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9章 又是你们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过目前的局势而言,恐怕白万财已经是没有任何的选择了,不然也不至于会如此的焦急,连同封云修此刻都处处忍让。

而那封云修更加的明白,自己占据了主动权,就等于是多出了一份保障,倘若是交给后者的话,没住会出现什么乱子。

起码白万财是能够利用,却不能够深信的人,毕竟他是看到了绝望,才回头来找自己的,足以证明就是对方怀有异心的。

若是用来欺骗其他人的话,或许是可以的,可是若莱对付封云修,可就不是那么轻易的事情了,起码封云修不是轻易能够上当的人。

加上对方又是如此无助的对手,若是没有人肯伸以援手,不指定会出卖了谁呢,甚至连同封云修都不会例外的。

尽管此刻白万财是满嘴的仁义,可是到了最后的话,谁能够认识了对方的本性,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,起码适者生存的道理,没人是不明白的。

倒是白万财的心中,却多出了几分的困惑,起码白展飞的生死,就成为了他最大的难题,毕竟墨无痕是丧绝人性的东西。

“此事是否成败,就全部依赖封家主了。”白万财满脸无奈的说道。

若非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就看白万财的身份,也不可能会对封云修这样的语气说话,毕竟后者的能力,不是常人能够相比的。

反倒是墨无痕的出现,抓走了白展飞,就等于是断送了他白家的将来,故此没有办法之下,只能够委曲求全。

不过却令封云修为难了起来,对方毕竟是堂堂的城主,究竟是没有人能够相比的,何故要来哀求自己呢。

何况消灭了墨无痕,对于大家都有好处,不可能是他城主府的事情才对,究竟根源是在哪里呢,不禁暗暗好奇了起来。

可是既然是人家白万财撇下了老脸,老苦苦的哀求自己,同样是说明了对方,乃是被人拿住了命脉的问题。

然而,令封云修更加困惑的是,那白展飞不过就是个管家,即便是追随了后者多年,也不至于会让他有这样紧张的表情吧。

莫非还有什么不被人知的消息不成。不禁心下骇然的想到,突然感觉事情并非是眼睛所看见的这样简单了,不然怎么会让白万财感到绝望呢。

可惜目前封云修尽管的胡乱猜疑,心中同样是没有任何的答案,唯有暂时答应了对方的要求,并且表示。

“墨无痕丧心病狂,已经无法继续的容忍下去了。”封云修无奈的叹息道。

说着,目光悠悠的看向了远方,似乎是已经看到了墨无痕死掉的结果,嘴角最终挂上了一丝微笑。

正如封云修所讲的那样,墨无痕若是不死的话,恐怕整个苏城都将没有安宁的生活,不但是白万财不想看到,甚至连同封云修都不愿意看见那样的结果。

本来要除掉所有的势力,不过就是封云修期望自己能够得到太平,等到张明能够掌控大局的时候,自己在离开苏城,也算是了断了自己的心事。

偏偏那墨无痕的崛起,令他们都感觉到了危急逼近,而墨无痕则行事太过极端,不免就引起了公愤,如今引来了杀身之祸,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不过墨无痕虽然失去了理智,却并不带他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,墨流滔跟白展飞,起码就成为了他手里的筹码,就算是有人要陷害自己,也要先考虑他们的安全才是。

如今纵观整个速成的话,如果是没有封云修及白万财两个人,哪里还有人是他的对手了,起码统领府的那些人,不过都是虾兵蟹将而已。

加上那南城统领府的李俊侯,如今已经离开了苏城,而新任命的西城统领,又被墨无痕失手抓了去,剩下的上官正德,更加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。

眼下要讲的话,封云修也都讲完了,而白万财心中的担忧,封云修已经表示过了,至于对方能不能够听明白自己的话,那就是他的问题了。

故此封云修便缓缓的起身,对着白万财无奈的叹息了几声,跟着就告别而去了,毕竟还有很多的事情要交代,封云修可不能够耽搁的时间太久了。

而那白万财出于礼节的问题,亲自将封云修送到了门外,等着看封云修的背影离开,才缓缓的回到了城主府内。

如今失去了白展飞的存在,整个城主府,都显的格外的清冷,起码没有了个问东问西,能够让白万财老神费心的人了。

因此白万财就叫来了先前的侍卫,乃是前去寻找封云修有功劳的人,既然先前白万财要重赏此人了,肯定要言必行。

而那侍卫却不敢贪图功劳,正在对城主府的侍卫吹嘘的时候,突然听见城主要见他,心中顿时就玩恐惧了起来。

难道还是要自己去见封云修不成了,要知道那个满脸横肉的张明,可是他最为担忧的了,若是稍有不慎肯定会被杀死的。

尽管统领府的侍卫,各个训练有素,可是并不代表,那侍卫就不会怕死,毕竟也是寻常的人过来了的,何况本身的能力有差。

人的皮树的影,若是说后者没有畏惧,恐怕谁都不会相信的,起码那侍卫惊慌的眼神,就欺骗不了任何人。

于是满脸惊恐的来到了大殿上,果然此刻的大殿之上,只有白万财独自一人,正满脸焦虑的坐在上堂的位置上。

尽管那侍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因此可以看得出来,必然是不愉快的事情,方才封云修来到了城主府,他们都是有所看见的。

明白跟白万财交流了半天,最后是由城主亲自送出去的,由此可见后者的重要性,早就远远的超乎了他们的想想了。

可是看见白万财的模样, 那侍卫又开始担忧起来,回想到在封家的状况,心中开始莫名的惊慌起来,难道是事情败露了不成。

先前他回禀给城主的话,其实都是用自己的话,去美化了对方的意思,所以听着让人开心,可是见到了封云修,难免会有被识破的可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