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章 原来如此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俗话说伴君如伴虎,两名弟子留在墨无痕身边,平时可没少神气过,毕竟在其余的弟子面前,他们讲话还是挺有威信的。

只是没有想到,眼前的苦差事,却害惨了他们,甚至日后连性命都没有保障了,谁叫他们知道的东西太多了。

身为人家的属下,居然对上司的私人恩怨,得知的清清楚楚,无论是最后谁胜利了,恐怕都不会放过他们的。

倒是墨无痕并不关心他们的生死,而是在考虑封云修接下来的事情,若是给后者明白上官正德的介入,必然就不会再有行动了。

如果是闹得两败俱伤,最后占便宜的只会是白万财,就连墨无痕都明白的道理,封云修是不会不清楚的。

不然对付韩力及封远萧的事情上,就并非是后者的能力,而是极其要好的运气才是,不过墨无痕乃是见证者,绝对不信后者是凭着运气来的。

或许封云修被上官正德对付后,便会主动的对墨家示好,停止他所有有关对付墨家的行动,到时候墨无痕有了喘息的岂会,便能够得心应手的应付其余的事情了。

反之的话鱼死网破,相信连墨无痕都不住张的事情,对方更加不会那么做了,何况封云修并不糊涂,岂有不明白他心中想法的道理了。

“家……家主,我等是否还要留在长老的身边。”年长的弟子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包括在旁的那弟子在内,没有不想离开墨流滔身边的,并非是墨流滔的人品不好,而是他们所做的事情,若是给对方发现了,肯定就要除掉他们。

反倒是墨无痕没有这么去想,若是能够保全墨家,就算是牺牲了他们又何妨呢,不过是区区的两名弟子,有什么至关重要的,于是就冷哼一声。

“为什么不留在他身边,莫非你们要造反不成。”墨无痕狠狠的怒道。

可能是封云修及墨无痕的缘故,确实令他有些担忧了,如果真的被对方架空了,哪怕是白万财出面帮助,恐怕都是无济于事了。

何况对方并不是傻子,对他来讲没有用处的墨无痕,绝对是不会伸以援手的,更加不会怜悯于心,没准还会趁机补刀呢。

如此墨无痕的暴怒,令满脸好奇的弟子,吓得顿时就丢掉了自己的幻想,就看后者的模样都知道结果了,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。

纷纷对墨无痕抱拳作揖,面露惊恐的退到了旁边,谁都不敢多言半句不敬的话了,因为他们心里都明白,若是把墨无痕逼急了,可不会像是墨流滔那样。

“罢了罢了,你们就留守再次,等候墨长老回来吧。”墨无痕无奈的说道。

随后起身就离开了当下,径直的回到自己的房间,前去练功养伤了。

墨无痕的心中十分清楚,的确是以上官正德的出现,可能会阻止封云修的胡作非为,却同样可能控制不住局面发展,固然是先养好了伤势要紧。

那两名弟子那里还敢多讲个不字,吓得立马就答应了后者,并笔直的站在偏厅内,谁都不敢多言半句话了。

封家的家主府内。

那墨流滔已经满面慌张的,出现在了封云修的面前,因为墨无痕所带回来的消息,是个十分复杂的情况。

眼下局势异常的混乱,而封墨两家又找不到肯伸以援手的人,必然就有关将来的生死了,何况封云修被他视为知己,无论是封家或者墨家,都可能是他担忧的。

而封云修却表现异常的冷静,并非是对方不想理会这些,而是根本就不必去招惹上官正德,无论怎么说,后者都是堂堂的东城统领,其地位必然在他之上。

何况墨无痕前去会面上官正德,并非就是要携手对付白家,而是要利用对方来打击自己才是真的,故才听到墨流滔的话,才没有表现出惊讶的样子。

不过墨流滔却就不明白了,分明事关两家的安危,何故封云修偏偏会如此淡定,要知道后者可是能够帮助他们的人。

如今连上官正德都拒绝了,纵观整个苏城内,还有谁有能力去阻止白家,凭墨无痕受伤的身体,真若是跟白万财交手,恐怕决然不是对方的对手。

于是不禁好奇的看向了封云修,心中不断的猜疑,莫非对方是心中胜劵在握不成,不过以大家对白万财的认识而言,恐怕封云修要战胜后者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“难道封家主就不担心?那白家可随时都会对咱们动手了。”墨流滔不解的问道。

感觉眼前的男子就像是个迷似的,无论什么时候,都能够淡定如初,包括是今天的这个表情,甚至连墨家的墨无痕,都远远不及后者的气魄。

然而墨流滔却不明白,并非是封云修不担忧,而是封云修心中明白,白展飞奉还封家长老的时候,就是来试探他虚实的。

恰逢诸多的因素在其中,而封云修的绝焱神心有过于强悍,居然令白展飞半招都没有走过去,故才会令白万财有所顾忌。

因此而言,就算白万财要动手,其目的也是对付墨家,跟他们封家没有半点的关系,大不了就是眼看着墨家,落入白万财的手里了。

不过既然有墨流滔在内,就不能够作势不理,因为封云修慧眼识珠,若是墨流滔被害了,将来就等于是他缺少了个帮手,未尝不是件损失。

“墨长老言中了,我不过是在猜想,上官正德究竟想做什么。”封云修掩饰道。

其实上官正德究竟是要做什么,他根本就不关心,而是考虑墨无痕的目的,让墨流滔来商议,分明就是有目的。

虽然嘴里声称上官正德,不会出面帮助他们,不过本来就不是要对付白万财的,何谈有出面的话题了,摆明了就是另有所图。

那墨无痕的计量,或许用来欺骗墨流滔还算可以,不过封云修可不是那么好欺骗的,想当年纵观天下豪杰,那个不是对他俯首称成,又谁能欺骗过他呢。

只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,墨无痕专攻为首,居然事先声明了主张,其目的到底是什么,甚至连点提醒都没有,不禁令其陷入了沉思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