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7章 欲擒故纵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目前要若是要指望封云修是不行了,可是偏偏墨无痕自身难保,倘若白万财这个时候兴师问罪,必然会给墨家带来巨大的灾难。

尽管墨无痕对于墨流滔,乃是小人心度君子之腹,不过后者显然没有在意这些,反倒跟家努力的为墨家着想了。

身为墨家的长老,虽说平时并没有关心过墨家的情况,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,若是不用心的来帮助墨无痕,恐怕大家只回香消玉焚。

目光重新回到了那名弟子的身上,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必然是他带回来的消息,不然不可能会惹的墨无痕那么生气。

毕竟墨无痕数十年的伪善,已经在大家的心目中,落的极佳的位置了,隐隐达到了根深蒂固,就算是那弟子有什么作风问题,后者也不至于大动干戈的。

因此墨流滔果然的断定,此人就是带回消息的弟子,可能是见到了墨无痕大怒,方才被吓的浑身颤抖了起来。

如今见到墨流滔的出现,那弟子方才安心了下来,整个墨家弟子都清楚墨流滔的为人,如果不是大奸大恶之徒,墨流滔是绝对不会惩罚的。

况且目前情况来看,确实不是那弟子的责任,本来谣言称道是墨无痕欲图谋不轨,身为墨家弟子听到,那里还敢犹豫,更加不要说试探的问下去了。

事情的严重性,远远不是他们所听见的那么简单,倘若是因为那弟子的犹豫,而导致墨家的损失,肯定到时候也会惩罚的。

故此那弟子就没敢耽搁立即就回来禀报,却忽略了墨无痕的心态,听说他是慌慌张张的归来,顿时就火冒三丈。

对于他们这些下人而言,墨无痕的可怕之处,自然十分的清楚了,见到墨流滔出现眼前,并且还插手进来,那弟子顿时就起身表示。

“回……回禀长老,碍于严重性,小……小的没有查下去。”那弟子满脸惊慌。

虽然是回答墨流滔,却始终低垂着脑袋,并不敢抬头对视,深怕见到墨流滔的脸色,若是引起对方不满的话,恐怕就没有人能够救他了。

不过墨流滔并没有那么冲动,在心中已然明白了那弟子的顾虑,其实事情并不怪罪后者,毕竟是关乎墨家存亡的大事情。

倘若是因为那弟子的疏忽而耽搁了时间,肯定才会按照家规伺候的,因为事情瞬息万变,若是凭着他的能力,实在是没有应付的能力了。

“莫非是上官正德的意思……”墨流滔不解的说道。

回头看向了满脸困惑的墨无痕,因为除了墨家及封云修之外,就剩下上官正德知道内幕情况了。

而封云修是当局者,肯定是不会出卖自己的,至于那个上官正德,本来先前就表示的很模糊,甚至都有些模棱两可的意思,没准就是投靠了白家。

谁都知道白家乃是城主的地方,而封云修虽然壮大了起来,可是毕竟是个年岁不大的孩子,如果是上官正德看准了他们的无能,重新投靠了白家,也未必是不可能的。

起码在墨流滔的心中,是上官正德的可能性就比较大,且说后者的能力不行,加上对方又过于强大,如果是要借助白万财对付他们,同样也是有可能的。

可是墨流滔却不明白了,的确他有表示过白万财的野心,可是上次见到对方的时候,讲的都是要对付封云修的话,而且对方也已经对封云修下手了,不可能会同时得罪封云修,又来招惹墨家的吧。

除非对方是脑子坏了,要找到自己报仇雪恨,毕竟对付封云修的事情上,墨无痕做的事情确实过分,甚至连面都没有再见对方了。

可是因为这样就让上官正德记恨了自己,完全是没有道理的事情,莫说是白家不会放过他,甚至就连封云修同样都未必会绕了他。

为今之计,如果是没有墨家的帮助,恐怕上官正德也就不会安然无恙的生存下去了,没准就会成为第二个韩力也不一定呢。

倒是墨流滔的话,令墨无痕顿时就陷入了困惑当中,后者明明是跟封云修有奸计的,可是竟然去对封云修的事情,没有半点的知情。

难道是自己错怪了对方,还是墨流滔故意掩饰的,可是看对方的模样,却并不像是撒谎的啊。

心中不免有怀疑,不过回念想到,对方这两天养伤,并没有任何的时间出门,跟封云修之间也就没有任何的联系了,有点不知情也是应该的。

于是墨无痕又看向了那名弟子,并且表示让其再去调查回来,如果是在没有任何的紧张,必然就要家法处置了。

看的出来,墨无痕算是动了真怒了,不然不会在这里为难个弟子了,其实他最想的是亲自出马,可是碍于身份的问题,只要他出去了,恐怕就没有人敢声张了,到时候肯定是查无所获。

故此命令个没有名气的弟子,并且还要他不能够暴露自己的身份,这样的话自然就简单的多了。

而那弟子哪里还敢多讲个不字呢,立马就上前对其抱拳施礼,然后又对墨流滔点头示意,跟着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。

此刻的墨无痕,算是已经将问题讲明白了,无疑不是要让对方能够全力以赴,故此才用对方的生命威胁。

反倒是那弟子果然害怕了,能够活着总比死掉的好,虽然可能会有些不顺里,毕竟是要探听对墨家不利的消息,可是同样也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。

只是那弟子心中悔恨的是,如此难啃的骨头,竟然到了他的手里,就是换做任何人,恐怕心中都有不甘的迹象。

看着那弟子的背影离开,墨流滔忽然满脸忧虑的看向了墨无痕,让区区的弟子去探听消息,究竟是否能够做到,目前恐怕都是未知了。

加上对方既然敢来攻击墨家,势必就是有十足的把握,如果是后者因为大意,而着了对方的道,恐怕连活着回来都将会成为一个问题。

并非是墨流滔看不起自家弟子,而是事态的严重性太高了,恐怕也容不得有半点的闪失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