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 尸横遍野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难道你们都要目睹墨家于危难中而不顾吗。”墨流滔顿时大怒。

无论如何都是墨家的弟子,如果是墨家出现了不测,连同他们也会受到牵扯的,故此墨流滔才暴跳如雷,居然他们连同自己的安危都不顾了。

不过事情远远不是他所想的简单,唇亡齿寒的道理,他们不会不明白的,只是如果是他们能够左右的事情,肯定会全力以赴。

翩翩此次的意外,并非是他们能够抉择的,就算是有心要制止,恐怕都是无能为力,故此才选择了退避。

倘若不是墨流滔回来的及时,恐怕他们已经开始商量着离开墨家,从此各奔东西,再也不回来墨家的地方了,毕竟保住性命才是最要紧的。

气的墨流滔暴跳如雷,可是目光横视眼前的诸位弟子,却没有任何人敢与他对视的,纷纷垂下了脑袋,均是满脸的苦恼。

现场的气氛顿时凝聚了起来,倒不是因为墨流滔的迟疑所致,而是众人心中的犹豫,毕竟事情关乎到了墨无痕,稍有不测的话,他们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。

这些弟子虽然都是经过风浪的人,可是有谁愿意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呢,毕竟墨无痕的心性已经大变,谁都弄不准会出现什么问题。

于是就有名不怕死的弟子,上前对着墨流滔表示,如果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请移步到练功房,到时候自然就知道深浅了。

“练功房……”墨流滔颇为好奇。

乃是墨无痕平时练功的地方,即便是身为长老的自己,都没有权利接近半步,怎么会有什么意外了。

或者是来人去捣乱了,又或者是墨无痕练功的时候,出现了什么意外不成,所以才导致成为了今天的局面。

要知道那股强大的气息,乃是墨流滔始终都没有见过的,他没有白万财见多识广,自然不明白其中的原委,所以心中的疑惑多不胜数。

“没……没错!长老去过便会知道了。”那弟子装着胆子解释。

可见他们对于方才的事情,已经畏惧到了极点了,不然总不至于见到了墨流滔,还会有如此大的顾虑,毕竟墨流滔也是墨家的巨头之一。

不过对方既然不敢说,那么他也就没有强迫的必要了,故此才缓缓的上前了,目光凝视着方才说话的弟子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有你前面带路吧。”墨流滔语气冰冷的说道。

关乎于生命危险的事情,自然是不能掉以轻心了,可是他们如此没有责任的做法,却令墨流滔感到不爽。

墨家不过是出现了一点的意外,他们就已经被下成了这个样子,如果是出现的问题多了,岂不是更加的危险。

到时候不用外敌来攻击自己,恐怕墨家的势力便会不攻自破,毕竟这些弟子都已经不再是曾经敢作敢当的人了。

“我……”那弟子迟疑起来。

回头看向身边的同伴,却见对方纷纷垂下了脑袋,并没有一个人肯为他说话,或者是要帮助他的。

心中顿时感到了绝望,居然没有想到的是,大家会在为难的时候,选择了沉默的面对,对于自己的事情,竟然是冷眼旁观。

什么往日的兄弟情义,跟铁好的哥们,心中顿时就万念俱灰,于是无奈的苦笑了起来。

“既然长老提议了,那在下就赔上性命又何妨了。”那弟子豁然道。

虽然没有指责大家的举止可耻,不过却暗暗讽刺了他们的做法,实在是令人感到无比的绝望。

当然了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那墨流滔还不清楚呢,不过看见大家的表现,就不难明白非常的严重。

而说话的弟子如此的表现,不禁令他感受到了安危,毕竟墨家还是有忠义的弟子,心中暗暗发誓,如果是能够将这一切解决的时候,必然会给对方提拔的机会。

“放心吧,有本长老在,绝对不会让人伤害到你的。”墨流滔坚定的说道。

可是看向了其余的几名弟子,心中汗颜至极,比如他们这样的人,即便是墨家没有,也不会有任何损失的。

说完,便狠狠的怒视了他们两眼,跟着便由那弟子带路,径直的往练功房的方向而去了。

由于是墨无痕日常练功用的地方,所以便建立在了后院的位置,毕竟那里比较安静,不会有人去打扰到他的。

可是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,穿过了前院的厅堂,环没有来到后院的时候,竟然就被后者发现,空气中弥漫着严重的血腥味道。

“长老,您要做好心理准备了。”那弟子回头提醒。

已经开始紧皱起了眉头,想必定然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才会对墨流滔提醒的。‘

不过闻到了那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,墨流滔就已经意识到有些问题,并且越往里走,就越能够感觉到那股血腥,已经开始变的浓烈了起来。

“究竟是死掉了多少人,怎么可能会有如此严重的血腥味。”墨流滔暗自好奇。

不过等他来到了后院,却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哪里是说死掉了几名弟子的事情,简直就是尸横遍野了。

青石地板上,道处都是血迹,犹如是血流城河,简直就是人间炼狱,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情况。

而且就连同练功房,都已经被强大的力量震碎,现在犹如废墟似得,散在地上令人看后不禁心寒。

练功房自然是要阻隔外界的干扰,跟练功者的气力,可是居然能够严重到了这个地步,无疑不是说明受到了强大的攻击。

不过究竟谁有如此的本领,不禁成为了墨流滔好奇的问题,即便是白万财的话,恐怕都未必有这样的本事才对呢。

可是偏偏这一切都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就算是不相信,恐怕最后都没有狡辩的了。

“这…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墨流滔不解的问道。

说着,目光落在了那名弟子的身上,恐怕只有这个年轻的弟子,才能够回答他的问题了,其余的人犹如是个无事人似得,根本就不会操心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