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章 洞悉一切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何况适才封云修已经表明,曾经去到墨家的时候,已经在离开的时候,将这件事情提醒了后者。

如此明白不过的事情了,那墨流滔居然还是无动于衷,究竟是墨无痕太聪明了,还是墨流滔实在是太笨了。

无论怎么说,墨流滔曾经对张明也有过救命之恩,如果眼看着后者如此的被墨无痕陷害,心中肯定会过意不去的。

“难道咱们不要对墨流滔讲明白吗。”张明不解的问道。

他心里明白封云修跟对方的交情,虽然说后者的确是救过他的性命,不过若是没有封云修的关系,恐怕对方也未必会拼死的保护他。

只是张明心中困惑,既然对方跟墨流滔的交情不浅,何故会见死不救,或者说封云修还有什么过人的好办法不成。

要知道封云修自从消灭了封远萧,就开始变的遇强越强,无论是实力或者是机智,都远远的不是常人能及的。

反倒是如今的眼下,居然对待墨家的事情,迟迟没有看法与动静,不禁令人都开始怀疑了起来。

倒是封云修并没有那么冲动,如果是用武力解决的话,就算是战败了墨无痕,最后也将会是敌死一千自损八百。

到时候没准就会给别人找到对付他们的借口,何况两败俱伤的事情,在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发生的,故此封云修才想到了兵不见血的收复了墨家。

“尽管墨无痕诡计多端,凭他现在的本事还不足以为俱呢。”封云修表示道。

因为听墨流滔讲过,对方的伤势没有复原,根本不可能会有任何的作为,或许就是墨无痕不报复封家的缘故。

只是上官正德却不得不防,当然若是跟封云修交手的话,势必能够将其打败的,可是就怕对方会效仿韩力,对封云修身边的人不利。

而那张明自小就在苏城里长大,对于眼前的情况不会不清楚的,特别是对于暴脾气的上官正德,简直动不动就会要了人的性命。

如今的时候他能够加入了封墨两家的事情当中,便未必就是好事情了,没准接下来就会对付封云修。

以目前的形式来看,封家绝对是不能没有封云修,不然必定会引发苏城较大的混乱局势。

毕竟封云修的存在,威胁道了许多的势力,包括白家的百万才在内,若是没有封云修的话,恐怕早就对墨家开始动手了。

可惜封云修先前跟墨无痕的关系紧密,就算是白家要对墨无痕动手,也不得不考虑封云修的态度,若是稍有差池,得罪了封云修,可就不是什么好果子了,没准会惹来更多的人报复。

而白万财就是明白了这点,所以才不断的试探封云修,看看他究竟是什么心意,会不会站在墨家的立场。

不过白万财的试探仍是徒劳的,莫说封云修不会站在墨家的立场,可是封云修却也想要得到墨家,故此才会想尽办法的阻止对方。

然而,眼下却形成了相互紧张的局势,墨无痕包括白万财在内,都将自己的目光投到了封云修的身上。

只是上官正德可算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见到了封云修后,更是心中一百个不服气。

如今被墨无痕加以游说,肯定心中就记恨了封云修,万一若是趁机突袭的话,封云修难免会有受伤的迹象。

到时候即便是墨家,或者是封家都有可能成为白万财的牺牲品,所以上官正德相信了墨无痕,就等于是害了自己无疑。

“该死的上官老贼,我们与他井水不犯河水,难道他还要对付我们了不成。”张明气急败坏。

论实力而言,除了封云修外,整个封家恐怕都在美誉上官正德的对手,而他此刻大功未成,自然是不能与之交手。

不然最后为难的只会是封云修,又要去救他又要保护封家的安危,当然不是轻易能够做的事情了。

而那封云修明白后者的心意,不过是站在了他的角度,完全都为了封云修的安慰照相的,故才没有太大的发表意见。

“既然他上官老贼要来的话,当然我们也不能够害怕他,就走着瞧好了。”封云修自信满满。

因为是墨无痕无法与之联手,就算是对方的能力在强,也不会高过韩力的,更加不要说会比自己厉害。

所以从封云修心里而言,还是不会怕他的,必定他的绝焱神心,早就已经能够收放自如了。

虽然在修为上没有较高的提升,却引用了绝焱神心的力量后,就能够成为苏城的三大巨头之一。

就看对付韩力,及以一招就将白展飞取胜的形式来看,就不难明白其中的结果了。

这点倒是张明没有怀疑,毕竟对方的实力他是见识过的,不过封云修身边的慕寒烟,及张明他本人自己,就要另当别论了。

当初韩力为了要挟封云修,就是用慕寒烟作为要挟的,虽然手段是卑微了点,若是成功的话,后果将会不堪设想。

翩翩这样的消息已经流传了出去,就算上官正德如何的君子风度,最后都避免不了要保全自己的。

故此张明的心中,开始隐隐的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,可是又不敢直接的告诉封云修,毕竟他是个大男人,怎么能够讲出自己的处境很危险的话。

不过封云修又岂是泛泛之辈,他能够想到的问题,封云修早就想过了,心里自然也就有了对策,所以才没有表态。

无论是上官正德的修为多高,在对付没有把握能对付掉的封云修,他是绝对不会正面冲突的,也算是为了抱拳他自己。

因此若是要偷袭什么,肯定会派遣其他的人,到时候来对付张明或者慕寒烟等来。

只是张明此刻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废物,虽然比起白展飞及墨流滔来讲,仍然是差了不少呢,可是却对付平常的弟子,乃是绰绰有余了。

所以说,只要他们这段时间,不冒然的离开封家,就不会遇见什么样的危险,同样来讲上官正德也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了。

“你是有什么话要讲吗。”封云修笑着问道。

心中明白对方是要表达什么,更加清楚张明心中难为的情况,不过是因为怕说出来,感到脸面无光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