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章 看我可好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众人浑然大震,均没有想到墨无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,并齐齐的目光投向后者,且就要起身施礼。

“诸位且慢,就请坐下吧。”墨无痕随意的说道。

特别是看向封云修的眼神,居然不经意的笑了笑,似乎是对后者的嘲笑似的,感情是吃定了对方。

然后就自顾自的走到家主的座位前,身体缓缓的坐在了下来,就从他开口所讲的话里,就不难想到,其实他已经来了很久。

甚至将对方所聊的话题,都听进了耳朵里,不然也不会是如此的淡定,早就跟其翻脸了。

“墨家主果然豪爽。”封云修朗笑道。

心中却暗暗的思考,对方究竟是什么意图,居然摇身一变,从墨流滔口中所讲的伤势,统统都抛丢掉了。

倒是墨流滔眼神的诧异,丝毫不比封云修少,早在封云修来到前,他就去见过了墨无痕,确实证明了对方严重的伤势。

不过见此刻的墨无痕,虽然说不上是红光满面,却也足能是精神状态良好,无论手换作任何人,恐怕都看不出对方是受伤的人。

“家……家主……”墨流滔欲言又止。

关于后者的伤势,当着封云修的面前,确实不方便去过问,何况对方回不回答,都尚且没有把握呢。

“长老可有话说……”墨无痕悠悠问道。

暗中两道凌厉的眸子,不断的闪烁出精光,狠狠的盯在对方的身上,心中固然萌生起了一丝怒色。

对方是想问经伤势,当着封云修的面前,岂不是要给自己难看,若是说没有那点意思,恐怕是说给谁听,都未比有人会相信的。

至于墨流滔顿时就迟疑了起来,并不是他不敢询问对方,而是有些敏感话题,确实不太方便的去问。

心下好是懊悔,如果方才不是出于好奇,那么如今也就不会落的进退两难了,可叹本事好心却做了坏事了。

气氛顿时就凝重起来,以三人为首的大殿上,甚至连彼此的心跳声都能够清晰的听见,最后墨流滔缓缓的垂下了脑袋。

“墨家主好生了得,居然对待墨长老是无微不至,实在令在下佩服啊。”封云修打断道。

说着,并对后者抱拳施礼,话中的意思非常明白了,无非就是暗指对方的卑鄙手段,且微笑着看向了墨流滔。

就在后者为难的时候,封云修突然打破了沉寂,故才令其有些缓解的意思,心里对其的感激,自然是不以言论的。

于是接到封云修的目光后,果断就对其点头施礼,算是对其表示尊重了,然而却不明白,他轻轻的举动,却正好被墨无痕看在了眼里。

不过后者却没有那是对封云修的恭敬,而是认为他跟着封云修会有什么奸计不成,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前,就开始如此的妄为。

而封云修就是要的这种结果,若是加重了他们之间的误会,将来做事情的时候,肯定会比较容易的。

特别是将话题落在了那两名弟子身上,更是如实的点到了墨无痕的痛处,欲要故意的泄密出去,让他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他的计谋。

照理说不该是有人知道才对,不过墨流滔若是提前发现了,那就另当别论,加上后者曾经找过他,要其收回成命。

不过既然是泼出去的水了,那里还有收回的可能,墨无痕就婉言拒绝了对方的好意,并没有将家主府的弟子带回来。

“封家主见笑了,墨流滔乃是墨家的可造之材,没准将来还会坐上家主的位置,老夫必然要精心的培养才是了。”墨无痕悠悠说道。

目光同时看向了墨流滔,仔细的监视着对方脸上的表情,须知对方心意如何,才是最大的关键问题。

只是他语出突然,令墨流滔顿时就愣在了当场,为墨家做事情完全是应该的,毕竟他是堂堂的长老,那里有什么所求了。

更不要说什么日后做家主,这件事情连想都不敢想呢,何况他自认为,自己并不是干家主的那块料呢。

“家主万万不可,在下何德何能,能够坐上家主的位置呢。”墨流滔汗颜道。

论实力的话,虽然在墨家算是屈指可数了,不过跟其它的势力头领相比,简直差了很多倍不止呢。

不过墨无痕可不会真的将墨家交给他,不然也就不用三番五次的故意陷害他了,眼下听见后者的辩解,心中更是恨的牙痒。

“若非是老夫事先识破,恐怕没准就会遭到毒手了,如今你倒是给老夫装起好人来了。”

固然心中恨急了此人,却也不能够表露在脸上,因为墨无痕心里清楚,若是逼得狗急跳墙,肯定最后吃亏的会是他自己。

如果单单是墨流滔自己的话,或许日后可以顺利的摆平了,不过旁边换有个高深莫测的封云修,就不得不让他考虑下后果了。

“此事容后再谈吧。”墨无痕示意道。

转而看向了在旁的封云修,就对其问起了封家的状况,并且还将墨流滔带回来的消息,统统都试探了一遍。

若是封云修有什么不能对答如流的话,纵然是无法指认墨流滔,倒是也能够敲山震虎,让他好歹知道自己并不是傻子。

不过封云修是什么人物,那里能够听不出对方的意思,何况白展飞在封家没有讨到便宜,并不是什么丢人的消息。

而墨流滔的为人耿直,更加是不会对其说谎了,所以封云修就对着后者,将前前后后的结果,都仔细的阐述了起来。

听得墨无痕如怒火中烧,虽然不能说是百分百的对上号,但是也被封云修说中了十有八九,加上封云修不断的看向后者,令他就更加怀疑了。

“还说没有什么事情,老夫看来你们就是商量好的。”墨无痕暗下恨道。

不过墨流滔却并不那么认为,对方乃是实话实说,根本不可能会有什么隐瞒,所以才对墨无痕抱拳询问。

“日进我等均是多事之秋,看来白家随时会伺机而动,不知家主可有何对策。”墨流滔顾虑重重。

白家的能力,不比多讲都能够明白了,何况他们两家如今都是此版现状,若是真的有所差池,必然会引火烧身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