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4章 另有乾坤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城封家的大殿内。

见到了手中纸条上的内容,现场的气氛顿时就凝重了起来,特别是封云修的眼神,简直连杀人的冲动都有了。

即便是连同张明看见,心中都不禁暗暗惊心,得是多严重的事情,倒是连同封云修都动了杀意。

要知道,按照封云修平日的脾气,可是从来没有过如此冲动的,不过就是为了些小事情,才有有些肝火,却也没有如今的严重。

一股无形的杀意,瞬间就从封云修的身体冲脱出来,本来就只有五步之远的张明,顿时感到了浑身冰冷。

整个大殿上的温度,似乎凭空降低了好几度,令人不得不肃然起敬,特别是满脸无辜的张明,不解的看向了对方手里的纸条。

那是封云修从哪里得来的,就不得而知了,不过可以明白的是,上面所记载的文字,乃是封云修所紧张的问题。

“难……难道墨流滔他……”张明收住了声音。

心中隐隐的答案,却并不敢继续的猜疑下去,深怕不幸被他言中了,那墨流滔可就太过冤枉了。

乃是心想上面告知封云修,墨流滔生死的原因,毕竟此刻不是寻常的时候,究竟对方会是怎么样,他不会猜不到的。

若是真的墨流滔遭遇了什么不测,恐怕连同封云修在内,都会内疚一杯子的,毕竟都是他们陷害了墨流滔。

虽然是善意的陷害,无非就是要让对方看清楚墨无痕的为人,却若是因为这个,而导致对方丢掉性命,那不是陷害还是什么了。

连同封云修在内,心中依旧是无法平静下来,不过并非是那张明所想的那样,因为那纸条上写的清清楚楚的两行字。

“长老遭难,血腥屠杀。”

尽管只是简单的八个字,可是看在封云修的眼中,已经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经过,不然也不至于是如此的着急。

啪……!

那封云修扬掌将纸条拍在了按几上,跟着回头满脸愤怒的看向了张明,并且对其表示。

“可恶的墨无痕,若不出掉的话,恐怕天理不容了。”封云修狠狠的说道。

可是看在张明的眼中,就有些疑惑不解了,究竟纸条上面写道了什么,于是就过去缓缓的拿起纸条查看。

幸好先前他心中做好了准备,认为墨流滔会出现什么不测,可是看见了纸条上的前四个字,就已经明白了墨流滔的现状,恐怕还是安全的。

不过那后面的四个自己‘血腥屠杀’却并不是他能够理解的了,难道是提醒封云修,墨无痕要对付封家不利的消息不成。

可是既然封云修能够安然无恙的从墨家回来,就说明对方没有现在出手的意思,反正起码封云修此刻还是安全的。

显然张明的脑子有些不好用了,竟然看着最后的四个字,张口结舌的,半响没有所讲出话来。

故小心翼翼的看向封云修,却见后者依旧阴沉着脸色,便明白已经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,所以即便是问出来,恐怕也是给后者徒增烦恼。

“纸条是墨家的小厮,偷偷递给我的,上面内容已经说明白了一切了。”封云修无奈的语气解释。

的确墨流滔遭难,是他们所能够预料到的问题,可是墨家浓烈的血腥味道,却令封云修没有想到的是,竟然是来自一场屠杀。

而且还是在墨家的府内,恐怕消息已经异常的明显,就是那墨无痕所干出来的好事了,得死伤多少条性命呢。

怪不得白万财先前提到,墨家唯一生还的见证者,已经被吓的神志不清,却最后仍然难逃厄运,被对方给狠心的杀害了。

那墨无痕种种的迹象,无疑不是丧心病阿狂,达到了天理难容的地步,即便是封云修恐怕都不能够容忍下去了。

可是详细的解释,封云修就感觉非常的疲倦了,而且张明此刻仍然是以修炼为主,其余的事情还是不要干涉的好,不然必将会成为他的障碍了。

倒是张明也并不糊涂,既然是那墨家小厮给的消息,势必就是要告知封云修实情,即便是不用考虑墨流滔,就凭后面的四个字,同样也是能够弄明白结果的。

即使没有封云修所料知的那样精确,不过仍然是明白了墨家的处境,不然那血腥屠杀四个字,就没有必要存在了。

由此可见,墨无痕已经失去了人心,恐怕连同他整个墨家的弟子,都不期望继续的追随他了,故此也算是给了大家除掉他的可能。

却要如何的除掉墨无痕,不禁成为了张明心中的困扰,毕竟对于他来讲,墨无痕是在是厉害的不得聊了,己方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。

“看来我要去夜谈墨家,才能够掌控了全局的方向了。”封云修大胆的决定。

如果不先了解墨家的情况,对于眼下他所能够掌握的消息,根本不足以对付墨无痕,没准后者的心中,已经开始陈酿什么计划了。

特别是在墨家的时候,墨无痕听见自己表示三天时间,就去找出背后造谣的凶手,立即就露出了兴奋的模样,可见对方已经蠢蠢欲动了。

“什么……”张明骇然失色。

要去墨家打探消息,该会是多么危险的举动,的确封云修的修为,让他十分的相信,可是却不至于说,连同目前的墨无痕,都拿他没有办法吧。

毕竟后者的实力,那张明是清楚的见识过了,身上所带来的戾气,恐怕都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,哪里能够轻易的在对方眼皮子地下游走了。

可是没有等到张明出口阻拦的时候,大殿之外突然传来一声打翻东西的声音,跟着就是女子的惊呼声,彻底打断了他们的思路。

“寒烟……”封云修好奇的起身。

缓缓的走下了座位,向着蹲在地上收拾碎茶碗的慕寒烟走了过去,想必对方是听见了他们方才的对话,出于关心为目的,结果就被吓成了这个样子。

毕竟慕寒烟对封云修的情谊,大家是有目共睹的,怎么可能会忍心见到封云修,做那样冒险的事情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