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3章 宽恕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直至今日,那来自东城统领府的弟子,才真正的见识到了封云修的厉害,甚至平生根本就没有遇见过如此的对手。

当然了,他们毕竟都是小角色,虽然有上官正德器重,但却并不是有头有脸的存在,那白万财等人的实力,肯定是没有见识过了。

不过即便是这样子,凭他们自己的修为来看,同样能够摸索清楚人家顶级高手的可怕之处,然而却像是封云修这样的,至今都没有见过。

“大哥!抵……抵挡不住……”另一名弟子骇然道。

暗下咬牙切齿的,鼓起了全身的力气,可就是奈何不了封云修的气力。

而且看架势,封云修每每接近他们,都会激发出更大的气力,单是那股无形的热浪,就够他们无法抵挡的了。

莫说是他自己都应付不了了,其余的三名侍卫,同样是满脸的惊骇,感觉封云修的实力,实在是控不到了极点。

本来他们咋在统领府内,就没有什么人可以跟他们比较的,心中就不免有些骄傲起来了,反倒是遇见了封云修,却真的明白了。

区区的东城统领府,综合实力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,可是论到他们个人的素质,简直就是坐井观天,根本不登大雅。

眼下的情况危急,封云修的招数转眼即止,被称之为大哥的侍卫,同样是满脸的痛苦,通红着脸面憋了半天,才主动的大吼出来了声音。

“闪……”那侍卫吼道。

莫看是区区的一个文字,就已经足够令他难为情的了,不然稍有差池的话,便会被封云修的气浪,给死死的打压在地上,后果可想而知了。

其余的侍卫见状,纷纷鼓起最大的实力,转身就向着旁边纵身闪躲了过去,任谁都不敢跟封云修硬拼的。

不过就是在他们闪躲的瞬间,封云修的身影,同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,然而熊熊的火焰当中,封云修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。

气浪随着他的拳头不断的扩展,甚至连那几名侍卫,都没有闪躲过去,顿时就被气浪给击退了十多步远。

噗……!

待等他们起身后,齐齐的喷出了几口鲜血,脸色顿时煞白了起来,不过暗下运息后,却又纷纷惊异了起来。

“怎么可能……”其余的侍卫满脸惊异。

分明看方才的家势,应给就死在后者的手里才对,可是除了吐口鲜血,他们并没有感觉到不适应,如若无事似得呢。

感应道了同样的问题后,四名侍卫面面相觑,竟然将目光齐齐的落在了封云修的身上,因为他们或许已经明白了,若非是后者手下留情,看恐怕现在他们已经都死在了对方手里。

事实的确是封云修手下留情了,因为目前来看,杀掉他们的话,对于封家是百害而无一利,既然要证明了上官正德的用意,那么就要从他们来入手了。

“以你们的实力,目前还不是本家主的对手呢。”封云修满脸的鄙夷。

说完就回过了头去,背对着他们表示,今日留下他们的性命,看来就不用回去对上官正德复命了。

言下之意,无非就是要软禁了对方,必定还要用他们来对付上官正德,乃是封云修没有杀掉他们的意思了。

那躲在偏厅里的慕寒烟,突然见到了眼前的封云修获胜,顿时就大喜了起来,暗下感谢了一番神灵后,便对着封云修跑了过来。

“云修哥哥,你不要紧吧。”慕寒烟开心的问道。

在她的心里,无论是谁被杀掉,都不是件好事情,如今既然封云修没有大碍,而那四名侍卫也没有死,乃是最好不过的结果了。

所以慕寒烟心中所开心的事情,就是能够看到两全其美的结果了,然而她却没有明白封云修的用意,不然也不会是如此的开心了。

“放心吧,他们伤害不到我的。”封云修笑着安慰道。

心中明白慕寒烟的心意,毕竟乃是始终在他身边,不离不弃的女孩子,就相当于是他的救星似得。

可是面前统领府的四名侍卫,却十分不是心里的意思了,对方的话十分明显,就是要将他们留在封家。

而他们前来的目的,就是要偷袭封云修的,虽然目的失败了,可也不至于被对方给擒住吧。

无论怎么说,他们都是东城统领府的侍卫,将来若是封云修追究了起来,必然会牵扯上统领府的。

虽说以实力而言,他们的确是计差一筹,不过在统领府的地位,却不比常人差多少,甚至早就有了保护统领府的意识。

如果是因为他们的失手,而导致了统领府陷入为难,就算是死掉的话,恐怕都不能洗刷他们内心的愧疚。

“我等技不如人,没有什么可说的,不过要想留下我们,也不是那么轻易的。”年长的侍卫怒斥道。

乃是四人之首,自然也是最接近上官正德的人,当然要偷袭封云修,事先肯定就有所准备。

何况上官正德又不是傻子,对付封云修的意图,无论是结果成败与否,都不可能留下线索的,不然最后就是想脱身的话,都未必能够做到了。

本来事先他们都是夜行衣的穿伴,不过却被封云修慧眼识珠,初次见面就给识破了,而且听后者的意思,似乎还是等着他们的到来呢。

故此那侍卫才决定,明人不做暗事,既然敢来的话就不怕别人知道,何况对方早就看出了他的意图,欺骗还有什么意思呢。

然而去没有想到,封云修却会打算留下他们作为人质,好将来回头对付上官正德,起码可以证明的是,并非他封云修挑起事端的。

不过听到那侍卫的表态,首先慕寒烟就好奇了起来,封云修明明都绕过了他们,怎么这些人还是不知死活。

“难道非得杀死你们,才肯就此罢手不成了。”慕寒烟嗔怒道。

平时见到那些面对生死的人,都是卑躬屈膝的求饶,翩翩是没有见到过他们这个样子的,感情就是求死心切呢。

毕竟慕寒烟不知道当下的局势,而且他们更加明白自己的处境,若是就此被杀死的话,事情就算是完了,若是存活下来势必会牵扯道统领府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