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7章 暗度陈仓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或许是因为有太多的匪夷所思了,导致白万财此刻心乱如麻,整个大脑都飞速的旋转了起来,根本就没有半点停顿的时候。

那封云修竟然是要故意放走白展飞的,究竟后来发生了什么,他们就没有人可以知道了,反正结果显现是达到了对方的计划。

若是他们商量好的,要在墨无痕的身上,实施什么可怕的计划,必然是没有人能够阻止的,毕竟人都已经在他们的手里了。

而且己方虽然身为城主,可是在这个敏感的时期,并不能够每天都往墨家去,不免就会令墨流滔生出反感。

无论怎么说的话,墨家也是屈指可数的大势力,何况如今墨无痕没有死,因此得罪了墨家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。

“怪不得墨流滔要留下墨无痕了,原来都是他在背后搞鬼。”白万财满脸邪恶的表示。

期初听见墨流滔表态的时候,他就开始有些怀疑了,毕竟对方乃是深受其害的人,何况那墨流滔的头脑,并非是很精明的人。

不然在墨无痕的手下,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计划,实在是有些解释不过去了吧,毕竟也是墨家的长老,总不至于被骗那么简单吧。

唯一可以解释的,乃是墨流滔的愚忠,狠狠的坑害了他们,本身就是二品的术练师,肯定他的作风就是大家的焦点了。

然而,白展飞却不明白他的意思,竟然没有想到的是,能够阻止白万财等人的,会是逃出魔爪的墨流滔。

要知道先前早墨家的囚室中,墨流滔可是忏悔过很多次了,自认为今天的大祸都是出自他的掉以轻心,怎么可能会有就墨无痕的意思了。

莫非此人是另有打算不成了,先前看对方表示过,那墨家所有的弟子,都是因为他才死在墨无痕手里的,难道就忘记了那段血泪不成。

不过纵使所有的人都欺骗他,面前的白万财都不可能会欺骗他,毕竟乃是他的父亲,尽管先前有了些欺骗,不过都是因为保护他的。

而针对眼前的情况而言,但凡是有些办法的话,恐怕对方都不会放过的,奈何眼下竟然是如此的结果,肯定是没有办法的举动了。

“墨流滔本来就是因为此人才受罪的,他救走了墨无痕的动机是什么。”白展飞不解的问道。

实在想不到对方为什么会那么做,按理说的话绝对不会有那样的情况发生,当然不排除有什么意外的情况了。

毕竟此刻的局势都已经超乎了想象,究竟谁是谁的朋友,恐怕都已经非常的难分辨了,不然封云修也不会去墨家囚室救人去了。

此事并非是白展飞的头脑愚钝,而是他没有见到现场的情况, 自然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若是能够明白整件事情的经过,肯定就有所了解的了。

“动机?恐怕跟封云修有直接的关系呢。”白万财不住的冷笑起来。

若非是有如此的情况,肯定不会有反应过来的意思了,可是事情就摆在了眼前,已经不容的对方有什么怀疑了。

话中的意思非常的明白,墨流滔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,肯定就是封云修的意思,不然凭墨流滔忠厚老实的性格,恐怕也想不到这样。

毕竟那墨流滔在墨家囚室的事情,他们都是没有看见的,如果是都被他们看在眼里的话,恐怕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。

“封云修!难道是他幕后操作。”白展飞倒抽了口凉气。

要知道对方救他的时候,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啊,明明就是要利用墨流滔来对付墨无痕才是的,怎么反倒会帮助对方了。

何况若是说封云修要救了了墨无痕的话,完全是没有逻辑性的,凭墨无痕的做法,早就应该死上十次都不值了吧。

当然了,那白万财有这样的想法,也不是空穴来风的,先前墨流滔的举动,就已经让他明白了对权利的渴望。

尽管是不明白怎么会是,不过墨流滔确实凭空增长了过倍的实力,乃是无论如何都没有人能够争议的问题。

封云修既然有对付城主府的意思,必然就会想要得到对方的帮助,所以那墨无痕究竟有什么秘密,恐怕他是为了这么,才会救下此人的。

何况先前的墨无痕已经表示过了,墨流滔的做法已经违反了祖训,无疑不是说明对方确实有些见不得人的秘密呢。

“哼!恐怕此人的居心不良啊。”白万财无奈的叹息道。

对方非常的明显,要做到如此的话,无非就是冲着他所猜疑的事情来的,既然对方没有适当的几口了,肯定就是说明,他猜得半点都不错。

倒是令白展飞开始怀疑起来,对方分明就是有意图的事情,怎么会轻易的就放过了,不过却令他想到了另外的事情,顿时便站起了身体。

“对了父亲,据回来的侍卫说道,先前你们离开了统领府的时候,张明去墨家的了。”白展飞骇然道。

如果不是白万财的怀疑,恐怕对方也不会想到这些事情,既然是都开始怀疑起来封云修了,自然他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

而且张明跟封云修的关系,乃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对方既然这个时候,能够带着受伤的身体,也非要去见墨流滔,足以证明了他的情况的。

不然纵使墨流滔的能力再大,恐怕都不会轻易的就找到墨无痕等人了,毕竟他们都是罕见的高手,哪里是寻常人就能够找到的。

何况对方先前就说过,封云修乃是整件事情的幕后凶手,因此张明必然就是前去通风报信了。

到时候如果他们双方联手的话,恐怕后果将会不堪设想了,没准墨家将来会跟封云修连手,共同来对付自己的统领府不成了。

那封云修的能力,白展飞可是亲眼见到的,尽管不比墨无痕的可怕,不过同样也不是常人能够对付的,若是因此便令他们陷入危机的话,恐怕就有些得不尝试了。

其实不仅仅是白展飞的猜疑,早就在回来的路上,白万财就早就猜到了这样的结果,不过就是时机不太成熟,没有讲出来才是真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