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9章 尴尬的气氛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好,必然不会辜负了父亲的安排。”白展飞面色忽正。

立即便对着面前白万财抱拳施礼,此乃是他们父子相认之后,第一次的安排任务,他自然要完成的漂漂亮亮的了。

如今的局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很可能将来的城主位子,会留给作为独生子的白展飞所有。

毕竟那白万财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,拼命的抱住了自己的势力,无非就是要给白展飞的将来铺路。

感情是因为向前的决斗,白万财此刻算是身心都疲倦了,无奈之下只好就摇头示意,且对其表示下去疗伤吧。

无论怎么说,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事情,就算是个铁打的人,恐怕也有疲倦的时候了,何况白万财还是这么大的年纪了。

即便是有超强的修为护体,同样都无法与封云修等人相比了,况且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想明白,究竟封云修是打算做什么,目前还是个困惑呢。

而白展飞的心中非常的痛快,根本就不会在乎对方是怎么想的,反正自己的身份得到了认可,将来必然前途无量。

终归还是比较年轻的人,头脑不免就有些发热,于是带着满脸的欢喜,开心的离开了城主府的大殿上。

剩下满脸无奈的白万财,凝视着正在走远的白展飞,忽然就仰面长叹了起来,对方封云修不过才是个十几岁的孩子,却拥有如此的造化。

反观自己的孩子,莫说是人家那样的修为了,甚至连同头脑,都比人家差了十万八千里,即便人家动动脑子,恐怕都足以杀死他了。

当然都不是他想看见的结果了,不过人家既然都比他厉害的多了,肯定也是没有办法解决的,故才会满脸的沮丧,暗暗祈祷希望不会发生吧。

东城统领府的大门外。

作为统领府之首的门第,自然不是寻常人家就可以相比的,其中就包括了南城统领府,在李俊侯的领导下,始终都是不温不火的节奏。

既然人都是那样的失败了,肯定声势上就不比人家好,倒是韩力生前的西城统领府,却在几大统领之内,远远的独占鳌头。

毕竟韩力属于是百年难遇的奇才,在他们诸多的统领内,乃是顶级的高手,其实力竟然可以与封墨两家抗衡了。

可惜再好的天才,同样选择做错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与封云修为敌,恐怕到死的时候他都没有想到,封云修从出现的时候,就已经注定了他的结果。

此刻尽管有城主府的人照应,可是韩力的死,给他们生还下了的势力,造成了不小的影响。

虽然白展飞借助城主府的声势,已经完全的掌握了对方的能力,不过却并不是从前的那个统领府了,因为人心都开始了涣散。

起码已经不是韩力再世的时候那样,毕竟是统领府的全盛时期,门内的各个侍卫都兵强马壮,哪里是常人能够相比的。

不过在最为关键的时候,没准就是想上官正德这样的人物,能够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呢,此乃便是封云修为什么要救统领府的缘故了。

而白万财不是傻子,若是墨无痕死掉之后,墨家势必会落在墨流滔的手里,那墨流滔究竟是谁的人,恐怕就不用说了。

况且先前封云修让对方去南城统领府等候,不过就是故意要混淆了白万财的视线,好让对方能够错过帮助上官正德时机。

到了那个时候,他便会成为东城统领府的救命恩人,不必多讲那上官正德日后,便会对他马首是瞻,若是对付白万财的话,必然会事半功倍的。

可是那白万财却识破了封云修的计划,导致张明在统领府内受伤,此刻正准备离开的封云修,却无辜被上官云给缠住了。

本来是要拒绝的,可是那上官正德却没有要收回的意思,最后没有办法,封云修只好就勉强的答应了下来,并带着上官云走出了统领府。

相信墨无痕已经被带回了墨家,此时苏城的危机解除掉了,往日的热闹又重新的恢复过来,而封云修却缓缓的停下了脚步。

“上官小姐,您说张明会不会离开了墨家。”封云修别有深意的问道。

感情是故意的要给对方出难题,毕竟有上官云的陪同,那封云修就感觉浑身都不自在,可能是对方的文静,开始令他有些不适应吧。

不过那上官云却并没有听清楚封云修的话,因为方才跟在他的身后,心中却开始幻想,若是将来每天都能够这样多好,起码能够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。

本来他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可惜命运却给他们开了个玩笑,让封云修成为了强势的人物,统领府则不得不屈服在对方的麾下。

身为是统领府的千金,自然在心里就跟封云修低了一个等级,不过却不影响对方对封云修的爱慕之情。

此刻见到封云修突然停了下来,那满脸错愕的上官云,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,毕竟对方的话,他是真的没有听明白呢。

“我……我是……”上官云满面紧张。

口中吞吞吐吐的说了半天,愣是没有被封云修听明白说的什么,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委屈似得。

看见对方如此的表情,封云修却不禁皱起了眉头,上官云并非是个糊涂的女人,可是每天脑子里都想的什么,他却不明白了。

“罢了罢了,我们还是继续的走吧。”封云修没趣的说道。

然后便走在了前方,开始继续的向前走去,不过这个时候,上官云可就更加的疑惑了,因为发现对方做走的方向,并非是去墨家的。

“封家主是要去哪里……”上官云立即追了上去。

说好的去见张明的,那上官云自然明白他们是有什么要谈的,所以跟来的目的,也像是从他们的口中,期望听见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可惜来时的路上,那封云修竟然屡次给她出难题,不是问些无关紧要的问题,就是故意的给她带错路,因此令她更加坚信自己的猜疑了。

“他们肯定是有问题的。”上官云心中坚定的表示。

若非是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何故自从离开了统领府,封云修就没有多说半句有用的话,反倒说些人听不懂的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