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2章 居然要对付我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带走了他们,可是墨家主怎么办……”墨流滔骇然失色。

先前按着对方的意思去做,不过是担心墨无痕会分神,如今墨无痕的伤势丝毫没有起色,应该留下他们保护才是呢。

自己反倒是个大好人,用不用他们保护又有什么关系,何况凭他们微不足道的本事,根本就排不上用场。

反倒令独来独往的墨流滔,感到浑身都不自在了,由于再三后才表示。

“家主,此二人就留下来照顾您吧。”

说起来墨流滔也是好意,毕竟后者的伤势,应该需要有人照顾才是,加上墨家处境危险,有个人在身边,起码会有保障才对的。

“难道墨长老,已经嫌弃两名弟子太少了不成。”墨无痕顿时怒道。

后者三番五次的来退还人,让墨无痕早就有些火恼了,毕竟是去监视他的人,如果被其拒绝了,恐怕再也找不到机会了。

墨流滔猛然皱起了眉头,已经感觉到对方的怒色,固然心中好奇起来,自己也是为了家主着想,怎么会如此的生气呢。

然而,想起了封云修离开时的叮嘱,莫非是墨无痕怀疑自己了……

之前的两名弟子,无论如何都不肯离开,并且问经情况的时候,对方还满脸的为难之色,说对方不是心里有鬼,恐怕谁都不敢相信。

不过墨流滔自问,对待墨家是鞠躬尽瘁,那里有半点不轨的企图了,墨无痕根本就没有道理怀疑自己才对。

奈何身为嫌疑犯的墨流滔,又不能够擅自的询问后者的意思,只能够将所有的苦恼都吞回到了肚子里。

“家主言重了,既然是家主的心意,那么在下就算是答应了。”墨流滔起身抱拳作揖。

然后没有继续的说话,起身就向外面走去了,出了家主的房间方才发现,适才的两名弟子,确实在门外等候着不敢离开。

“墨长老……”两名弟子对其施礼。

墨流滔略微愣了愣,毕竟是墨无痕安排在他身边的,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将其弄开,不然没准会认为是他故意的。

到时候追究了起来,肯定就是有口难辨了,忽然仰面无奈的叹息。

“就让时间来证明吧。”

事到如今,无论是怎么样去解释,恐怕最后都无济于事,不免心中就感叹起来。

封家的家主府内。

自从封云修离开了张明的房间后,碍于身受重伤的缘故,无聊的张明就开始了修炼起来。

本来就服用了大量的丹药,期初修炼的时候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同,不过等到他修炼了片刻后,突然感觉从腹部升起了一团燥热。

犹如是有团火焰在肚子里燃烧似得,根本就不是寻常人能够忍受的,张明以前的时候没有过这样的经历,登时吓的收回了真气。

可是尽管他要收回所施展的真气,却没有发现的是,居然浑身的真气,好像是不受自己的控制了,胡乱的在体内乱撞了起来。

“难……难道我要死了吗。”张明骇然失色。

乃是从来没有遇到的情况,加上封云修不再身边,纵观整个封家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帮助他。

就在他要起身准备出去的时候,竟然惊奇的发现,自己的身体居然不能动弹了,而且所有的真气汇聚丹田,隐隐间浑身都感觉到了发胀的状态。

本来张明的体型就比较胖,如今被体内的胀气一股,更加是难受的可以,而且身体已经比平时胖了一倍有余了。

期初认为会有所突破,才会如此好奇的修炼起来,却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会要了他的命。

急的张明空有抱怨却无法开口去说,而丹田里所鼓起的胀气,已经开始向着他的四肢蔓延了,所过之处无不是寸骨剧烈的疼痛。

那张明本来就不能说话,纵然是身上的疼痛无法容忍,此刻也依旧是无法大叫出来。

“兄……兄弟!看来大哥不……不能够帮助你了……“张明心中骇然想着。

封家的局势如今非常的混乱,而封云修对他的栽培不是看不出来,只是平日里的兄弟关系,根本就不用去刻意的感激。

可是反观现在的处境,恐怕不用多时,张明就会变成一摊血水了,纵然封云修看好了他的将来,都未必能够有机会去帮助后者了。

令张明最为懊悔的,没能够亲手处决了封家的长老,就连自己唯一的血海深仇都无法去报。

然而,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,体内的那股胀气,突然爆发了出来,而张明的身体,顿时就像是虚脱了似的,立马就昏迷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,等到张明有了意识的时候,迷离的张开双眼,却见到两名模糊的身影,分别是一男一女,都焦急的站在他的面前。

“我……我是死了吗。”张明喃喃自语。

经过回想当初的情况,果然就怀疑自己已经死掉了,不然在那样的气氛下,若是没有人来相助的话,不可能有几乎生还下来的。

他的声音的确不大,却正好被在旁的女子给听见了,立马就惊喜的喊道。

“张……张大哥醒过来了。”

那另一名男子浑然大震,连忙就趴在了张明的面前,并且满脸紧张的询问了起来,意思是看个究竟的样子。

“你……你感觉怎么样了。”来人紧张的问道。

那张明顿时好奇了起来,自己分明已经死掉了,何故会有人如此关心自己,当然除了封云修,恐怕在无人会关心他的死活了。

缓慢的睁开了眼睛,等到看清楚来人的模样,方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,来人不是封云修还会有谁了。

“难……难道我没有死。”张明心中大惊。

猛然就坐起了身体,可是浑身的经脉,就像是被厮断了似的,疼得连忙就呲牙咧嘴了起来,并缓缓的又躺了回去。

若是旁人在场,或许不会明白是怎么回事,不过封云修却不是旁人,凭他的智慧跟见识,立马就发现了关键的问题。

“这……这是经脉重塑的现象……”封云修骇然失色。

若非是有莫大的机遇,或者独特法门的话,任凭你的造化再大,都不可能顺利完成的,搞不好就回弄出了生命危险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