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2章 反了他了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封家主……”墨流滔犹豫起来。

事先全神贯注在白万财的身上,加上后者又没有任何的表态,自然是没办法回答墨无痕的话了。

因为关乎到了两家的将来,肯定用自己情绪去解释,必然是不能够正确的了,故此才满脸惭愧的表示。

“在……在下并没有见到封家主表态。”墨无痕缓缓的垂下脑袋。

本来让他代表墨家去探望封云修,无非就是要表示对后者的重视,如今居然墨流滔什么消息都没有带回来,如何能够让人不好奇。

莫说是墨无痕了,甚至就是连同墨流滔,都自行惭愧,所以才尴尬的垂下了脑袋,不敢抬头对视墨无痕的眼神。

“没见到封家主的表态……”墨无痕皱起了眉头。

感情并不是没见到,应该是不能告诉自己才对的,毕竟他么办有些不被外知的事情,没准将来就会出现什么问题呢。

那墨无痕如此的态度,难免会遭人的怀疑,何况还是与封云修对面交流,居然以看不穿对方的意思,来敷衍了墨无痕的询问。

“没错!白万财从中作梗,在下无法询问封家主的心意。”墨流滔汗颜无地。

其实也并非是他所讲的那样,确实白万财从中作梗不假,不过同样后者也不明白封云修的态度啊。

乃是封云修故意为之,若是当着他们双方表态,无疑不是给自己寻找犯法呢,搞不好对方调转枪头来对付自己,可就得不尝失了。

只是在墨无痕的心中,对方有非常多的嫌疑,纷纷都指向了对墨流滔不利的地方,比如是为了给封云修做掩埋了等等。

不过以目前的状况而言,即便是有了事实的证据,墨无痕同样拿对方没有办法,因为他的伤势根本不允许与人交手。

何况墨流滔乃是仅次于他的存在,整个墨家究竟有多少人被收买了,目前还是未知之数,若是搞得墨家从此分散两个派系,可就等于是给了敌人们机会。

墨无痕在城府方面,运用的十分到位,根本就没有给对方留下机会,即便是发现了墨流滔的不轨,眼下也便是微微一笑而已。

“既然墨长老有伤在身,那就快快调养去吧,待日后墨家还指望你能够主持大局呢。”墨无痕微笑道。

只是他和蔼对我笑容背后,隐藏着都是杀人的火焰,简直见墨流滔看做成为他的敌人,那里有肯放过的意思了。

或许目前不到机会,有没有足够的把握平息了墨家,毕竟墨无痕跟封云修不同,面对诸多的长老造反,仍然是可以力挽狂澜。

墨流滔则表示十分的感激,确实体内血气上涌,虽然不算是什么内伤,却也需要经过段时间调养才是。

“既然如此,在下不告辞了。”墨流滔起身施礼。

心中明白墨无痕的状况,若是执意留下来,非但帮不上什么,反倒会令后者担忧,从而耽搁了墨无痕的养伤时间。

那两名弟子见到后者要离开,连忙就上前跟在了墨流滔身后,或许是因为这两天习惯了,根本不用墨无痕催促什么。

而墨流滔同样没有反对,因为他心里明白,即便是否决了让他们跟着自己,墨无痕也是不会答应的,反倒不如就不表示了。

可是事为人愿,反倒是他不想拒绝的时候,墨无痕倒主动的叫住了那两名弟子,并表示因为他们出师不利,令墨流滔受伤了。

“虽然墨长老为你们求情,同样是活罪难逃。”墨无痕狠狠的说道。

毕竟乃是护国十三家后裔,施礼之大犹如城主无二,当然如此壮大的能力,必然是有足够的家法才是,不然将来出了问题,可不是常人能够阻止的。

准备离开的墨流滔顿时愣住了,事先本来是要化解这场尴尬的,却没有想到说了这么多,墨无痕仍然没有忘记的意思。

而墨流滔身为墨家长老,自然明白家规的重要性,好像是上官正德的统领府,完不成任务只有以死谢罪。

不过墨家不比统领府那般苛刻,却同样有自己的规矩,若是大家没有点约束,岂不是反天了,谁还会听从安排呢。

“在下期望家主给他们个机会。”墨流滔表示哀求。

却又不能左右后者的想法,便转身没有理会后者,径直的离开了家主府的偏厅,可能是回去养伤了。

反倒是那两名弟子,吓得顿时就收住了脚步,就像是墨无痕讲的那样,本来就是要保护后者的,却反倒连累了对方。

甚至白展飞出现的时候,他们竟然吓的慌乱了方寸,那里是大势力家族的弟子了,完全跟街头混混一样,都是软吃硬怕。

“家……家主赎罪!”

两名弟子跪了下来,因为罪责确实在于他们,若是不加以严惩的话,相必也不会服众的,故此纷纷颤抖了起来。

不过墨无痕并非是想要真的教训他们的,适才之所以那么说的话,无非就是要欺骗墨流滔,好让其没有太多的防备。

眼下既然墨流滔已经离开了,那么墨无痕就没有必要在装下去了,立即回头对那两名弟子表示。

“你们暂且起来说话吧。”墨流滔走过他们的身边。

说着话,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作为上,故缓缓的坐了下来,重新将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。

听完了后者的话,那两名弟子顿时感到了迷茫起来,分明对方就是要对他展开教训的,可是如今却没有要教训的意思了。

莫非是因为墨流滔的事情不成。要知道墨无痕可是没有松懈过的,如今从封家回来,后者的回答又如此的不尽人意,肯定是要怀疑起来。

于是那两名弟子缓缓的站起了身体,故卑躬屈膝的来到了对方的身边,由于顾虑对方没有发话,便让他们开始有些害怕了。

“不知……不知家主是否有什么事情要问的。”年长的弟子询问道。

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对方沉默,因为那样会令他们都感到非常的危险,即便眼下十分的畏惧,也只能够壮着胆子询问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