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0章 安静的修炼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自从解决了白家的侍卫,那张明的整个人都开始轻松了不少,大早起就开始来到大殿上,开始向封云修请教,接下来还要做些什么。

或许是昨晚的白家侍卫,并没有让张明打到进行,此刻竟然还想着,问问封云修有什么架打不成了。

而那封云修顿时就露出了满脸的无奈,并非是将来没有动手的机会,而是整个苏城之内,那张明已经成为仅次于白展飞的存在了。

寻常的普通弟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,真要让那个他跟人家交手的话,简直就是仗势欺人呢,此乃并非是封云修的作风。

可是若比起墨无痕等人,莫说张明是帮不上什么忙了,让他去了简直就是找死的节奏,怎么可能敢冒然的允许呢。

“是不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的了。”张明自讨没趣的问道。

看见封云修的这个表情,就算是后者不用表态,他心中也就明白了后者的意思,想想确实没有自己能做的事情了。

起码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准备,也没有那个能力,却帮助目前的封云修,心中不禁开始焦虑了起来。

回想这些天,确实没有来得及修炼,虽然已经是元魂五重了,可是却半点没有要突破的意思。

在这场危机当中,甚至连同墨流滔那样的高手,都无法得意幸免,自己冒然的去纠缠封云修,没准还会连累了他呢。

正如封云修先前所讲的那样,的确张明是他未来不可缺少的帮手,不过并非是现在就能够派上用场的,起码要等到以后才可以呢。

本来封云修是打算要拒绝了后者,起码正在想着如何婉言回绝的话呢,便被后者突然就给自答了出来,也算是为封云修省下了个麻烦吧。

“放心吧,那墨无痕的事情,没有什么可畏惧的,这些天你就尽管修炼就是,其他的事情不必操心。”封云修自信满满的回答。

确实没有任何可畏惧的事情,毕竟封云修的能力,不是常人能够相比的,这点恐怕张明比谁都清楚的很呢。

然而,同样来讲的话,那封云修也明白张明的想法,不过是看着墨无痕崛起,担心会对封家不利,才会放弃了修炼的时间。

要知道自从张明被重塑了经脉后,简直就变成了个武痴,只要有时间就会躲在房间里不出来,好修炼自己的修为。

正是他这样的勤快,才能够导致他的修为与日俱进,不然换做是常人的话,即便拥有同样的机遇,最后未必就有这样的能力了。

即便是如此的话,那张明未必就会甘心的,起码仍然在想着怎么去帮助封云修,纵使明白自己的实力不足,却不总不能够看着他自己冒险吧。

毕竟大家都是同甘共苦而来的,没有道理会不顾虑对方的安危,特别是对于张明而言,不知道为了封云修冒过几次生命危险了。

可是封云修的脾气,他不是不了解的,起码决定好的事情,从来都没有改变过,即便是看似漠不关心的事情,最后他都能够给处理的好。

那张明欲言又止,最后只好就闭上了嘴巴,不过犹豫片刻后,就起身对封云修告辞,表示自己要回去修炼,只要有需要的话,随时叫他就好了。

“尽管的去吧,有好事情的话,是不会忘记你的。”封云修无奈的苦笑道。

虽然张明从来没有直接表示过什么,不过封云修从他的眼神中看的出来,对方不过是要帮助自己,起码这才是表达兄弟情义最直接的办法。

然而,就在张明要走出大殿的时候,突然慕寒烟迎面走了进来,见到了张明顿时就被他肥胖的身躯给吓了一跳。

“好你个庞然大物啊。”慕寒烟抚着自己的胸口。

做出了个害怕的样子,无疑不是责怪对方把自己给吓到了,所以连连就给了张明几个大大的白眼。

毕竟是个女孩子,而且因为方才怀着心事,肯定是没有主意到,对方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。

而那张明期初也是为之愕然,因为实在搞不明白,自己究竟有哪里长得吓人,不过见到对方的白眼,却又突然得意了起来。

“胆子那么小,怎么做我的弟妹啊。”张明满脸鄙夷之色。

他可不是能受屈的人,不过却在慕寒烟的面前,始终都没有占过便宜,毕竟人家是负责封云修衣食吃住的。

特别是张明受伤的那段时间,那封云修竟然要慕寒烟来给起做饭,可算是让张明得意怀了,毕竟都是顶级的伙食。

此刻回想起来,张明顿时就意识到自己闯祸了,如果把慕寒烟整急眼了,每天给自己稀粥咸菜,那可就不太爽了。

回头看过去,果然对方双目喷火,狠狠的瞪着自己,吓得那厮立马就露出了怂样,转身不在理会后者,便匆匆的落荒而逃了。

“你……你个死胖子!有能耐别跑。”慕寒烟愤怒的吼道。

可是手中端着茶水,又不能上前追赶,最后撅着嘴巴,暗自心思。“看我午饭给你吃什么。”

俗话说,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,那慕寒烟虽然看似乖巧,却仅限于封云修面前,特别是对于张明来讲,那简直就是个活祖宗。

甚至都跑到老远的张明,都能够依稀的听见慕寒烟的话,心中骇然失色,不禁暗叹无力啊。

“都说女人是老虎,看来我算是把老虎得罪了。”

张明并没有什么缺点,唯一最大的缺点,就是贪吃的毛病,特别是进到封家之后,只要是好吃的,他统统来者不拒。

不过此刻那慕寒烟声明的情况,其目的就可想而知了,甚至没准连午饭都不会给他准备了,可知道张明心中的悔恨,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。

慕寒烟确实喜欢封云修,不过张明的那句弟妹,确实她最大的忌讳,特别是得不到封云修欢心的时候。

故此对于后者而言,那就跟嘲笑他没有什么区别,不过张明乃是处于玩笑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情绪。

然而,张明却不明白,女人的心思,岂是他常人能够猜透的,对方之所以如此,无非就是不想要提及伤心的事情罢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