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0章 判者必死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整个局面再次陷入了僵局,双方均是满脸无奈的垂下了脑袋,墨流滔则缓缓的走到了旁坐上坐了下来。

反正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讲明白的,总不能够站在当场,始终都等下去吧,既然墨无痕有困扰没有解除掉,那么就等着他说话为止。

对于墨家的忠心,墨流滔是没有办法表明了,不过就看他眼前的做法,就不难能够想到的了,可是却偏偏弄巧成拙,至今都将墨流滔蒙在鼓里。

倒是那两名弟子留在了原地,他们甚至墨无痕怀疑墨流滔的想法,所以并不敢在这个时候,站在后者的身边,没准触怒了墨无痕,会将他们一并论法呢。

而且双方再次陷入僵局,并非是什么好兆头,没准那墨无痕的心中,已经有了杀墨流滔的想法,不过却碍于对方的确身手了得,才没有冒然的出手。

这些弟子能够脱颖而出,且混到了追随家主身边,其头脑必然不是简单的人物,不过是本身的能力问题,无法在跃近雷池罢了。

不过对付墨流滔的事情,必然就是他们能够突破的可能,如果是将事情办好,没准到时候墨无痕开心,就会给他们提拔的机会了。

可是同样也存在了不必要的危险,如果是事情没有办好的话,或者是他们的身份暴露了,无论是墨无痕跟墨流滔,任何一方都不会放过他们的。

故此针对眼前的情况,他们还是极为小心的,如果是出现了问题,可就追悔莫及了。

然而,墨无痕确实要对付墨流滔,却并非是眼下的时间,毕竟己方的伤势没有好转,加上先前服用了后者的丹药,感到浑身的真气开始蠢蠢欲动。

如果是这个时候他对墨流滔出手,结果只会引来封云修的报复,到时候恐怕死掉的还是自己,岂不是要让他们如意了不成。

既然墨无痕想尽了办法,就是要阻止他们的计划,必然就没有理由,看着他们将整个墨家都吞噬掉,所以心中还是在暗暗算计,如何稳住墨流滔才是重要的。

眼下见到对方坐在了自己的面前,必然就是有所准备,恐怕自己若是不松口的话,对方绝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既然已经容忍了这么长的时间,何必急在一时要除掉对方,故缓缓的抬起了头来,看向了旁坐上的墨流滔。

“不知道以墨长老的意思,老夫应该怎么处理的妥当。”墨无痕不解的问道。

心想无论对方说的什么,只要不是牵扯到自己的利益,那就暂时答应了他也好,起码能够给自己足够的时间修炼,到时候无论是封云修,或者是白万财,要想对付他墨无痕,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不过墨流滔留下来,乃是要听听墨无痕的意思,毕竟排除了封云修的可能,接下来的事情,他同样是不清楚怎么去做了。

敢于跟封墨两大家族为敌的,甚至连同白万财都要考虑再三,除了此人究竟还有谁那么大的胆子,不禁让对方为难了起来。

而墨无痕却突然将问题踢给了自己,难道是要考验自己的能力不成,可是除了找到封云修来解决,还能够有什么办法了。

奈何封云修却离开了苏城,就算是要寻找的话,恐怕也来不及了,毕竟那白家可不是能够等待的人,故此才满脸为难的摇了摇头。

“以属下来看,我们要面对的,恐怕是白家的白万财了。”墨流滔焦虑道。

试想白万财是什么人物,如今满大街都是对其不利的消息,而且还是声张着,墨家要趁机报复后者,白万财怎么可能会视而不见了。

至于究竟是不是封云修陷害了墨家,反正眼下已经无从考核了,与其在这个事情上浪费时间,反倒不如去想办法应付白家了。

其实墨无痕的心中也是同样的想法,白家的气势可能关乎到墨家存亡,而封云修就算是再坏,如今恐怕也不能够怎么样了。

所以某种的程度上,墨流滔的话他还是认同的,不过对方究竟是不是真心的帮助他,那么结果就很难说了。

白万财的事情的确十分要紧,可是却也十分的危险,如果是处理不当的话,很有可能会被其陷害的,到时候没准就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了。

以此推断的话,墨流滔并非是要帮助他,而是倒向要陷害墨无痕了,心中固然火恼了起来。

放过封云修,来跟白家作对,肯定会闹的两败俱伤,到时候封云修若是出现的话,恐怕就距离他大一统的时候,也就不会太遥远了。

可是毕竟是人家墨流滔的主意,墨无痕也不能够当面质疑,起码已经给他留下了充足的时间准备,也好能够趁机修炼才是。

“墨长老所言极是,既然如此的话,封家的局面,还有劳墨长老了。“墨无痕虔诚的表示。

对方跟封云修的关系非比寻常,乃至墨无痕没有跟封家来往的时候,墨流滔就已经开始跟封云修有交情了。

如果是要安抚后者的话,恐怕没有比墨流滔更加合适的了,若是连同墨流滔都说不动后者,恐怕就没有人能够林封云修如何了。

而方才墨流滔所表示的意思非常明白,要放弃追究封云修的意思,对于白家的情况是全力以赴,无疑不是说明,乃是封云修的主意才是。

毕竟墨流滔在墨家不少年了,可是却没有半点的作为,平时不过就是凭借着他术练师的身份,到了哪里都能够招惹道几分薄面。

不过先前那是太平盛世,没有人愿意在那个时候惹事,然而眼下的局面却颇为不同了,风雨欲来山涌,稍微有些本事的,都是不会退步的。

就像是封云修那样的高手,明面上看似与世无争,暗地里没准在打什么主意呢,就看对付墨家的手段就能够明白了。

可是墨流滔却没有那么多的想法,只当做是对方要对付白家,自然不能够分析掺和封家的事情。

而他跟风云休息如此的交情,恐怕也就不便跟对方说的太明白了,顿时就肃然起敬,起身满脸凝重的看向了后者。

“家主放心的应付就是了,只要能够用到在下的,必然赴汤蹈火在所不惜。”墨流滔拍着胸口表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