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2章 求个明白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旁的两名随从,顿时便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,看似弱不经风的年轻人,居然敢对墨家的长老无礼。

纷纷瞪大了眼睛看过去,却见年轻人的身体,已经飞在了半空,口中喷出的血柱,化作一道美丽的弧形,缓缓的落在了地上。

“岂有此理,竟然敢欺骗我。”墨流滔勃然大怒。

对方的举动,无疑不是说明,方才嫁祸给封云修的话,同样未必是真的了,若非是他反应及时,恐怕就已经遭到了毒手。

目光看向发呆中的两名随从,意思是要让他们上前查探。而两名随从见状,立马就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,故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。

年轻人受了对方一击,此刻安静的躺在地上,嘴中不断的喷出鲜血,即使看着有人接近,目前也同样无法起身。

“好大的胆子,竟然对长老无礼……”比较年轻的弟子怒斥道。

不过等看清楚了那年轻人的模样,心中顿时就骇然失色,原来刚才墨流滔的攻击,竟然将其给失手打死了。

见到他们僵立在原地上,墨流滔顿时就好奇起来,故满脸好奇的走了过去,却惊奇的发现,对方原来已经断息了。

“怎……怎么会这样。”墨流滔匪夷所思。

适才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,何故会那么不经挨打,或许是对方故意要求死的不成。

反倒令两名随从好奇了,对方承认是受了封家指示,足矣能够对其对质的了,可是偏偏居然就死在了墨流滔手里。

而且那年轻人临死前,居然还大声的质疑,声称是墨流滔要袒护封家,无疑不是证明了后者被杀的结果。

纷纷满来不解的看向了墨流滔,究竟他是不是故意杀死对方的,恐怕不用太多的解释,眼下也就已经分析出来了。

不过却因为对方的身份特殊,加上墨无痕只是让他们来监视对方,并没有让他们暴漏自己的意思,所以他们都是心中怀疑,脸上并不能够露出来。

只是那年轻人临死的时候,分明是叫的受了封云修的指使,无论如何都不是他们能够改变的,故此双方认同的是,乃是墨流滔故意为封云修开罪的。

“长老,看来确实就是封家做的好事情了。”年长的弟子表示。

特别是对于封云修,更加没有任何的好感,如果不是对方的话,恐怕他们也不用被墨流滔骂了几次。

的确墨无痕是怀疑墨流滔怀有异心,却毕竟是墨家的长老,目前来看他们还是不敢放肆的,反倒是对付封云修,就颇为不同了。

自从上次在墨无痕的面前,给封云修的事情添油加醋后,就不难看明白,对方已经开始怀疑封云修了,所以眼下就是要看看墨流滔的举止。

可是墨流滔并非是冲动的人,对方说是封云修的问题,乃是听了那人的说辞,并非是空穴来风的,没有理由跟人家生气的。

不过封云修的为人,他是十分清楚的,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翩翩就有人要诬陷封云修,其中的问题就不得而知了。

倒是两名弟子回答的干脆了,既然封云修是散播谣言的真凶,那就没有必要在追查下去了,赶紧回到墨家复命就是了。

毕竟他们是来跟着墨流滔追查消息的,同时还可以暗地里监视着后者,不过眼下看来十分的简单,就是封云修做的无疑。

而且墨流滔也是为了给其开罪,便想到了将其杀死的办法,起码没有人能够当面对质,也就自然不会有搬到封云修的证据了。

反倒令他们想到的是自身安全,眼下共有三个人,其中他们两个是听见了那年轻人的话,如果是后者要做什么事情,必然就不是他们能够阻止的。

何况如此的情况下,多半凶手都会杀人灭口的,即便是墨流滔这样的人,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,没准也会对他们痛下杀手。

双方相互的传递了个眼神,本来先前就有了默契,如今肯定能够明白对方的意思,纷纷向着墨流滔表示,眼下的消息确切,回去复命才是最大的问题。

原因就是赶紧回到墨无痕的身边,一来是可以邀功,二来是求到保命的目的,因为只要墨无痕,才能够救下他们的性命。

可是墨流滔却没有那样的打算,既然对方声称是封云修的作为,那么自然就是要登门造访了,如果不是的话,也好能够给后者开罪了不是。

“长……长老要去封家!”两名弟子骇然失色。

眼下的铁证如山,居然他还要回到封家,如果是被封云修识破了,他们肯定就会死在对方的手里了。

两名弟子并不是傻子,虽然能力低微了些,不过头脑还是非常好的,便不解的看向了后者,等会墨流滔给个满意的答复。

不过心中开始隐隐的升起担忧,封云修本来就对他们没有好感,倘若是这次过去的话,没准就会遭到对方了的毒手了。

何况墨流滔究竟是那方的人,目前不要说是他们了,甚至连同墨无痕在内,都未必能够弄得清楚。

万一中了他们的圈套,到时候死在了墨流滔的手里,等他回去随便的几个谎话,就能够欺骗了过去,反倒令自己似得冤枉了。

“没错,究竟是不是封家主做的,我想等去了便会知道了。”墨流滔点头表示。

并非是他怀疑封云修,而是因为既然摊上了封家,那封云修自然也有必要知道,不然将来倘若对方对付封云修的话,势必会令其中了圈套。

两名弟子欲哭无泪了,那封云修摆明了就是个奸诈之辈,或许只有墨流滔这样的废物,才会将其当做是自己的朋友。

如今种种的迹象,都开始指向他们封家了,墨流滔居然还要送上们去找死,可是也别叫上自己啊。

反倒是后者满脸的凝重,眼下事不宜迟,肯定不会给他们多做解释的,所以回头就向着封家的方向而去了。

至于身后的两名弟子,他心中明白的是,即便不用刻意的去知会,他们也同样会追着来的,毕竟乃是墨无痕的命令,如果贸然的回去,他们也是没有办法交代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