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章 卑鄙的伪君子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留意他们……”墨流滔疑惑了起来。

适才封云修所指的分明就是家主府的弟子,不过他们都是墨无痕让来照顾自己的,难道会有什么危险不成。

毕竟他们都是墨无痕的心腹,照理说不会有人买通了他们才是,可是封云修离别时的样子,又不像是看玩笑的。

不禁回头看向了家主府的方向,虽然这两名弟子的确是有些奇怪,却也并不能说明他们就有害自己的心。

加上有墨无痕的命令,即便是他们伤害了自己,恐怕后者都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的,有谁会傻到给自己寻找麻烦呢。

于是心中将信将疑,便缓缓的回到了墨家,只是不知道墨无痕的伤势如何了,便由于关心墨无痕的伤势,就向着家主府的房间走去了。

不过事情远非他想的那么简单,封云修之所以要提醒他,不过是要让他自己去发现异常,并非是帮助他什么。

如果墨流滔能够稍加留意,自然就能够看出来,那两个弟子身上的怪异,不难发现墨无痕的诡计了。

却奈何后者始终都没有怀疑墨无痕的想法,可是封云修又不像是看玩笑的,于是就将困惑压在了心底,就期望有机会的时候,在询问几番好了。

毕竟事关墨家的兴衰,如果他们真的是被敌人买通了,墨流滔肯定会毫不留情的杀掉他们,就算将来墨无痕怪罪下来,他也能够一并承担了。

只是如此的想法,未免就有点太天真了,若是让封云修知道他这么想的,肯定会被气的吐血,那里有如此愚蠢的人了。

人心险恶,对方就差用刀抹他脖子上了,居然还将对方当做是好人,即便是换作任何人,都同样能够明白其中的道理。

“还是先去看看家主的伤势吧。”墨流滔无奈的叹息道。

说完就不在犹豫,径直的向着家主府方向走了过去,墨无痕乃是堂堂墨家的家主,自然不能出现任何的意外。

何况上午见到对方的时候,情况就很不乐观,如今跟封云修交谈完毕的时候,墨无痕的脸色,更加是十分的难看。

让墨流滔最为关心的,就是墨无痕的伤势了,如果出现了什么意外,可就是他们墨家的不幸了,不但白家会伺机而动,就是封云修想要帮助恐怕都不可能了。

岂知那墨无痕全部心思,都落在了封云修及后者的身上,对于白家的顾虑,不过是嘴头上的说辞而已。

就是因为白家的限制,才能够将封云修的计划推迟,大家都不是傻子,不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,没有白家虎视眈眈,封云修不指定会明火执仗的来了。

如今甚至连墨流滔都深陷其中,更加令墨无痕难做了起来,究竟后者在墨家笼络了多少人心,现在对于后者而言,还尚且是个未知数呢。

不过幸好将自己的心腹弟子,成功安排在了对方身边,经过昼夜的陪伴,想必是有所收获的,故才会装作身体不支的样子,让它们送自己回府。

既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,那墨无痕肯定就放心了下来,便回头怒视了那两名弟子一眼,冷哼道。

“你们可以讲讲,到底发现了什么没有。”

其实那两名弟子,早在看见后者的眼色开始,就已经明白他心中所想,于是路上始终都保持沉默,就是要总结下自己看见的东西。

不过却不明白,究竟是墨流滔太精明了,或者说是后者真的坦荡荡,能够让它们所发现的,竟然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,甚至没有半点说服力的话题。

如今那墨无痕的样子,无疑不是认定了有事情发生,可就难为了他们兄弟二人,莫非是要编造谎话不成了。

只是捏造事实的话,固然能够保住他们的性命,却就将墨流滔给推进了火海,若是被对方得知的话,必然会找到他们算账的。

“恩?难道你们有难言之隐不成。”墨无痕狠狠的说道。

见到他们都有忤逆自己的意思,心中不免就有些火恼了,毕竟墨家的上下,都隐隐有了背叛的意思了。

如果是眼前的弟子都背叛了他,恐怕就再无人肯效忠他了,故就算是得到了上官正德的帮助,将来恐怕都无济于事。

“弟……弟子不敢……”两名弟子纷纷下跪。

并非是他们不说,而是就算讲出来,凭墨无痕此刻的质疑,也未必能够相信,与其是那样的结果反倒不如换个角度去解释呢。

于是就将墨流滔排斥他们的做法,统统都告诉了后者知道,特别是在偏厅等待墨无痕的时候,封云修看相自己的眼神,简直都充满了杀意。

就像是有过什么深仇大恨,或者是对墨流滔抱打不平,随时都有准备要对自己动手的可能,幸好最后是墨流滔开口说话了。

不过他们此言,确实就是墨无痕想要知道的情况,可是听到墨流滔为他们求情了,不免心里就好奇了起来。

“你们是说,墨流滔提你们求情了。”

并非是他怀疑两名弟子说谎,而是不清楚后者究竟要做什么,既然要杀掉他们泄愤,何故墨流滔要惺惺作态。

莫非是将计就计,等着看自己的笑话不成……

起初对方就表示,墨流滔的身上,确实看不到半点的异常,虽然是暗指对方狡诈,不过却也是墨无痕能够猜到的结果。

“没错!的确是墨长老,封云修才没有追究下去。”两名弟子点头示意。

并且听他们的语气,似乎还对墨流滔充满了感激。顿时就令后者明白了墨流滔的可怕之处。

虽然看上去非常正直,却暗地里不断的收买人心,甚至连自己的两名弟子,如今都对其陈兴安不绝,可见对方的头脑如何灵活了。

不过同时让他明白,说墨流滔跟封云修没有关系,恐怕已经是不可能了,故才心中豁然开朗,封云修就是要利用墨流滔,来慢慢蚕食掉墨家的势力。

“好个狡诈的封云修,老夫就要看看,你究竟有什么本事。”墨无痕悠悠说道。

对方既然要慢慢的蚕食墨家,那么墨无痕就升起了跟对方玩儿的想法,就看最后鹿死谁手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