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9章 不请自来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难道都被老夫言重了不成!”上官正德暗自寻思。

突然发现他不明白城主到访,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,岂会这般匆匆就了事了,可是说是因为自己方才所言,却又没有依据。

不过很显然,那白万财就是来拉拢上官正德的,只是对方的意思,似乎已经跟封云修联系上了,碍于大局的缘故,最后还是放弃他的决定。

倘若是因为上官正德,导致封云修对此事,干脆就撒手不管了,最后损失最大的不换是城主府嘛,搞不好连同整个城主府,都会沦陷了进去。

那白万财必然不是常人能够相比的,绝对不会做错因小失大的事情,所以既然封云修表示要对付墨无痕,那么就没有招惹他的必要了。

起码要对付封家的话,也得等到合适的机会,好最后能够有了完全之策的保障再说了,这就是观大局者的心态。

只是没有想到的是,那上官正德的几句谎话,无非就是要给自己开脱的而已,根本就不是封云修的什么主意。

莫说上官正德不明白封云修的意思了,即使连面都不敢跟对方见了,哪里还能能够知道前者是在想什么的。

如果他真的能够猜透了封云修,恐怕现在也就不必焦急了,起码自己的安全保障, 也就有了结果。

对于焦急万分的上官正德而言,开始有些意识模糊了,毕竟自己被三大巨头夹在中间,没准哪天墨无痕就会出现的。

到那个时候,恐怕才是他最危险的时候,毕竟墨无痕不会听他的废话,只要那句话听着不痛快,肯定会痛下杀手的。

纵观整个统领府内,包括上官正德来讲,有谁是墨无痕的对手呢,整个统领府不得血流城河才怪呢。

倒是他自己认为,反正都是一把年纪了,就算是被人杀掉,也是没有什么可惜的,不过他的女儿上官云,却就不以为然了。

上官云正是在貌美如花的阶段,甚至还没有任何的作为呢,如果就死在了后者的手里,未免就有些太可惜了。

想着极有可能的后果,上官正德缓缓的垂下了脑袋,毕竟他也是无奈之举,封云修目前是被他得罪了,而白家肯定不能靠近,不然死的话更快的。

谁让墨无痕最为痛恨的,就是白万财了,到时候殃及池鱼的话,就连同他的统领府,恐怕都是在劫难逃的。

“苦命的云儿,可惜连同你也受了牵连了。”上官正德无奈的嘀咕道。

不过念叨了上官云的名字,才突然恍然大悟,先前上官云提议的方法,竟然是要出卖自己的肉体,来保护统领府的安全。

可是这样的事情,身为父亲的上官正德,怎么才能够答应的呢,特别是为难的时候,用到的这个办法,简直比杀了他都要痛苦百倍呢。

“不行!绝对不能那么做……”上官正德惊慌的站起了身体。

开始在屋子里四处的寻找,不过最后却没有能够想起自己是要什么,好在他看见了后堂的位置,才恍然大悟过来。

方才上官云就是从这里离开的,心中的焦急险些让他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了,于是连忙跑出了大殿,见到外面的侍卫,便赶紧的就走了过去。

“见到小姐了没有!”上官正德紧张的问道。

因为这些人都是他派收在这里的,若是那上官云离开的话,不可能是没有见到的。

那侍卫没有见过上官正德如此紧张的时候,所以心中顿时也感到了些摸不到头脑,可是见到对方那焦急的样子,便知道发生了事情了。

“回……回禀统领大人,小……小姐已经出去了。“那侍卫惊恐的回答。

深怕自己有什么说错的,被上官正德就给惩罚了,的确那上官正德的修为不及封云修等人, 可是要杀死几名侍卫,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呢。

不过听见了上官云出去的消息,上官正德的脑袋突然就‘翁’的一声炸响了,仿佛是陷入了绝望当中似得。

“不……不可以的,绝对要阻止她那么做……”上官正德口中重复的一句话。

整个人就像是发了疯似得,连忙就对着大门外跑了出去,丝毫没有意识到,统领府如果没有他坐守了,该会是什么局面了。

“统领……统领大人……”

方才的侍卫如梦初醒,可是真要准备叫住前者的时候,竟然发现那上官正德的背影,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野当中。

“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,大小姐会有什么危险不成了。”那侍卫好奇的寻思。

本来上官云平时就不出现在此,今天竟然出奇的举动偏偏来到了统领府,可是如今那上官正德又犹如是发疯了似得跑出去,心中果然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不过他的身份毕竟是个侍卫,说多了也未必就是好事情,故此才无奈的摇了摇头,最后站会到了自己的岗位上。

“都是大人物的事情,小的能力地位,也插不上什么话呢。”侍卫自讨没趣的叹息起来。

回想当初的时候,上官正德也算是顶级人物,可是自从封云修出现后,不但令整个苏城变样子了,连同上官正德都是如此胆小了。

外界的传言,的确是墨无痕投入魔道,可是并没有要对付自己的意思,那上官正德即便是担心,也不用如此的害怕吧。

大清早的就将大家集结起来,犹如是墨无痕就要向自己攻打过来似得,倒是那侍卫也想的彻底呢。

“就算是人家墨无痕杀到,凭我们这些虾兵蟹将,恐怕连够人家打的都不够呢。”

心中不免就是一阵牢骚,对方如此的做法,岂不是自欺欺人,连累着大家都受苦不成了。

也就是上官正德离开了,他们才敢如此大逆不道的多言几句,不然就凭他的这几句话,早就被对方给傻掉了。

距离他不远的那个侍卫,听见了前者的牢骚,顿时就显得不耐烦了起来,好在大家都比较熟悉,那人便不耐烦的表示。

“站你的就好了,哪里那么多的牢骚了。”

那侍卫顿时就闭上了嘴巴,毕竟不是什么好话,如果是被旁人听见的话,没准会出现什么乱子呢,于是对那人做了个鬼脸,便不再抱怨什么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