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3章 不是真的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墨家老儿,有种的就放我出来,用要挟求胜算是什么本事……”白展飞顿时惊慌起来。

因为对方的交谈,统统被他一字不差的听进了耳朵里,得知墨无痕擒住自己,无非就是要要挟白万财,心中固然就火恼起来。

此人大小就被白万财看中,所以不断的培养成才,对于他的知遇之恩,可谓是再生父母,哪里能够忍心看着,白万财为了自己,就遇到危险了。

不过白展飞将所有的责任都拦在自己的身上,浑然忘记了墨流滔跟封云修的关系,说白即便是没有他在此地,那墨无痕同样是可以利用墨流滔。

并且还是了解到,凭封云修对其的器重,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难免会跟白万财交恶的,到时候就算白万财无心来战,恐怕都没有其他的选择了。

可谓是一石二鸟的计谋,既然能够消灭了自己的敌人,又不费吹灰之力的消灭了白万财,即便是任何人的,恐怕都未必能够用处这样的手段。

而那墨无痕看似,脸上并没有羞愧的样子,反倒是感觉自己非常的得意,毕竟他的枭雄之路,已经从此打开了,将来肯定会被他们看见,自己坐上城主的位子。

然而,那墨无痕根本就不会理会白展飞,因为对于他而言,此人除了是要挟白万财之外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。

说白了就凭白展飞的那点能力,墨无痕也没有放在眼里,毕竟他实在是太差进了,若非是看在白万财的面上,恐怕在城主府的那一击,就足矣要了他的性命了。

如今既然都成为了自己的阶下囚,仍然还是没有老实的样子,实在是令人有些火恼了,甚至连同墨无痕都忍不住的紧皱眉头。

本来打算是不跟他计较的,不过对方却是仍然没有个停顿的样子,不禁令人开始忍受不住了,特别是丧心病狂的墨无痕,心中更加是有些恼火。

“老夫不来杀你,已经算是你小子的运气,没想到你却如此的不识好歹。”墨无痕顿时大怒。

回头就打开了白展飞囚室的石门,浑身杀气腾腾的走进了白展飞的石室中,看样子似乎是要对其下手的意思了。

因为墨无痕双目中,此刻都开始变得血红,隐隐间竟然有煞气透露了出来,难道不是他内体内的戾气作祟,自然是没有其他的解释了。

期初白展飞还在叫嚷着跟其拼命,不过见到了对方的样子,顿时就吓的没有了底气,因为对方的这个模样,乃是他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的事情。

“你……你敢杀我。”白展飞惊骇的问道。

因为对方事先生命过,乃是要利用他来对付封云修的,可是如果他死在后者的手里,肯定会对白万财没有要挟的效果了。

到时候自然就是被对方给杀害了的结果,所以那白展飞才料定了,对方未必就敢对自己怎么样的,除非是不想威胁白万财了。

谁知道,他这句话,却引来了对方的大笑,居然丝毫没有将其放在眼里的意思,好像是看见了街头混混似得。

“放心吧,老夫不会杀你的,你也不配老夫动手。”墨无痕仰面大笑起来。

对方的确是非常的厉害,可是却未必是他像的那个样子,本来就恨极了他,若是不将其软禁起来,恐怕也恐吓不住白万财。

不过若是真的想杀掉对方的话,恐怕对于墨无痕来讲,也未必是不可以的,起码只要不懂声张,相信没有人敢说出去的。

曾经效忠于墨流滔的人,统统都被其给杀害了,如今这些尽管阴奉阳违,却同样是没有胆色,跟对方较近的。

所以他才对自己的手段十分相信,知道不会再有人敢怀疑自己了,所以就没有必要继续的对其怎么样了。

“你……”白展飞怒火中烧。

对方竟然杨扬言不将自己放在眼里,岂不是对自己的鄙夷,不过方要发作的时候,突然看见对方的眼神,顿时就露出了畏惧。

本来那白展飞就不是人家的对手,此刻畏惧对方肯定是理所当然的情况了,何况眼下还有很多的大事情,都没有得到处理呢,怎么敢贸然的找死。

不过在那对面的墨流滔,似乎同样是不想要白展飞死掉,毕竟死在墨无痕手里的人,已经多不胜数了,再死掉几个的话,恐怕也是徒劳无功的。

因为凭他们的能力,不可能会让后者清醒过来的,反倒没准会出现其它的问题呢,所以便忽然郎笑了起来。

“你欲兵不见血,却未免太低估了封家主的能力了。”墨流滔大笑道。

其意图就是要将其吸引到自己的囚室,好能够让白展飞躲过眼前的劫难,足以证明的是,墨流滔已经准备牺牲自己了。

看的出来对于苏城的掌控权,那墨无痕是志在必得,倘若真的被对方给整的事先了,必然会有极大的伤亡。

正是明白眼下要阻止对方的话,基本是不可能的了,所以墨流滔才甘愿是死在这里,都不会愿意见到将来血流成河。

奈何对方根本就不会上当,反而冷笑的来到走廊中,双臂用力挥动,那厚厚的石门,居然齐齐的都关上了。

“虎毒不食子,白万财不会放弃他儿子的,哈哈……”墨无痕仰面大笑道。

说着,就已经想着外面走了出去,不过留下了满脸骇然的白展飞,因为猛然想起了先前在城主府的时候,他所讲过的话。

那个时候墨无痕就说过,乃是白万财的私生子,不过当时也没有在意,因为对方说的话,未必就是可以相信的,可是如今再次的重复,必然就可以相信了。

不过现在依旧是提起了这件事情,怎么能够不让他多想呢,回想当初白万财对他的照顾,可不就是不同凡响的事情。

若是寻常人的话,白万财怎么可能会如此用心的培养他,可是既然是他的父亲,干嘛还要用这样的方式,直接就公认了不就可以。

心中顿时犹如遭到了雷击似得,不断的回忆对方的话中之意,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,犹如丢掉了魂魄的行尸走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