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9章 来的正好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寂静的深夜,借着月光的银辉,不难看清楚周遭的事物。

特别是对于墨流滔这样的高手,视觉早就超出了常人的几十倍,地上正在凝固的血迹,怎么可能会逃过他的眼睛。

夜风不断的吹起,拂过地面上零碎的尸体,掺着令人作呕的血腥,不断充斥着人的鄙夷,简直令人毛骨悚然。

此刻的墨流滔,犹如是见到了绝望似得,脑海中不断闪现出无数个念头,难道是墨无痕走火入魔,还是有更加厉害的高手来过。

毕竟外界舆论的背后,均不知道是谁的主意,说是有高手匿藏在大家的背后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
不过能够当着墨无痕的面前,能够做到如此的高手,恐怕也就是太危险了吧,毕竟墨无痕就已经是难得的高手了。

若是用对方来攻击后者所致的,显然不能被人接受了这个猜疑,可是说道是墨无痕的,倒是令人开始有些怀疑了。

毕竟墨无痕最近的时间,举止都非常的可疑,虽然表面上的确是有伤在身,可是言行举止却令人难以捉摸,没准就在暗地里打算什么主意了。

可是即便是墨无痕有任何的主意,对待自己的弟子,也不至于要这样的狠毒吧,莫说是十多条弟子的性命,眼下恐怕不止是十几名弟子那么简单了。

只是他们都已经被撕裂成为了碎块,根本就无法去仔细的考证了而已,心中不忍的看向了那名弟子。

“究竟发生了什么,你可以如实的告知的。”墨流滔凝重着脸色。

似乎分分钟都有要杀人的节奏,毕竟这些都是墨家的精英弟子,突然遭遇了史无前例的打击,身为墨家的长老,怎么能够不伤心呢。

倒是那名弟子,到了如今的地步,早就开始心灰意冷了,什么墨家的将来,或者是自己的前程,早就抛弃到了旁边。

“实不相瞒,这些被杀死的弟子,都是来保护家主的。”那弟子凝视着地上的尸体解释。

旁人不敢说出实情,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危,可是如今的局势已定,他也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。

毕竟墨流滔平时给他们不少帮助,就看在这份恩情上,也应该要报恩的才对,所以才没有隐瞒真相的意思。

“既然是保护家主,怎么会遭到了毒手呢。”墨流滔开始有些不解了。

的确那些人都是保护家主安危的弟子,可是既然是来保护家主的,又没有外敌的入侵,不可能就死的如此惨烈吧。

何况现在就连同墨无痕,都消失不见了踪影,墨流滔如何能够不着急,无论怎么样墨无痕都始终是墨家家主,失去了家主的墨家,肯定会树倒猢狲散的。

而且方才就在他进门的时候,已经就发现了,大家看架势早就有了逃亡的意思,无疑不是说明发生的事情,彻底威胁到了他们的生命。

可是那弟子所了解的,根本就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,原来方才墨家上空出现怪异景象的时候,那些负责保护家主安危的弟子,就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。

所以没有来得及招呼大家,就齐齐的冲向了后院,其目的就是要保护家主的安危,好能够有任何危险的话,都是他们来解决的。

不过这次却十分的例外,非但没有任何的危险,而且整个练功房都安静的可怕,只是凝绝在上空的气息,始终没有散去的迹象。

很快那些弟子就明白了原因,可能是家主正在修炼极其厉害的功法,所以就原地待命,纷纷围在了练功房的附近,就是担心会有人这个时候来捣乱。

要知道出现了这样的情景,肯定是墨无痕练功到了顶级的阶段,所以不容的有半点的马虎,倘若是真的出现了问题,到时候依旧会是他们这些弟子的责任。

可是没有令他们想到的是,墨无痕所练的功法,远远没有他们想象中的简单,就在事情快要结束的时候,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,从练功房中破体而出。

跟着和上方的气息融为了一体,不消片刻那些气息,就统统被吸入了练功房内。

诸位弟子关心墨无痕的安全,纷纷上前欲要询问,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练功房突然爆炸,跟着从里面就走出了白发老者。

“等等……”墨流滔忍不住打断了那弟子的下文,并且不解的问道:“什么走出个白发老者,难道练功房里的,不是我们的家主。”

墨流滔越听越糊涂了,明明就是墨无痕才有进入练功房的权利,怎么反倒会走出来个白发老者了,如此变故甚至连同是谁恐怕都接受不了。

可是那弟子并没有讲完,并且没有理会墨流滔的质疑,继续的往下讲述了下去。

期初大家看见了白发老者后,均是满脸的骇然之色,虽然从外形上看着那人十分的怪异,可是不难分辨出来,就是他们的家主无疑呢。

猛然遭逢如此大的变故,令在场的所有弟子都为之动容,却又关心后者的安全,于是就主动的上前询问,看有没有其他的状况发生。

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墨无痕突然仰天长啸了起来,众弟子见状纷纷大惊,齐齐的向后暴退了回去。

不过仍然是没有躲过噩耗,那墨无痕犹如是发狂似得,以讯不及耳的速度,杀死了现场所有的弟子,之后便扬长而去了。

听着墨流滔骇然之极,居然地上的这些尸体,都是被墨无痕所杀死的,而且手段还是如此的残忍,简直是丧心病狂了。

此刻回忆起来,怪不得自己在门外见到的弟子,居然成为疯疯癫癫的样子,原来都是因为目睹了全部过程,被活活的吓成了那个样子。

到了如今,总算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是墨无痕为什么会成为这个样子,不禁成为了他心中包袱。

也就是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,突然外面惊慌失措的跑进来名弟子,居然就是先前跟最墨流滔的年轻弟子。

“墨……墨长老,家……家主有请……”那弟子魂不守舍的表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