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1章 老狐狸要出手了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此刻的墨无痕,正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床上,对于外面的事情虽然清晰在目,却也没有十分紧张的表情。

毕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物,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小事情就动容呢,反倒是心里紧张的简直要命。

墨流滔的能力虽然不是很厉害,不过若是对付此刻的墨无痕来讲,简直就是易如反掌,如今冒然的出现在家主府,没准会有什么情况发生呢。

何况方才的那两名弟子的处境,墨无痕在房间里听的十分清楚,感情是知道的事情多了,自然畏惧的事情也就多了。

如果不赶紧的制止,恐怕没准会出现什么问题呢,墨无痕是个聪明人,肯定会明白整件事情的后果。

如今见到墨流滔的身影,就停在了他的面前,故缓缓的张开了双眼,深吸呼吸后将目光落在后者的身上。

“封家主已经离开了吗。”墨无痕有意无意的问道。

事先本来是让后者去陪着封云修的,可是不过转眼的时间,他就独自跑到了自己的住处,除了说是后者离开了,那么就是出现了什么大问题。

果然就是他所讲的那样,封云修确实是离开了,而且墨流滔也就是待人离开后,才过来探望墨无痕伤势的。

对于墨流滔而言,方才封云修的话,还没有彻底的想明白,故此对后者没有半点的怀疑。

“没错,封家主已经离开了。”墨流滔淡定的说道。

不过目光却凝视在对方苍白的脸上,因为那面无血色的面容,无疑不是说明墨无痕的伤势还没有好的利索。

可是方才在大殿上,明明是好好的呢,难道说墨无痕又是再欺骗对方了不成,墨流滔心中骇然。

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,就是说明墨无痕对封云修没有真心实意了,日后肯定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事情呢。

“家主,不知道您的伤势……”墨流滔不解的疑问了起来。

心中对此充满了疑问,就是要等着后者能够成功的告知她,究竟是怎么会是,同时也是十分担心对方的伤势。

不过墨无痕却并没有直接的回答他,而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便主动的示意,待等自己的伤势稳定,便要去上官正德的府上,邀请对方出山帮助。

方才已经当着封云修谈及过了,如今在后者的面前有继续的询问起来,无非就是看没有封云修在旁,对方能够怎么样的回答。

可是对方始终都是为了保存墨家的安危为主,根本就不是后者所想的那个样子,如今既然被其询问起来了,自然也就是要慎重了。

“白家的势力,根本不是我们任何家族能够抵抗的,若是上官统领能够干涉的话,自然就是再好不过了。”墨流滔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毕竟都是经过无数次的考验,才能够生存下来的人,如果是由墨家跟封家联手的话,尚且不能取胜白万财,可是等到了上官正德的加入,那就是再好不过了。

反过来理解的话,危险总还是有的,如果上官正德非但不肯加入,而且以墨家造反的名义,去投靠了白万财,可就是极起不爽的事情了。

“莫非墨长老同样认同。”墨无痕悠悠的问道。

后者与封云修千丝万缕,该有所顾忌才是,若是来阻止他的,尚且可以原谅,不过如今确实答应了他的想法,心中顿时就怀疑了起来。

起初就有点怀疑,莫非自己冤枉了后者,乃是封云修的奸计不成,可是看过来的话,却又绝对墨流滔有些奇怪。

无论从那个角度理解,墨流滔都像是墨家叛徒,可是回念想到他并没有做过什么,心中又感到了没底。

不过墨流滔并非是真的同意他的决定,只是起初封云修在的时候,他并没有什么发言权,而封云修的表决,是要大胆的尝试。

如今后者已经离开了,剩下墨无痕及墨流滔二人,自然也就能够打开天窗说亮话了,固然心中焦虑不安起来。

“上官正德的脾气暴躁,恐怕嘴里隐瞒不住事情,恐给我们墨家,带来杀身之货啊。”墨流滔满脸紧张。

莫说他心里是担心墨家安危,若是那样做的话,只能加重白家对他们的看法,搞不好立即就会举旗来犯呢。

此话令旁边的的墨无痕听完,险些就喷出鲜血,毕竟那上官正德是要对付的封云修,相信后者不会不清楚的。

如今居然穿着明白装糊涂,将为封云修着想的事情,盖到了他们墨家的安慰上,如何不令墨无痕火恼了,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。

“看来墨长老,可没有闲着啊。”墨无痕半眯起来了眼睛。

对方的态度明确,摆明了就是来组织他的,可怜事先没有看清楚,居然会是如此的结果,墨无痕将心一横,看来对方已经贴心了背叛自己。

墨家的家规明确表明,凡是背叛家族者,无论对方的权势多高,最后必然要合力铲除才是,早就在百年前,已经成为定局了。

如今若非是墨无痕的伤势未愈,那里可能会让墨流滔活这么久,恐怕发现的时候,必然就是能可杀错不会放过了。

可是墨流滔却都是肺腑之言,跟封云修没有半点的关系,便就上前惭愧的表示,很多年没有管理过墨家了,如今墨家陷入了水深火热当中,身为墨家的长老,肯定得出分力气才是。

然而却不明白,他以真心示人,换回来的却都是些抱怨,及墨无痕的猜疑,甚至心里已经开始想着,要怎么样的的对付他了。

“罢了罢了,老夫该休息了,等到有时间的话,还是老夫亲自的去统领府吧。”墨无痕无奈的说道。

对方嘴里没有半句实话,就算是问下去,最后也未必会有什么结果,而且可能会打扰了自己的伤势,反倒不如自己修炼下去呢。

墨流滔终究还是关心后者的伤势,听见对方以养伤为由,便不敢再打扰下去了,立即就起身表示告退。

不过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,突然又被闭着眼睛的墨无痕给叫住了,居然是对他说,要他带走门外的弟子,为难的时候还可以帮得到忙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