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3章 城主府遭难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什……什么!!”白万财满脸错愕。

并非是因为对方带走了白展飞,而是因为那墨无痕临走的时候,所留下来的那句话,似乎勾起了他心中的往事。

如今整个大殿上,唯独剩下了白万财自己,默默的垂下了脑袋,似乎是陷入了沉思当中。

因为他不明白的是,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,要说到那句父子情深的话题,难道是有什么发现了不成。

不过就在他满脸焦虑的时候,顿时就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猛然回过头来,竟然是城主府的侍卫们。

或许是方才的打斗声, 惊动了大家的缘故,竟然数十名带着兵器的侍卫,齐齐的冲进了大殿之内。

不过见到白万财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,众人纷纷面露惊异,感情并没有发生什么决斗的事情,可是方才的声音,确实就是来自大殿之内的。

“城……城主大人!!您……您没事儿吧。”其中带头的侍卫上前。

看样子人都是听从他的安排,所以出现了错误的话,自然也是由他来负责了,故此说话的同时,心中有些担忧,怕白万财追究他们的责任。

毕竟都是负责保护白万财安全的侍卫,竟然城主府的大殿上,出现了这样的问题,他们却迟迟没有现身,无疑不是成为了失职的责任了。

城主府不比寻常的家族势力,对待玩忽职守的侍卫,肯定是要严惩的,所以他们的担忧,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然而,白万财却并没有马上回答对方,而是缓缓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满脸忧愁的摇了摇头,并且对其表示。

“已经没事儿了,你们且先下去吧。”白万财无奈的说道。

很显然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,反倒是有些替他们庆幸了,如果方才真的是对方来到自己的面前,肯定会死在墨无痕的手里。

既然来了也是徒劳无功,反倒不如他们就不出现呢,起码对于他们的人身安全,还算是个保障呢。

众人肃然起敬,纷纷面面相觑,却均是摇头叹息,看的出来白万财的焦虑,可是他们毕竟是寻常的侍卫,就算是想要上前帮助的话,同样未必能够分忧的。

“是……是城主大人!!”那侍卫上前回答。

跟着,对于身后的侍卫挥了挥手,然后就向着外面走了出去,根本没有半点的由于,因为他们能够看出白万财的心事,可能就是要想静静呢。

众人来的快,退的自然也非常的快了,没有片刻的耽搁,就齐齐的退出了大殿之外,最后仍然是剩下了白万财自己。

“看来这个墨无痕的野心,并非是要对付白家了。”白万财无奈的叹息道。

尽管已经明白,墨无痕连同封云修都不会放过,可是方才的举动,无疑不是说明了墨无痕的野心,恐怕到时候,连同整个苏城的势力,都不会放过的。

身为堂堂的城主,无论是于工或者与私,他都没有要躲避的意思,可是方才已经试过了对方的实力,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抵挡的。

若是用与日俱进来形容墨无痕的实力,恐怕没有半点过分的意思,起码对方的能力,确实就是他所想的那个样子。

不然方才也不可能会从他的手里,将人给直接就带走了,起码说明白万财已经没有能力阻挡了。

对于此刻的百万才来讲,的确封云修也是野心勃勃,不过与之墨无痕想必的话,后者就显的好了不少,起码没有胡来的意思。

即便是由封云修日后做大,恐怕都不会对自己动手的, 何况是对待整个苏城的百姓了,可见封云修在他心目中的位置,还是挺不错的。

“不错!!要除掉墨无痕,少了封云修确实不行。“白万财豁然起身。

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,顿时就命令外面的侍卫,将那从封家陶明回来的侍卫,给叫来了大殿之上。

本来那弟子被张明打伤,虽说是没有什么大碍,却并不能够在继续的去做任务,如今陡然听见白万财要见他,顿时就心寒了起来。

难道又有什么事情,等着自己去做不成了,可是……

那侍卫满脸的为难,若是凭着眼下的身体出去,肯定会被人给打死的,就算是不被打死,恐怕也够呛能够活着回来。

就看跟张明交手,便明白了自己的不足之处,而且事后已经明白,如果不是封云修故意放走他的话,恐怕张明也不会手下留情了。

而他却是跟踪封云修最久的人,却对封云修没有半点的了解了,无疑不是说明,对方潜藏的非常深,起码不是常人能够猜透他心思的。

不过白万财始终还是城主,他怎么有办法拒绝呢,最后仍然是满脸无奈的来到了大殿之上,见到只有白万财自己,便放心了下来。

因为事先那白展飞的情况,他是了解的,此人的性格非常的狂妄,如果是被他得知了自己的情况,没准要怎么来讽刺呢。

当然他心中明白,连同白展飞那样的人,都不是封云修的对手,况且还是被人家一招就打败了,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了。

偏偏人家的身份高过他很多,加上如今成为了统领府的统领大人,如此侮辱人家的话,自然是不能够讲出扣了。

若是对方在场的话,肯定是无论说什么,他都只能够受着,而不能够出口反驳对方呢,如今没有见到他,心中自然非常的开心了。

“拜见城主大人。”那侍卫上前施礼。

因为看情况对方似乎想事入迷,并没有发现他的到来,故此犹豫再三后,才不免的出来给人施礼。

果然那白万财确实没有主意到他,顿时就清醒了过来,便立马表示请来人先在旁看座再说,毕竟事情太过于复杂,三言两语未必能够讲明白了。

倒是令那侍卫满脸的困惑起来,自己不过是给城主办事的侍卫,怎么能够在对方的面前坐下呢,没准就会被人指认,成为大逆不道的侍卫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