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3章 尔等废物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难道你们交手,就没有惊动封家的弟子不成。”白万财满脸的鄙夷。

输了就是输了,何故要给自己找那么多的麻烦,导致所带回来的信息,全部都乱了套了。

幸好那白万财的机智,不会相信前者的话,心中自然已经按照对方的话,形成了自己的规模。

不然真的是按照他的话去做,必然会败在封云修的手下,而且还是输得很惨的那种,果然不知道是封云修太聪明,还是白家侍卫太糊涂了。

若是换做白万财决定的话,肯定能够分分钟就消灭了眼前的弟子,相信那封云修同样是可以做到的,可是却偏偏没有那么做,反倒给人放了回来。

白万财顿时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意,好个厉害的封云修,竟然能够识破自己的计划,并且还成功的利用了自己。

就拿李俊侯的事情来讲,究竟封云修为什么要让自己知道,心中就奇怪了起来,毕竟那封云修是带有身命的人呢。

外界的舆论若是没有了断的话,恐怕他们都不会得到安宁的,可是真的被他给平息了,到时候恐怕就是三方决裂的时刻了。

起码封云修不会放眼看着,自己的势力被墨无痕慢慢的蚕食掉,到时候即便不用自己邀请,那对方自然也会加入战斗的。

“那前往墨家的探子,此刻有音信回来吗。”白万财不解的问道。

自从那侍卫奉了他的命令,离开了城主府后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,像是人间蒸发了似得,即便是没有任何的消息,也应该回来通知自己。

或者是让其他的人,回来给自己带信,起码能够让自己知道,墨无痕究竟有什么行动了,也好方便安排下步的计划。

目前为止,眼前的侍卫已经带回来了两次消息,尽管最后这次彻底推翻了先前的变故,起码能够让人知道,他还有个音信呢。

倒是那前往墨家的探子,已经有了昼夜的时间,就算是没有见到墨无痕的人,也应该是有了什么外界的舆论消息。

可是偏偏令人着急的是,对方竟然死活没有任何的消息,不禁让白万财暗暗担忧了起来,心想会不会有什么意外了。

要知道墨无痕的手段残忍,那白万财可是见识过的,寻常根本就没有资格接近对方,哪里会有探听消息的事情。

而且对方比之封云修还大为不同呢,起码封云修还有明智的理智,可是墨无痕完全被魔性掌控,遇见白家侍卫的话,岂会甘心的放过了。

倒是那伏在地上的侍卫,听到了自己同伴的问题,也是满脸困惑的摇了摇头,并非是他不关心其他的同伴安危,而是根本就没有机会去理会。

区区的张明,就已经不是他能够应付的了,在加上封家的封云修,简直是要了他命的节奏,哪里有时间分心去照顾其他的人。

何况墨无痕的情况,他们也都十分的了解,如果是人去的多了,肯定会被对方给发现的, 到时候恐怕会更加危险的。

“属下从未听说那探子的消息。”那侍卫表示道。

大家离开了城主府,就开始各司其职了,如果是距离较近的话,还可以互通消息,可是如此的距离,肯定是没有办法做到,能够相互交换消息了。

而且双方所要暗访的对象,都是苏城的巨头,就算是不用对方去叮嘱,他们也不会掉以轻心的,除非对方是使用了卑微的手段。

就像是封云修那样的人物,竟然还有要对他们撒谎的意思,倒是那侍卫每每想到,心中都十分的不甘。

那白万财顿时感到了惊慌,对方竟然任何人都没有消息,难道不是说他已经遇到了危险了,或者遭到毒手了不成。

既然是想不明白,也没有任何的消息了,那白万财自然也就不会浪费自己的时间了,于是挥了挥手,脸色依旧凝重的问道。

“连日来,你可有见到封云修的举动,比如去调查外界的舆论了没有。”白万财目露期望。

问那侍卫的时候,连他自己的心里都害怕,毕竟对方已经被识破了,不可能在回到封家的附近,可是如果先前没有任何的消息,那么可就是枉费心机了。

不过那弟子并没有让他失望,低头沉思了片刻,顿时就想起了交手之前,那封云修竟然离开过封家。

“不错!封云修确实离开过封家,而且是去了墨家的方向,不过那是刚才不久的事情,就在属下被识破之前……”那侍卫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小心翼翼的看向眼前的白万财,深怕触怒了对方,到时候在回头来惩罚自己,毕竟此次失败,出了封云修的原因,就是他本身的问题了。

无论换做是谁,只要是个明眼的人,都能够看得出来,他急于成功,却中了封云修的圈套。

倘若当时没有任何的想法,只听从了白万财的叮嘱,必然就没有任何的事情了,起码不会有任何的损失。

可惜眼下回想起来,都已经为时晚矣了,哪里还有时间给他后悔的机会了,目前的伤势恐怕都够他休息些天了。

“如此说来,封云修是去见墨无痕了,或者是救墨流滔为目的的。”白万财惊骇道。

对方是什么身份,自然是不必多讲了,何况墨无痕要对付自己,势必就要让封云修保持旁观的角度,故此这个可能是有了。

不过同样来讲,先前封云修就提醒过自己,要自己记住放过墨流滔,无疑不是说明了他们的关系。

如今墨无痕丧心病狂,肯定是有了前去救人的打算,不过既然探子没有说是干什么的,必然也就是对方失败了,导致最后功败垂成而归。

“看来你们都有了打算,老夫也不能够闲着了。”白万财缓缓的起身。

说着,对那侍卫挥手示意,毕竟是不可多得的侍卫,受伤了也怪可惜的,就没有过多的责怪,命令对方先回去养伤了。

而他则僵直的站在大殿之上,目光坚定的看向远方,故若有所思的点着头,位置正是东城统领府的方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