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3章 明枪暗火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奈何对方的奸计被封云修识破,不过后者却是轻轻而笑,并没有打算要告知墨流滔的意思,毕竟都在计划之中,稍有闪失的话,肯定会打乱所有的布局呢。

至于墨流滔则就乐在其中,无论如何的去理解,都不可能怀疑到墨无痕,甚至还以为是墨无痕对他的厚望呢。

要知道乃是堂堂的墨家家主,跟墨流滔的关系自然不必多讲,而且加上他都是为了墨家连日奔波,没道理会遭到对方的怀疑。

俗话说得好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虽说墨流滔的处境十分可怜,却他这种相信任何人的态度,令人不免就有些为难了。

倒是在他身边的两名弟子,与封云修骇人的目光对视,吓得立即就垂下了脑袋,不敢再与对方有半点的目光接触。

“墨家主如此的胸襟,实在令封某人佩服了。”封云修忽然笑道。

不过目光却没有离开过那两名弟子,并且还越发严厉,似乎能够看穿了人心似的。

封云修的名声,早就震惊中外了,并非是寻常人的身份那样,可以说苏城上下,恐怕没有不知道封云修大名的人物。

如今如此近距离的对视,墨家的寻常弟子那里能若无其事,顿时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心脏不断的在跳动了起来。

因为他们心里是清楚的,后者的目光中充满杀意,虽然不明白缘由,却不难想到是因为墨流滔的事件。

若非不是墨流滔说明了情况,恐怕封云修也不会是如此,反倒后者奇异的举动,让他们心里开始了怀疑。

莫非封云修会洞悉事实……

照理说封云修是不该明白的,因为他们保密工作非常好,就连身在其中的墨流滔,都仍然被蒙在鼓里,不可能初来乍到的封云修,就能够明白这里面的意思。

何况墨无痕自下达命令后,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墨家,更加不会是他告知了后者,顿时间无数个念头,都出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。

眼见对方的神色恍惚,眼神漂浮不定,那机智的封云修,就已经料到自己的猜想,看来是半点都没有差异。

不过同时间也让墨流滔感觉到了奇怪,平时封云修根本就不会关注他身边的事情,可是如今却一反常态,貌似对他身边的弟子好奇了起来。

顺着封云修的目光回过头看,果然发现了那两名弟子的不妥之处,居然在封云修的对视下,他们就跟做错事的孩子似的。

本来墨流滔就怀疑,他们这都是安稳的生活惯了,所以才听见白万财的名声,吓连话都不敢讲了。

不过居然没有想到,连同见到了封云修,也同样是如此的表情,不禁就皱起了眉头,暗怒他们也太不登大雅了。

无论从那个角度去分析,封云修都可能是他们的救星,怎么可能真的会伤害他们呢,不过被人家的目光,就给吓成了这个样子,确实是有些过份了。

“不得无礼,此乃是我们家主的好朋友,更是我们墨家的贵客。”墨流滔怒斥道。

乃是担心属下的举动,令封云修感到了难堪,最后不免跟他们的合作,就会有上一层阴影。

不过封云修却没有那样的意思,而是因为看穿了墨无痕的心事,方才会是如此的举动,既然已经确认了结果,就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。

特别是那墨流滔还蒙在了鼓里,如果是透露的过多,势必就会引起对方的怀疑,故才不得不放弃了眼下的事情。

“墨长老见外了,不过是两名弟子,就不要为难他们了。”封云修无奈的笑道。

虽说是他漫不经心的一句话,却彻底的改变了墨流滔的想法,其余的两名弟子立马就感激的抱拳作揖。

毕竟来者是客,加上方才又是因为他们而起的,墨流滔肯定要有教训他们的意思,不过回念想到墨家的处境。

若是处置了两名侍卫,并不是什么大事情了,可是却就摆明了不给封云修的面子,到时候后者怪罪了下来,可就不是他能够承受的了。

所以思前顾后,碍于眼下墨家的局势着想,那墨流滔也就只好作罢了,并对着那两名弟子表示,现在已经没有他们的事情了,就且先退下去算了。

其实不用他来讲,那两名弟子早就有离开的想法,毕竟封云修的睿智,不是他们能够挑战的。

可是那墨无痕的命令,同样令他们不敢违背,若是离开了墨流滔的身边,日后被后者得知了,必然得处罚他们。

何况方才的弟子已经表明白了,墨流滔将封云修带到了此地,片刻就会来到这里了。

到时候见到墨流滔在此,而他们却都没有了踪影,肯定会惹怒了对方,结果不可想象了。

如今听见了墨流滔的话,纷纷面面相觑,居然谁都不敢冒然的上前搭话,更加不敢回头就离开。

故此才犹豫在了原地,眼下的处境可谓是进退两难了,如此更加令封云修明白了事情的结果。

若是没有墨无痕事先吩咐过的话,莫说是墨流滔的命令他们不敢违抗了,就连方才自己的眼神,都能够将其吓跑几回了。

“难道我的命令,你们都要违抗了不成。”墨流滔怒火中烧。

平时自己的几句话,放眼整个墨家的弟子们,谁敢有半点的不从了,可是偏偏在封云修的面前,这两名弟子没有给他面子,实在是有些难以说的过去了。

“是……是,小的不敢……”年长的弟子连忙答应。

不过脚步却是始终都没有动的意思,反倒露出了满脸的为难表情,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似得。

至于那另外的弟子,或许是年少的问题,见到了这般的情景,早就吓的六神无主,开始有打退堂鼓的意思了。

可是即便是如此,起码在行为上,那弟子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毕竟事关生死,并非是惩罚就那么简单了。

所以眼角撇向了在旁的侍卫,见后者没有说要离开的意思,他就干脆垂下了脑袋,故意的避开了墨流滔的目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