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章 危机四伏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何况上官正德脾气,统领府上下的弟子,都是十分清楚的,对待任务失败的弟子,向来都是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。

而他却偏偏是唯一的生还者,加上被封云修关押起来,即便是将来能够有幸逃脱出去,都未必能够保全自己的性命。

因为上官正德绝对是不会相信他的,很可能会意通敌造反的罪名,对其展开大规模的追杀。

虽然东城统领府的势力,眼下还没有封墨两家那么厉害,不过同样是可以追到对方,并成功的为所欲为。

既然是东城统领府的侍卫,就不会不了解这点事情的,曾经不知道多少这样的场面,都在他们的心中根深蒂固了。

故才会听到封云修的话后,决定极力的求死也不会屈服的,因为后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选择余地,若是投靠了封云修,肯定死的会更加快的。

毕竟到时候身份就不同了,有谁会护着一个背叛家主的卑鄙小人呢,何况封远萧的下场,即便那侍卫不是封家的,同样也是心里清清楚楚的。

可是眼见没有了反抗的能力,那侍卫其的突然仰面大叫了起来,声音之凄惨简直令人听后,整个头皮都发麻。

那封云修跟墨流滔是见的多了,自然不会有什么异样的,毕竟他们的能力就已经决定了自己的见识,可是反倒那两名墨家弟子,就不以为然了。

平时在墨无痕的身边,向来都是没有人跟违背他们意思的,不过自从来到墨流滔的身边,就开始身陷水深火热当中了。

莫说是生命就没有保障,甚至连同他们的下场,可能比之统领府的侍卫也好不到哪里。

故此见到了那侍卫的惨叫声,纷纷吓的脸色苍白,任谁都不敢在掉以轻心,不经意的心中升起了担忧。

“此人死有余辜,封家主何必要留下他呢。”墨流滔不解的问道。

毕竟听见了那人离开时的话,就感觉是要求死似得,而封云修却没有允许了他的要求,搞的好像是己方害怕了他们。

墨流滔不擅长心计,不过却明白面子的问题,不然期初也不会对墨家的两名弟子要就苛刻了,故此才开始怀疑封云修的决定。

“墨长老又不知,上官正德现在把不得他们都死在我手里呢。”封云修面色忽正。

将自己心中的猜疑都讲了出来,本来上官正德要他们来对付封云修,就没有打算让他们都活着回去。

毕竟留下了活口,就等于是给了封云修个借口,那上官正德也不是傻子,自然明白这个道理。

只是可惜了他的心腹属下,在对方的身手来看,就不难看出来,其实都是他所精心培养出来的侍卫,不然也不至于让他们都来吧。

听完了封云修的解释,墨流滔才算明白了过来,看来封云修是打算要对付上官正德了,留下了他府上的侍卫,也好是个不错的借口。

故表示明白的点了点头,封云修能够处处想到了他的前面,自然也就不必为其担忧了,何况对方的能力远远的超过了他,就算是担忧也没有什么用。

反倒是他们墨家就不以言语了,本来就指望着封云修呢,可是如今看来的话,对方的情况并不理想。

如果是放弃了封家而去帮助墨家,必然封家会沦落成为别人的盘中餐,即便是封云修舍得,恐怕墨流滔也不会答应的。

对于后者来讲的话,自然是想要抱拳两者的利益了,不然就算是留下了墨家的势力,同样也没有什么意思。

既然事情已经都交代清楚了,墨流滔自然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,于是就对着封云修请辞。

那跟随他过来的两名弟子见状,纷纷起身肃然起敬,毕竟在封云修的面前,他们就跟老鼠见了猫似得,浑身都感觉不自在,仿佛将要是大难临头似得。

而张明的伤势未愈,封云修也不想多耽搁时间,反正墨流滔依旧被蒙在鼓里,就是着急也不是急在一时的事情。

“既然墨家事务繁忙,本家主就不便久留了,期望回去问候墨家主。”封云修起身道。

因为都是墨无痕的主意,封云修担心墨流滔不会对后者讲,故此才会提醒了下后者。

凭他对墨流滔的认识,绝对相信后者是不会阴奉阳违的,恐怕回去就会直接的见墨无痕,将所见到的事情告知给后者。

其实不用他讲的话,墨流滔也会代为传话的,毕竟两者的关系非凡,怎么会没有相同的默契呢,于是就叫上了两名弟子,跟着他的身后走了出去。

不过就在对方走到门口的时候,封云修突然就叫住了他们,并将目光落在了那两名弟子身上。

“你们要保护好墨长老的安危,听明白了没有。”封云修叮嘱道。

说话的同时,嘴角流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,令人看上去竟然是那么的邪魅,包括两名弟子也都不敢直接去看了。

“一定!一定的。”

而墨流滔没有多想,因为他跟封云修的关系于此,只当做是后者对自己的照顾,便回头抱拳施礼。

“多谢封家主的好意,告辞了。”墨流滔满脸认真。

说完,就径直的离开而去了,并没有在多半分的逗留,相比较封家而言,墨家又何尝不是水深火热呢。

倒是封云修的心中想了很多的事情,故缓缓的回到了自己的作为上,渐渐陷入了沉思当中。

事先白万财离开的时候,故意的留下了一句子虚乌有的话,究竟是暗指了什么意思,封云修的心中百思不得其解。

因为他能够想明白,如果没有什么暗指的话,白万财绝对不会无聊到了那个地步,甚至还会有其他的事情发生呢。

可是纵观眼下的局势,就剩下上官正德跟封家的事情,闹得热火朝天了,其余的哪里有什么事情呢。

不过很显然那句话是针对墨流滔的,不然也就不至于是当着墨流滔的面前讲了,可是墨流滔不过是墨家长老,难道白万财会陷害对方不成。

可以说整个墨家,唯一被封云修能够看上的,就唯有墨流滔自己了,如果这个人出现了意外,可就等于是断掉了封云修的期望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