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0章 青年人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尔等鼠辈,竟然要逃。”两名侍卫前后夹击。

对付区区的寻常人,他们可没有半点的畏惧,毕竟不是白展飞那样的高手,不然恐怕也不会冒然上前来了。

心想先前在墨流滔的面前丢人过了,如今又不是个什么厉害的角色,反倒不如接着机会神气一番了,便毫无畏惧的走向了那青年。

而那青年不过是寻常人家的子弟,怎么可能敢跟墨家为敌了,不过是因为听来的消息,感觉能够在大家面前神气,才会招来这么多人胡乱捏造的。

可是人家如今就出现在他面前,哪里还敢有半点的神气,没准就会将他送上西天了。

“小……小的不敢了,以后绝对不敢胡说八道了。”青年跪在了地上。

口中不断的哀求着两名随从,见他们自称是墨家的弟子,如果稍有不慎的话,没准就会死在他们手里,怕死的未必是有能力的人,甚至连同平常百姓,都非常的怕死。

倒是他的举动,令莫留他的两名随从,顿时就感到神气了起来,因为从来没有人给他们跪过,如今看到眼前的青年求情,顿时就升起了莫名的成就感。

“你可知道我们都是什么人。”年长的随从上前询问。

嘴角带着冰冷的笑容,无疑不是为了恐吓那青年,同时给自己好长点身份,毕竟在墨家这么久了,除了教训墨家的弟子,从来没有对外面的人来过硬的。

如今跟着墨流滔出来的,就算是惹到了什么样的高手,恐怕也不用他们来背黑锅,起码调查妖言惑众的人,就是莫流通分内的事情。

方才他们就已经表明了身份,如今在继续的询问,未免就令墨流滔感觉有些张扬了,毕竟先前对付白展飞的时候,也没有见到他们如此的神勇。

现在不过是个寻常人,竟然就开始神气了起来,就算是墨流滔不恼火,同样也对他们印象非常差了,谁让墨流滔不是过于张扬的人呢。

“住手!”墨流滔顿时大怒。

虽然论实力而言,在整个苏城内,他的本领已经算是厉害的了,可是同样没有如此的张扬过。

对着面前的两名随从冷眼相待,跟着上前就扶起了那个年轻人。两名随从见到墨流滔如此谦卑,顿时就被吓了一跳,立即山前就代替了后者。

“长老,就让我们来吧。”两名随从低调了起来。

他们了解后者的脾气,如果是在那么的张扬,恐怕接下来遭殃的就是对方了,并不是面前的那个年轻人。

无意间,那年轻人听见了他们的对白,才算是明白了墨流滔的身份,本来看对方的穿着就不是寻常的人,加上墨家的弟子对其如此的恭敬,就更加的确定了。

不过却没有想到的是,来人竟然是墨家的长老,乃是仅次于墨无痕的存在,脚下顿时就开始发软了。

想到方才他当众说墨家的坏话,如今竟然被人家的长老给擒住了,哪里还会有什么好下场,可是出于本能的话,还是期望能够得到对方宽恕。

“墨……墨长老,小的有眼无珠啊。”年轻人惊呆了。

像他这样的平凡人,换做平时哪里有机会见到墨流滔这样的人物,翩翩今天在他说后者坏话的时候,竟然就被墨流滔给发现了。

奈何左右被两名随从搀扶着,不然的话他早就跪在了地上,怎么可能还会站在墨流滔的面前了。

然而,墨流滔却没有要追究的意思,毕竟要找到幕后的黑手,还是得从他们的身上入手,如果是杀掉这个青年的话,固然比较简单了。

可是杀掉了这个年轻人,将来必然会切断了线索,要想去寻找新的消息,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。

墨流滔既然能够成为墨家长老,必然也是有自己的头脑呢,起码处理这件小事情,还是手到擒来的,不然也不会亲自请命要追查这件事情了。

“放心吧,我不会杀你的,不过要问你几个问题。”墨流滔和善的语气说道。

为了就是不让对方害怕,还能够将他想知道的事情,彤彤都讲给他知道。

不过却令在旁的随从好奇起来,对方胆敢侮辱墨家声誉,就算是不杀死他,也应该给点教训才是,何故墨流滔要赦免了对方。

不解的看向年轻人,却发现对方满脸庆幸,适才的惊恐早就消失不见了,看来确实去除了对后者的忌惮心理。

“只要小的知道,绝对不敢隐瞒墨长老……”年轻人点头表示。

经过方才被两个随从搅局,那年轻人变得老实了很多,特别是左右受制,连动弹都不行,更不要说挣扎了,能够抱住性命就不错了。

得到这样的回答,墨流滔方才安心了下来,毕竟对方乃是清楚来龙去脉的人了,有他能够真实的回答出来,也省下不少麻烦呢。

“你们放开他吧。”墨流滔点了点头。

目光看向了左右的随从,其目的非常的简单,要对方讲出实情,势必就得让他得到安心,只有这样才能够使他放心大胆的说出来。

尽管不是那两名随从想要看到的结果,却同样不能违背了墨流滔的命令,不然在墨流滔盛怒之下,将他们给赶回去,结果可就出大问题了。

让他们来盯着后者,不外乎是墨无痕的主意,无非就是要监视后者,好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都能够了如指掌。

若是因为他们的缘故,导致墨无痕的计划失败,凭他们对墨无痕的了解,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说不定,后者因为担心事情外泄,到时候对他们痛下杀手,堂堂的墨家势力那么大,失去两名微不足道的弟子,还是没有障碍的。

故此对于墨流滔的话,甚至连半点的违背都没有,立即就抽身退出了事外,并且牢牢的守在年轻人身后,预防对方会逃走。

“说说看,方才你所讲的那些,是不是关乎墨家要对付白城主的消息。”墨流滔露出无奈的笑容。

竟然对着眼前的人直言不讳,甚至连半点的隐瞒都没有,若是给对方吓跑了,结果可就不好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