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0章 等死便是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过声音落下之后,囚室有恢复了往常的安静,似乎是对方有意回避这个问题似得,半响都没有点动静。

如此便令白展飞不安起来,因为通过交流发现,如今的墨流滔已经大不相同了,好像是丧失了斗志,完全成为与世无争的角色了。

难道是墨流滔故意不出去,就是不想要见到外面凄惨的场景,才甘心留在这里的不成了……

经历的大喜大悲的人,没准还真的会有这样的念想,自己只需要面壁思过,等到大限将至的时候,尽管断息就是了。

说白了就是坐等死掉的那天为止呢,若是真的那样的话,可就是天下百姓的灾祸了,毕竟墨流滔出去的话,就有可能会阻止了这一切。

不过就在白展飞要发作的时候,突然从对面的囚室中,听到了金鸣声声音,似乎是拖着锁链与地面摩擦碰挡出来的,竟然就是出自墨流滔的囚室中。

跟着传来了墨流滔无奈的语气,竟然就是墨无痕已经将其加上了锁链,怪不得没有办法打开石门的,恐怕是连那手脚上的锁链的,都未必能够整的断呢。

“果然是够卑鄙的墨无痕,竟然连这个办法都能够想到的道。”白展飞极其败坏的骂道。

本来就有一丝的希望,可是如今看来的话,竟然有成为了他的绝望,无法真的跟对方在计较什么事情了。

反倒是墨无痕仰面苦笑了起来,并且开始对其解释了囚室的构造,原来石壁都是掺杂了许多坚硬的东西在其中,即便是对方想要击破,恐怕都是做不到的事情。

不然偌大的墨家,被关押进来的囚室逃掉了,岂不是成为了天下人的笑话了,所以那墨流滔从进来开始,就并没有象白展飞那样,做出愚蠢的举动。

“既来之则安之,若是天要灭我等的话,恐怕也是白费力气了。”墨流滔无力的叹息起来。

就算是给他们逃出去,又能够怎么样了,外界不换是有墨无痕在,被其发现了之后,没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。

丧心病狂的墨无痕,此刻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,即便是杀掉了他们,在城主府及封家不知道的情况下,仍然是可能会要挟对方的。

自从墨家事变时候,墨流滔就想了很多先前想不明白的事情,本来照着他的脾气,也是应该跟白展飞一样的。

可是自己的想想,就算是自己死在了这里,事情不换是徒劳无功,该怎么进展的时候,还是要怎么样的发展吗。

反倒没准会影响到了对付墨无痕的因素,与其那样没有价值的死掉,反倒不会苟且偷生,没准还会有什么变故呢,毕竟他相信封云修,是不会轻易的上当呢。

不过话是此理不假,可是白展飞毕竟性格傲慢,根本就忍受不了眼下的屈辱,简直就是要疯掉了似得,如果不是有墨流滔突然阻止,恐怕没有准会出现什么问题呢。

“难道我们就要做着等死不成了。”白展飞暴跳如雷道。

等死的事情他可做不到呢,起码眼下的情况就没有办法做到,毕竟都生存了这么长的时间,而且纵观整个苏城,无人没有不给他面子的。

如今眼看坐上了西城统领的位置,就要扬眉吐气的时候,却意外的被墨无痕给整走了,落在墨家的囚室当中,即便日后逃出去,恐怕也是他终身的污点了。

并非是白展飞不能接受这个污点,而是白万财的生死话能不明白呢,若是等墨无痕再次去道城主府的时候,恐怕白万财就凶多吉少了。

当时虽然他被墨无痕打伤,并且还失手被擒住了,可是却同样的明白,那时候的白万财真的是动了真怒。

可是即便是在那样的情况下,白万财都任然不是对方的对手,与之比较起来,甚至有些像捕风捉影了,根本就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。

以此就不难说明白,墨无痕的能力绝对已经远远的超越了后者,甚至连同封云修在场,论单打独斗的话,都同样的不是人家的对手了。

见到白展飞沉默了起来,那墨流滔自然就已经明白了是什么情况,无非就是城主府的安危着想的,不然根本就不可能会知道,后者究竟还有什么事情呢。

不过上次墨无痕来到此地的时候,就已经说明了当初的情况, 既然封云修能够伸以援手,就说明他是不想看见墨无痕作大的。

倘若是因此的话,等到墨无痕将来对付城主府,封云修是没有理由作势不理的,毕竟对于他没有半点的好处。

恰恰相反的是,如果过连同白万财都遇害了,可想墨无痕接下来的举动了,肯定就是要对付封云修才是,不然也不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。

“放心吧,白城主暂时还是安全的呢。”墨流滔安慰道。

尽管先前这个人有太多的不是,可是如今都已经落到了这个下场,肯定是有结果的了,所以后者也就没有必要再计较了。

反倒是让白展飞好奇了起来,对方是怎么知道的,难道会有什么风声不成了,突然想到封云修也有称霸的决心,便立马就是去而来好奇心。

就算是有封云修的帮助怎么样,大不了城主府跟墨无痕两败俱伤,更加是给了后者有机可乘的机会了。

反正目前来看的话,无论结果是怎么样的,都没有利于他们城主府的事情,所以那白展飞的心中,仍然是放心不下。

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门外又惊奇了脚步声, 听声音沉重而有力,肯定就明白不是方才的小厮了。

“有人来了!”白展飞登时大惊。

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要面临是什么,究竟来人是什么目的,半点的都不了解,所以惊慌是在所难免的。

可是对于司空见惯的墨流滔而言,结果就颇为不同了,来人不过是想要传递话的,而且就从听见了第一声的脚步,就已经断定了来人的身份。

“没错!是墨大家主来看我们了。”墨流滔仰面笑道。

似乎面对眼前的墨无痕没有半点的畏惧,反倒还期望能够让他来到囚室中,似乎很像见对方似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