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8章 胡言乱语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难道是老夫讲错了什么不成……”上官正德顿时好奇起来。

对方来到统领府,无非就是要拉拢上官正德,还能够在将来的时间里,站在他的阵线上,最后导致不会出现任何问题。

从而有了上官正德的帮助,即便是封云修日后翻脸的话,白万财也是不会有那么多顾虑的,毕竟己方拥有两个统领府的施礼,其声势之大根本不是常人能比的。

反倒是那墨无痕却不一概而论了,对方成功彻底的激起民愤,即便是将来不用人家报复,恐怕封云修的面前,他都仍然生存不下去。

自然就不要说,目前各方的势力云集,暗中都是要除掉墨无痕为目的,可惜却没有人能够做到,甚至连同旁人都忍不住的暗呼可惜了。

反倒是上白万财的表现,令后者竟然好奇了起来,此人究竟是什么情况 ,来的时候竟然跟此刻相比较,根本没有相同的地方,倒是前后有些矛盾了。

不过碍于担心,对方重新拾起了方才的话题,那上官正德即便好奇的很,却也无法敢于面对问题,最后只能够乖乖的点了点头,算是回应了对方的话。

“不知道上官统领,往日后可有什么准备了没有。”白万财满脸凝重的问道。

须知对付墨无痕怒视简单的事情,甚至连同封云修,都未比会有把握的,如今跟着上官正德联手,恐怕也是迫于无奈。

而对方何故没有选择自己,那白万财的心中,恐怕是非常明白的,无非就是要有称霸的野心,担心自己会趁机抢夺功劳呢。

可是上官正德就较为不同了,无论最后是谁坐上城主的位子,结果都是他安稳的保护统领府,所以对于是谁来做城主,肯定是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并且就看目前的局势而言,如果是多找一个靠山的话,起码上官正德保障就多了一些,不难想到后者要跟自己讲这些的原因了。

倒是白万财的问题,令上官正德开始有些捉襟见肘了,本来就是临时的谎言,没有想到后者却问出了这么多的问题。

而且还都是有关于封家的消息,那封云修本来就跟他有芥蒂的,哪里会通知他自己要做什么,开始蛮对后者的回答,却渐渐陷入了沉思当中。

“并非老夫是有所隐瞒,而是目前的局势而言,恐怕还是再看看说吧。”上官正德满脸正色的表示。

心中哪里有什么主意了,如此的说法,不过是为了要搪塞后者而已,并且还暗暗祈祷,可不要在追问下去了,若是在问下去,势必会露出马脚的。

可怜的上官正德,本来也是比较粗狂的人物,竟然眼下被形式所迫,不得不低头对其撒谎。

不过也就是这样的证明,才能够知道上官正德撒谎的 天分,原来他也能够环环相扣的撒谎,并且还能够骗过面前的百万财。

其实即便是不用上官正德讲明白,那白万财的心里也是非常清楚的,毕竟是在墨无痕的手里吃过亏,对方究竟是多么的厉害,自然是不必多讲的。

可是现在对于后者而言的话,那上官正德无疑不是代表了封云修的话,只要他说在等待时机,白万财自然也就放心了。

不过来到了人家的地方,起码得有套说辞才对,不然岂不是被后者追问起来,反倒是自己觉得没有理了。

整个统领府的大殿之上,顿时就陷入了僵局,双方心中不断的开始猜疑,究竟对方是有什么目的的。

期初白万财的确是来劝说后者的,可是见到对方竟然有封云修作为靠山,于是就放弃了先前的打算。

毕竟眼下是墨无痕当道,究竟那上官正德选择了谁,都不再是重要的事情了,只要结果能够成功的达到他的预期效果,自然也就是可以的了。

然而,白万财思索再三后,突然就抬起了脑袋,并且向其问起了李俊侯的情况,毕竟后者跟封云修的关系不浅,可能会有些风声也不一定。

这件事情自从昨夜开始,就成为了白万财的心病,因为他苦思冥想,即便是想破了脑袋,最后都无法明白,到底后者是再怎么回事。

按道理来讲,就凭白万财对李俊侯的认识,他绝对不会屈服在任何人之下的,即便是封云修的能力多大, 最后都未必能够欺压住后者。

起码这么多年来,自从南城统领流落到了后者的手里,虽然没有太大的作为,可是却也没有任何的损失,无疑不是说明李俊侯的机智,完全能够驾驭个大巨头。

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,会不会有什么问题,也未必是可知道的事情了,起码那探子带回来的消息,未必就是可以信任的。

岂知被上官正德,听见了李俊侯的名字,吓得顿时就露出了惊慌之色,毕竟他也在好奇李俊侯的离开。

若是没有什么大事情发生,恐怕那李俊侯绝对是不会擅自离开的,能够将统领府经营这么多年,肯定就不是容易的事情了。

“请……请赎老夫无礼,那李俊侯究竟去干什么了,老夫确实不明白。”上官正德的脸色苍白。

似乎是有什么可怕的事情,或者有什么难言之隐,没有办法对后者将其,可是他的心里是最为明白的,自己环没有消息呢,怎么能够回答对方呢。

先前讲了那么多,不过都是信口胡诌的,只是那都是不打紧的事情,全部属于是比喻性质的问题,所以才不会被人戳破的。

不过那李俊侯的情况就不以为然了,究竟人家有没有收到什么消息,他怎么是会知道的呢,倘若说错了的话,肯定会被当场揭穿的。

而那白万财见状,也没有继续的逼问下去,因为他心里明白,即便是问下去,最后未必就有答案等着他了。

于是缓缓的笑了起来,忽然起身对着上官正德告辞,毕竟他要知道的消息,眼下都已经明白了差不多了,自然就没有必要在等下去。

那上官正德可不敢怠慢,立马就起身相送,最后送走了白万财后,他便已经被吓的瘫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