,恐怕接下了的事情也就不好对付了。

可是他却不明白,哪里是墨无痕有什么奸计了,甚至连墨无痕的心中,都狠狠的埋怨,若非是自己的伤势严重,区区的封云修有什么可怕的。

毕竟大家的实力都在伯仲之间,没有谁会冒然的对谁出手,不然结果很可能会成为,叫兔子走狗亨。

“封家主……”

就在封云修要接近大殿的时候,突然听见了有人的呼唤声,正是对着他叫过来的。

封云修登时就皱起了眉头,能够在墨家认识他的,除了墨无痕就是墨流滔了,听方才的声音显然不是前者,那么自然就是后者了。

不禁回头看去,果然就是墨流滔,于是连忙的上前打招呼,并对墨流滔主动示好。

而墨流滔自然也不能丢了礼数,对于后者的欢迎程度,简直要高过所有人的态度了。

“这两位是……”封云修皱起了眉头。

目光最后落在了墨流滔身后的两名侍卫身上,在他的认识里,墨流滔可不是那种托大的人,不可能会突然找来两名随从的。

可是墨流滔却无奈的摇了摇头,究竟他们是不是保护自己的人,一时片刻也说不清楚,何况留下他们并不是指望他们能够保护自己,而是不想让墨无痕分心。

所以解释起来的话势必麻烦,既然封云修是墨家的客人,总不能够在这里站着跟人家说话吧,最后就以说来话长给搪塞了过去。

不过封云修的来意,却令后者奇怪了起来,并不是他不能够来到墨家,而是封云修来的目的肯定是为了墨无痕。

可是墨无痕此刻抱恙在身,不可能回来到这里见他,却偏偏被那弟子带来了大殿上,不禁就疑惑的问向了那弟子。

“何故要将封家主带到这里。”

照理说在墨流滔的认识里,后者已经不能说是外人了,只要是墨无痕愿意的话,相信将其带到后者的房间,封云修也是不会在意的。

而那弟子却不慌不忙的回答了墨流滔的问题,毕竟他现在的处境,大家都还不清楚,加上有墨无痕的同意,也就没有想那么多。

倒是令墨流滔有些困惑了,明明墨无痕有伤在身,怎么还是要在这里见封云修了,迫于无奈最后只好就将封云修带进了大殿上。

当下人过来冲上了茶水后,瞎聊之际封云修发现墨流滔身后的侍卫,居然跟随在他的左右,寸步都不肯离开,不禁心中就好奇了起来。

如果是墨流滔的心腹,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,应该主动的离开才是,毕竟这里是墨家的家主府,又怎么会有什么危险了。

相反的话若是旁人安插在后者身边的人,那结果就另当别论了,莫说是墨流滔自己甩不掉,就是想甩掉的话,恐怕后者都是不同意的。

“墨长老,不知道您身边的这两位是……”封云修再次的问起。

那两名弟子也同样是出于恭敬的,对封云修抱拳作揖,不过心里却暗暗咒骂,如果是被封云修的询问,引起了墨流滔的怀疑,那么他们可就死定了。

要知道来监视着墨流滔,就算是墨无痕不杀死他们,同样墨流滔也不会放过他们的。

就算是说明白墨无痕让来的,如果墨无痕不承认的话,将来势必也是难题,到时候再弄个挑拨离间的罪名,也是非常不爽的了。

“此事说来话长了,眼下墨家的处境不好,所以家主就让他们来保护我了。”墨流滔解释道。

因为墨无痕事先已经对他解释了,所以墨流滔的性格,也是不会怀疑的,便就相信了后者的话。

可是封云修却不糊涂,好好的墨无痕怎么会让人来保护后者,就连以前的时候,恐怕都没有这么好的心。

何况就算是白家要对付后者的话,区区的两名弟子,难道就能够救了墨流滔的性命不成,简直就是开玩笑的。

于是封云修大胆的猜测,或许是墨无痕已经发现了什么,故才会派人来监视着他,好能够熟悉他的一举一动,方便日后的控制。

不过眼下的情况异常的危急,有不能够让后者得知了自己的心意,所以就编造了谎言来欺骗后者了。

那墨流滔肯定是不会猜疑墨无痕,可是封云修去却不那样认为,毕竟最终的结果,都是他跟墨无痕掌控的,究竟是怎么回事,相信谁都会知道的。

故将目光落在了那两名弟子的身上,微微点头称赞道。“亏得墨家主有这份心思了。”

听着话虽然是称赞之意,可是真实的情况却并不是那个样子,而是讽刺他们的家主,太过卑鄙的手段了。

莫说墨流滔没有造反的意思,就算是要造反的话,凭墨流滔的性格,也不会用如此卑微的手段,乘人之危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