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5章 潸然泪下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何况自从见到了封云修后,那上官云就开始有了倾慕之心,自然不会相信封云修就是上官正德嘴里所讲的那种人了。

如今听完了上官正德的顾虑,心中自然是很不愉快了,可是面对自己的父亲,那上官云又不能够表露出来。

不禁心中开始斗争了起来,倘若封云修真的是那样的人,恐怕自己也是看走了眼,毕竟此事跟人家没有关系的。

可是回想到封云修当时答应的态度,却始终都不愿意相信,他真的会是背信弃义的人,不然那怎么领导整个封家呢。

“说不定,封云修绝对不会放弃统领府的。”上官云含羞的表示。

尽管当初封云修没有答应她的条件,不过上官云却对自己有自信,就不信封云修真的没有动心。

不过就是不屑于如此的手段而已,而且封云修也曾表示过,自己绝对不会做出有伤风化的事情,特别是对于男之间的感情问题。

可是想必是封云修误会了自己的用意,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,恐怕他也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。

毕竟先前都不知道封云修是个什么样子的人,若是个粗狂满脸胡须的狂人,岂不是要侮辱了自己的名誉了。

奈何当初统领府确实没有任何的办法,那上官云才会有了萌生了主意,去到封家以自己作为交换的条件了。

只是见到了封云修后,经过与之的交流方才发现,原来封云修并非是自己想的那种人,而且还翩翩有礼,起码对于女孩而言,已经是可遇不可求的男子了。

如此谦谦有礼的男子,怎么可能会不让上官云动心,何况就看封云修的能力及地位而言,也不算是委屈了自己,不过却是对方怎么想的,他就不得而知了。

听完了上官云侥幸的话,上官正德顿时就反应了过来,都说知女莫若父,到底上官云心中是怎么想的,恐怕没有比上官正德更加清楚的了。

起码对于后者而言,自从上官云从封家回来,就像是变了个人似得,根本就不是以前不问世事的女儿了。

当然了,在上官正德的心中,也不会排斥封云修的,只是毕竟对方的身份地位,不是自己能够涉及到的,何况眼下的局势如此危险。

倘若是被坏人给利用了,无论是对于封云修,或者是对于上官正德,恐怕都是个致命的打击,甚至连同他的女儿,都恐怕要男遭幸免。

事先已经提醒过了上官云,可是对方却没有要收手的意思,固然就是对封云修有了好感,都说美女爱英雄,或者用在他们的身上,丝毫都不过分了。

尽管是如此的话,上官正德仍然十分担忧,封云修在他们的面前,简直就是一团雾水,根本就令人摸索不透的。

即便是那白万财,恐怕对于封云修都是一知半解,没有深入的了解道,他如今的崛起究竟是什么目的。

可是为了生存,就要不断地壮大自己,就像是墨无痕似得,倘若是不壮大自己的话,别说是灭掉敌人了,恐怕没有动身呢,就反被人给灭掉了。

反观封云修的位置,就更加的难以定论了,毕竟后者能力,已经隐隐凌驾于白万财之上,若是没有墨无痕的出现,恐怕大局就已经有了规定。

不过事情并非大家想的简单,墨无痕崛起了,不过却失去了本性,可是封云修到时候崛起的话,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起码不断的杀伐,才能够巩固主自己的地位,无论是所有的强者,都是这样经历过来的,若是上官云跟在封云修的身边,其结果就可想而知了。

所以在上官正德的心中,自然是不期望他们有什么来往了,起码不能够在上官云,没有半点了解的情况下,就莫名的喜欢后者。

毕竟上官云从小,就没有经历过什么邪恶的事件,对于外界的情况,根本就不是很了解的,所以才会无奈的叹息起来。

“云儿,人心的险恶,并非是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。”上官正德提醒道。

弱肉强食,强者为尊的世界,那上官正德可是见过的,绝对是不会他想的那样,所以心中对于当下的处境,多少也是有个的。

何况封云修到底是要做什么,他自己心里也不清楚,李俊侯的离开反而让他更加惊慌了,起码眼下都没有见到过李俊侯的踪影。

那上官正德十分的了解,李俊侯是个什么样的人,恐怕没有人是不知道的,如今竟然听从了封云修的话,可见对方的心中是怎么想的。

而那上官云自然是明白父亲的用意了,起码也不是要对自己有什么威胁,而是在教化他应该怎么样的面对现实。

甚至连同上官正德自己都十分的清楚,如今封云修已经答应了自己,倘若是食言的话,肯定是逃不过墨无痕的魔爪。

不过为了他的女儿,却不得不想尽了所有的办法,起码不能够眼看着自己的女儿,就被别人强行占有或者是杀死吧。

“如果……如果统领府真的遭遇了不幸,你千万记住,要活下去才有期望呢。”上官正德满脸认真的说道。

这句话反倒是想临终前的遗言似得,根本就没有让上官云反驳他的机会,语气更加是斩钉截铁。

“父……父亲!!”上官云落下了眼泪。

猛然飞扑了过去,倒在了上官正德的怀里,开始了抽泣起来,毕竟以前从来没有听过上官正德,讲出如此温馨的话。

可惜眼下听到的时候,统领府竟然是遭到了大难的阶段,顿时就令她想到了日后,若是失去了父亲,没有了统领府,自己应该怎么样的生活了。

莫说是那上官云了,甚至连同上官正德,都是十分的难过,毕竟这么多年来,他始终都觉得自己亏欠女儿的太多了。

可是就在统领府有为难的时候,竟然是他的女儿挺身而出,要用自己的清白去挽救统领府的诸多生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