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9章如此蹊跷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此刻有张明暗中保护,统领府那边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的。”封云修满脸凝重。

尽管嘴上说的没有大问题,可是张明的能力他们不是不清楚,比之白展飞都不足,更加不要说是对抗墨无痕了,恐怕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。

说道墨无痕的厉害,在场的封云修及墨流滔,恐怕没有比他们更加了解的了,因为他们都是给其交过手的生还者。

而且特别是墨流滔对于前者的认识,比起封云修来半点都不差劲,毕竟先前他是见证墨无痕杀人的,数十条性命在他手下,哪里有生还的可能。

况且那张明的修为,尽管是比寻常的弟子强悍,不过比起墨无痕来,仍然是没有反抗的余地,故此听见封云修的解释,顿时脸色开始苍白起来。

“事不宜迟,不如在下随封家主前往统领府吧。”墨流滔霍然起身。

表示出自己要帮助张明的决心,毕竟张明与封云修的关系异常要好,而且自己本身也是封云修救出来的,算是爱屋及乌,便没有坐视不理的意思了。

不过封云修并没有这么紧张的表情,因为在他心中最好的帮手,乃是城主府的白万财才对,除了此人的话,恐怕根本就没有人,能够真的帮助他。

起码眼下的墨流滔就不行,这些天也看的出来,墨流滔已经憔悴了不少,若是有什么差池的话,肯定会影响到他区情不得计划了。

所以封云修安慰的笑着点头,却并没有要立即起身的意思,而且最后还无奈的表示,要对付墨无痕,不能够急在一时。

“难道要等着上官统领遇害?可是张明……”墨流滔皱起了眉头。

对方决然不会放弃张明而不顾的,不过就看眼下的情况而言,肯定是有什么想法呢,不然总不至于会如此的胆大起来。

可是如果封云修不亲自说的话,肯定就不是他能够猜疑到的,所以那墨流滔就没有继续的说下去,而是向其投去了不解的目光,期望对方能够解释出来。

果然封云修仰面就大笑了起来,看来在墨流滔的心中,算是已经下定了决心,要将墨无痕彻底的除掉了,不然怎么会是如此。

因此就将自己的计划告知给了对方,特别是说道墨无痕陷害封家,来对付统领府的事情,墨流滔顿时暴跳如雷。

“原来墨无痕早就有了称霸的决心,倘若封家中计的话,将来肯定就是他的天下了。”墨流滔狠狠的怒道。

从他的语气中就能够听得出来,墨流滔对于墨无痕此次的做法,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,特别是对于后者的能力而言,更加不会放在心上。

要知道能够阻止墨无痕的人,恐怕只有眼前的封云修了,倘若是封云修遭到了毒手,将来剩下了白万财,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。

搞不好连同城主府,都会被其给消灭掉,到时候恐怕就更加没有人能够对付墨无痕了,自然整个苏城将会陷入混乱当中。

可是既然都已经被封云修给识破了,那么肯定是不会作势不理了,起码就要为了自己的声誉,也要对付墨无痕才是。

“如今白展飞已经获救,恐怕白万财是忍不住要出手了,有此人与我联手,必然能够消灭墨无痕。”封云修满脸自信的表示。

整个苏城的三大巨头决裂,肯定人数优势的封云修等人,能够完全占据了上风,不然墨无痕也不会百般的纵容他们了。

其目的就是担心今天的事情,因此擒获了白展飞,好利用此人来要挟对方,可是没有想到,如今封云修釜底抽薪,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
而墨流滔听见了有白万财的加入,顿时就来了精神,对方的能力他是完全都清楚的,没有十足的把握,封云修也不会擅作决定的。

既然白展飞方才已经离开,等到见了白万财肯定会言明一切,如此也就算是聊去了墨流滔的心事,便欣慰的点了点头。

可是令封云修感到疑惑的是,那墨无痕为什么要擒获白展飞,而且看架势的话,白万财甚至十分的在意此人,心中顿时就明白了过来,此人肯定是怀有什么秘密呢。

目光缓缓的落在了墨流滔的身上,毕竟在囚室中,白展飞适才的表现,令他感到了些意外,本来不可一世的白展飞,竟然会关心墨流滔的安危,不就是说明他们有了非常深厚的感情。

“不知道墨长老也有听说,白万财及白展飞的关系吗?他们之间肯定是有什么秘密的。”封云修不解的问道。

倘若只是简单的上下属关系,恐怕白展飞被擒获后,那白万财也不至于,会是如今的模样,甚至都开始废寝忘食了。

不过从白万财的口中,肯定是得不到答案了,毕竟对方有心隐瞒,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告知给封云修,何况他们将来是朋友还是敌人,眼下还是未知的结果呢。

万一将来双方闹得决裂了,到时候封云修抓住了对方的命脉,岂不是就得不尝试了,毕竟已经有了前车之鉴。

可是那墨无痕却无意中察觉到了这个秘密,并且在墨家的囚室中,当着墨流滔的面前,将对方的身世给讲了出来,无疑不是说明白,对方的心意是什么样了。

“封家主果然英明,我想其实我们都被白城主欺骗了。”墨流滔敬佩的点头道。

事先他也是毫无察觉,不过是听到了墨无痕的表示,才明白了擒获白展飞的目的,只是封云修如何得知的,他就有些不清楚了。

况且白万财是什么人物,既然从开始就能够隐瞒大家,肯定就有他自己的想法,寻常人怎么会察觉到的。

“莫非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!”封云修顿时大惊。

倘若真的是超乎意料的话,真的有些令人捉襟见肘了,毕竟先前没有考虑此事,只当做是墨无痕对付白家的筹码。

如今墨流滔口中所讲的,无疑不是表明白了封云修的猜疑,本来就是应该有什么情况的,不过就是没有表明白而已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