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5章 君子不趁人之危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要知道白展飞骨子里,可是十分傲气的人呢,先前的确是败在封云修的手下,令他感到脸面无光,不过却并不否认他本身的能力。

很显然换做是旁人的话,同样也未必能够斗得过封云修,无论是速度还是诡异的功法,后者总能够做出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而眼前的墨流滔,正是那晚的见证人,故此才不得不有所敌意,当他听见白万财的命令后,立马就感到了这里。

当然眼下的冷清局面,同样都是后者所为的,如今听完墨流滔的话,心中更加开始恼火了,分明就是鄙夷自己。

要知道白展飞也是白家的第二号人物,怎么能够如此轻易地任由对方打击呢,立即就怒火中烧,浑然忘记了他的来意。

“究竟能不能杀得掉你,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。”白展飞怒斥道。

先前就担心此人会以此要挟,如今看来果然就是这个样子,竟然会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里,感情就是因为自己不是封云修对手的问题。

为了挽回颜面,白展飞也没有任何的选择了,便满脸恨意的上前,作势就要跟对方交手,因为只有手下见真章,才能够保存颜面的。

反倒是墨流滔骇然失色,如果与此人交手的话,杀掉他自然是简单了,可是同样会因此得罪了白家,到时候白万财举旗来犯,不就是有个正当的理由。

不过看对方的气势,如果是不出手招架的话,恐怕还会死在对方的手里都没准呢,固然犹豫了起来,不知道该如何的动手了。

“既然阁下有心玩玩,本长老就奉陪到底吧。”墨流滔怒斥道。

感情已经无法躲避,便立即催动真气,迎面向着对方就冲了过去。

双方都是苏城的好手,既然要交手的话,势必就不是简单的气势,吓得两名弟子,连大气都不敢喘,纷纷闪躲在了旁边。

穿心退……!

白展飞凌空大喝,突然飞起一脚,夹着破风声响,就径直的冲向了墨流滔,单是以此来看的话,就足矣证明后者的能力,恐怕除了几名巨头外,再无人能够胜过他们了。

而对方身为墨家长老,又是术练师二品的身份,论实力自然不比对方差多少,眼见来人气势如虹,却也没有露出几分骇然模样。

“好厉害的气息。”墨流滔忍不住赞道。

只是嘴角挑起,并没有什么畏惧之色,随即便施展出真气,将气引用在了双臂上,上前就以十字手的姿势,抵挡了对方的攻击。

轰……!

空气中爆炸连连,双峰同一时间僵持在了一起,忽然墨流滔缓缓的抬起头来,对着白展飞流出了邪魅的笑容。

呼……!

看罢,白展飞忍不住骇然失色,他自己分明已经用处了全力,而对方的模样,仿佛是没有使出力气似的。

原因无它,正是因为跟封云修交手,暗暗受了些内伤,虽然后者不要他性命,却同样够他修养几天了。

只是听闻白万财要对付墨流滔,就没有忍住自己的怒火,立马就着急的跑了过来,原因就是要后者见识下自己的厉害。

毕竟败在封云修的手下,此人换在旁怂恿,生怕后者会将自己放走,目前的确是对付不了封云修,可是没有想到,就联通墨流滔都是这么历害。

“我说过了,你不是我的对手呢。”墨流滔语气冰冷的说道。

说着,已经开始转动真气,随即统统释放了出来,那白展飞早就是强弩之末,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了,顿时就被他给击飞了回去。

噗……!

一团血雾在空中飞起,白展飞尽管运功抵挡,却仍然吐出血来,整个身体就摔出了五六步远。

不过那墨流滔的脸色也不好看,虽说对方的实力本来就弱于他不少,可是偏偏对方拼死一击,仍然将他震退了两步。

在旁看战的两名弟子纷纷大惊,若是墨流滔死在后者的手里,他们怎么会放过自己了,立即就面带惊慌的跑了过去。

“长……长老。”年长的弟子紧张道。

而令名弟子则上前就辅助了后者,因为适才墨流滔的身体,隐隐有些晃荡,害怕在白展飞的面前跌倒,故此才不得不上前。

那墨流滔确实有些血气上涌的感觉,本来感觉八分力道足矣对付后者,却呃你有想到的是,对方居然远远不是他所想的简单。

如今见到那名弟子的机智,不禁满含欣慰的点头示意,毕竟危机四伏,若是他倒下的话,将来不堪设想了。

“哈哈,放心吧,此人虽然厉害,却也伤不到我。”墨流滔仰面大笑。

实则内心可不是这么想的,如果对方再来交手,后果将会不堪设想,不过碍于大局方面,仍然是死撑着到底了。

反倒使白展飞惊骇起来,适才经过交手才明白,对方的能力远远的超过了自己,如果再交手的话,没准非得死在这里不可了。

而且加上白万财的意思,无非就是要挑拨离间,并不是真的杀掉墨流滔,如今能够交手手,其实都是他心中的怒火所至。

猛然清醒了过来,方才明白了可怕之处,莫说他不是人家的对手,即便是能够杀死了墨流滔,他也不能够那么做。

虽然不明白白万财的心意,却清楚的记着,临行前的时候,白万财不断的叮嘱,千万不能对付墨流滔。

起初还是有些怀疑的,不过眼下却明白了,原来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,搞不好执意下去,还会被对方所伤呢。

“墨长老果然厉害,在下佩服的很。”白展飞狠狠的说道。

心中那个痛苦啊,简直跟拔了他的皮都难受,毕竟没有那么轻易,就被人连措两次的,如今果然够他为难的了。

而墨流滔听见了这句话,方才安心了下来,无意不是对方已经有罢手的意思了,不然也不至于会是这个样子了。

“君子不乘人之危,阁下有伤在身,不如就等你伤好,我们再来决斗如何。”墨流滔潇洒的说道。

因为他心中清楚的很,在斗下去必然受伤的是他,而四下到底有没有白家的人,目前都还是个未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