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5章 月下相思泪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过小红并没有太过开心,毕竟墨无痕的话,已经深入到了她的脑海当中,自下认为绝对是有可能的事情。

毕竟封云修是个男人,拥有如此大的权利,贪图美色是再所难免的,而且她自认为自己的姿色,也不算是太差。

即便是跟上官云没有办法相比,可是比起外面的那些庸脂俗粉,仍然还是处于优势当中的,谁叫她的出身本来就比常人好呢。

可是如今的上官云,却始终都钟情于此人,甚至连半点的了解都没有,倘若是不幸被自己给严重了,岂不是更加糟糕的事情了。

只是倒在男人的怀里,这样的话对于个女孩来讲,根本就是难以启齿的,若非当时的形势所迫,恐怕小红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了。

奈何都是因为生命,所以才逼不得已的,虽然看似小红不过就是个下人,却在上官云的面前,她可从来没有被人当做是下人的。

毕竟有上官云如此的照顾她,甚至连同是上官正德身边的侍卫,见到了小红都非得恭恭敬敬的不可,更加不要说是走出去了会怎么样。

不过目前在她的眼神之下,那满脸羞涩的上官云,开始有些安静不住的意思了,毕竟自己方才确实是考虑了封云修的事情。

即便是如何的被对方猜中心事,恐怕都不能够如此的断定,自己就是在思春吧,毕竟都是没有事实的事情了。

何况上官云不过是想那封云修的目的何为,又不是说什么时候能够见到他,哪里有什么可害羞的了,不过是有些做贼心虚,自己吓唬自己而已。

“小姐,你……”小红满脸嘲笑的说道。

可是忽然又止住了声音,接下来的事情,无非就是要后者自己去猜的,毕竟对方乃是千金小姐,有些话还是不能够明说的。

但是尽管如此,那上官运同样是意识到对方要讲什么了,脸颊顿时就红润了起来,且微微的垂下了脑袋。

难道是对方看穿了自己的心事?上官云顿时就感到满脸的燥热,好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的孩子似得,甚至连正视都不敢了。

如此被小红看在了眼里,更加的就开心了起来,毕竟环没有见过上官云的羞涩呢,于是就再也控制不住了。

“好你个小红,感情是没有事儿了,专门来嘲笑本小姐了。”上官云叉腰道。

眼神中统统都是责怪对方的意思,不过脸上却带着欣慰的笑容,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甚至她有些喜欢,被人说她跟封云修的事情了。

期初他给自己的回答,乃是认定就是爱情的成分,可是回头想到的是,如果是爱情的话,也未必就会这么快啊。

何况只见过封云修一次,对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思,如果最后害她是单相思的话,可就得不尝试了。

毕竟乃是个女孩子,而且又是统领府的千金小姐,冒然被人拒绝的话,损失的也就不是他个人的事情了,可能还会有整个统领府的威名。

而且那上官正德再三的叮嘱,对方摆明了就是极其危险的人物,自从进入三大巨头当中,甚至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结果。

奈何其余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去理会,除了这些极右势力的人,能够分析清楚,目前他们所有的威胁。

剩下的那些百姓们,多换以为封云修坐在这个位置上,都有多麽的光彩呢,其实心中的心酸,根本就不是人能够得知的。

至于那小红听见了对方的话,顿时就吓得花容失色,连忙对上官云道歉赔不是,不过夸张的表情,却不能令人看出来,乃是故意做作的。

“好啦好啦,你来分析分析,那封云修究竟是什么目的,才来帮助我们的。”上官云满脸的凝重。

因为先前倒是期望后者来帮助他们,可是渐渐发现,如果是没有任何好处的话,恐怕对方也不会有帮助他们的意思了。

起码强者为尊的世界,永远都是利益当头的,即便是封云修大仁大义,恐怕为了统领府,也不会冒然就得罪墨无痕的。

何况严格的讲起来,他们两家并没有什么利益来往,曾经甚至还有很大的误会,尽管如今冰释前嫌了,可是双方仍然都是没有要打算放弃的意思。

倒是如今墨无痕不日将至,开始令她感到了封云修的企图,毕竟那是个好坏不听的角色,甚至摆放在人群当中,那就是个奇葩了。

这话反倒是让小红找到切入点,毕竟先前就怀疑封云修的企图,既然墨无痕声明,对方乃是看中了自己的姿色,如今肯伸以援手,恐怕就不是自己那么简单了吧。

甚至早就开始对上官云有所企图了,所以才故意的救了自己,可是究竟上官正德为什么认定,后者就会出来帮助统领府,那就百思不得其解了。

因为白天所交流的话里,都没有牵扯到这件事情,可是那小红话到嘴边,突然有忘记要怎么表达了,于是瞪大了双眼,僵持了良久,方才的叹息了起来。

可是那上官云正在等她到嘴边的话呢,忽然见他干脆有放弃了,心中顿时就火恼了起来,以为后者又是在给自己开玩笑,便有些小小的失落感了。

若是换做寻常的时候,开玩笑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起码都是爱说笑的人,可是眼下的情况特殊,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开玩笑的时候,上官云怎么能够没有意识到呢。

“看来是没有答案了,还是让时间来决定吧。”上官云无奈的叹息道。

既然问了也是白问,反倒不如干脆就不问了,也好对自己有个交代不是了,于是缓缓的回头,回到了自己的床边。

满脸委屈的小红,这次可算是意识道了,什么叫做有苦说不出了,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,可是心中却急的焦头烂额。

不过眼下上官云已经表示要休息了,她自然是没有必要打扰下去,而且就看自己内心的矛盾,恐怕就算是登上大半夜,未必就能够说出个利索人来了。

于是就起身对上官云告辞,临别时还替后者关上了门子,忽然看向天上的月亮,无奈的摇头苦叹起来,究竟封云修是好是坏,她确实有些琢磨不透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