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4章 巧言相激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若是换做平时的话,以墨流滔的脾气,也不会大动干戈的,毕竟先前没有处理过家务事,很多事情都尚不能完全的掌握了。

反观现在却颇为不同了,封云修难得来到墨家做客,而墨无痕又是带伤之体,能够迎接封云修的自然就是他了。

由于封墨两家的关系,他们早就成为了至交,不过墨家的弟子,如今半点的颜面都不给后者,自然就令墨流滔有些挂不住脸了。

三翻四次的已经命令到了,可是对方仍然是半点从命的意思都没有,不禁让墨流滔失去了耐心。

“难道非要等家主来了,你们才肯离开不成。”墨流滔狠狠的说道。

并且还缓缓的站起了身体,看其家势应该是要对后者出手了,毕竟丢失了面子,乃是在封云修的面前出丑了。

不过却没有马上动手的意思,因为无论怎么说,他们都是墨家的弟子,谁肯当着外人,对自己的弟子出手教训了。

事实正如他所见的那样,若是经过了墨无痕的允许,那两名弟子自然是不会逗留下来了。

可是眼下的墨无痕并没有说话,而且也不在这里,就不得不令他们想象后果了,如果后者头脚离开了,墨无痕很有可能会将来误会的。

无论是资格多么的老了,他们毕竟都是墨家的弟子,这样的能力的弟子遍地都是,谁会对他们法外开恩了。

“长……长老赎罪。”年长的弟子恳求道。

并协同身边的弟子,齐齐的跪在了地上,竟然是要哀求后者,让其收回成命的意思。

不过就是要他们离开,怎么会有什么罪名了,就按照自己的意思,自行离开就是了嘛。

倒是他们的举动令后者为难了起来,并非是要治他们的罪,而是他们令自己难堪了,怎么反倒还来求自己。

“你……”墨流滔登时语塞。

满脸惊骇的凝视着眼前的弟子,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样的回答他们了,若是将他们留下来的话,势必会自己的名誉受损了。

因为纵观整个苏城,还没有听说那个家主或者长老,是被门下的弟子,给威胁着做决定的。

当然这也都是封云修,简单封家长老府弟子造反,心中火恼的原因了,若非是封家的局势不稳定,恐怕封云修当场就大开杀戒了。

如今见到墨流滔的模样,自然就清楚了后者心中所想的事情,便缓缓地站起了身体。

“墨家主,就不要为难他们了。”封云修再次的说道。

毕竟他的目的,就是要后者明白墨无痕的心意,如果冒然的将这两名弟子弄走,恐怕墨无痕再要接近后者,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。

可是墨流滔仍然是不明白后者的意思,居然今天反常的跟自己作对,好歹也是堂堂的墨家长老,合时受过如此的窝囊气了。

不过既然封云修已经劝说了好几次,再要对他们惩罚的话,势必就是不给封云修的面子了,于是静静的凝视了那两名弟子几眼。

“有封家主为你们求情,今天的事情就罢了吧。”墨流滔无奈的说道。

说着,自下长袍急挥,回头就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,不过心里仍然是好奇对方的做法,究竟是怎么会事,让他们有了敢忤逆自己的胆子。

要知道对方可是墨家家主府的弟子,如果说是有些飞扬跋扈,也是情有可原的。

可那都得看是对谁了,若是私下跟其他的弟子叫嚣,毕竟都是年轻人也就罢了,不过墨流滔可是堂堂的墨家家主,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的懦弱了。

反倒是那两名弟子,其实心中也十分的窝囊,本来就在家主府好好的,哪里有想到墨无痕要他们来监视后者。

如今弄得封云修出现后,屡次三番的揭穿他们,还差点就被墨流滔给看穿了,吓的哪里还敢说半句的话来。

倒是心知肚明的封云修,并没有继续的询问下去,而是对着那两名弟子微微笑了笑,后就看向了墨流滔。

“不知道墨家主的伤势如何了。”封云修好奇的问道。

本来按理说,墨无痕的伤势还十分的严重,不过对方提出要在此地见他,不禁就令后者怀疑了起来。

而起凭封云修对墨流滔的了解,后者肯定会是知无不答,并且还不会对他说半点的谎话。

加上眼下墨无痕的眼线就在面前,而墨流滔却毫不知情,就算是有些问题的话,后者也未必能够知道的。

反观若是给他们听见了什么敏感的东西,肯定会回去告知墨无痕,将来就算是墨流滔浑身都长满了嘴巴,也未必能够解释的清楚。

至于说道此事的就经过,那墨流滔同样是满脸的困惑,墨无痕的伤势他是亲眼所见的,就算是有神人相助,最后都未必会复原的这么快。

何况早在上午的时候,就已经去过了家主府,那墨无痕确实已经大喷了鲜血出来,虽然看不出伤势加重的意思,不过同样能够明白,后者的伤势也没有任何的起色。

照理来讲的话,封云修确实不是什么外人,若是墨无痕伤势不便出来,就算是在他的房间,接见了后者又有什么关系。

因为从开始的时候,墨流滔就常常的跟封云修来往,并且请教后者对阵法的了解,所以对其心中是有个大概的认识。

莫说后者曾经受过了无数的屈辱,照理说应该会将人的心智锻炼的极其暴躁才对,可是封云修却颇为不同。

非但没有变的暴躁起来,而且还从身上,能够清晰的看到那份成熟,隐隐透露出了王者的气息。

“在下实不相瞒,家主的状况,当真是委实不清楚。”墨流滔汗颜无地。

并不是他不敢冒然的判断,而是感觉墨无痕身上,有太多他不了解的东西了。

自从消灭了韩力后,就始终都是令人琢磨不透的时候,无论墨流滔怎么去努力的打听,结果都是仍无所获。

不过他并不清楚,后者是对他产生了怀疑,所以在他的面前,所讲的话都是半真半假的,根本没有实际的答案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