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5章 邀功未晚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目光突然斜视向按几上的茶水,封云修表示无奈的笑了笑,便顺手将茶水拿在了嘴边,接着喝水的功夫,用来思索如何的瞒天过海。

因为他着实不想让慕寒烟有什么为难的,可是此刻的情况,已经到了揭晓答案的时候了,若是回答了对方,就等于是将所有的问题都摊牌了。

那封云修明白对方都是为了他好,也是真心的关心张明的安危,毕竟将人家留在家里,独自面对着未知的恐怖,自然会是心里的折磨了。

可是他并不想让那么多人都掺和进来,如今有了上官云的搅合,就已经令他开始抓狂了,更加不要说还是慕寒烟了。

况且就看对方的态度,必然会跟上官云掐起来的,尽管双方都不是那样的女人,可是在感情方面,谁又能够说的明白呢。

曾经经历了那么多的问题,封云修肯定是明白的很了,只是不会轻易的将问题说出来才是,无非就是要给对方都做个哑谜而已。

不过见到慕寒烟那期望的眼神,封云修就能够莫名的感觉到心痛,或许是此人帮助他的太多了,故才不愿意看见如此的表情。

“难道我还要看着慕寒烟担忧不成了……”封云修骇然道。

对方若是不听完自己的答案,肯定心中会十分的着急,到时候恐怕任何人都是取代不了的。

既然封云修都是为了对方好的话,自然就没有必要在给她伤害了,于是正在犹豫不绝的时候,忽然那旁边的上官云说话了。

“其实我们这次回来,就是要给你报个平安的,至于张明那边我们马上会过去的。”上官云表示道。

说着,不经意的看向了封云修,乃是看出来他犹豫的表情,知道心中非常的为难,所以才出口帮助的。

可是听进了封云修的耳朵里,不禁令他皱起了眉头,因为上官云话里的意思非常的明显,就是要让自己带着他去墨家。

而且还是在立马就会行动的前提下,果然是个精明的女人,甚至连同封云修都有些搓手不及,眼下不知道怎么回答了。

不过看在了,慕寒烟的眼睛里,却顿时就十分欢喜了起来,要知道封云修是个什么人,那可是整个苏城都不能够遇见第二人的奇才。

若是墨无痕全盛时期的时候,自然是会有些威胁的,可是如今的墨无痕已经丧失了能力,必然就是封云修一览众山小了。

如果他能够亲自出面的话,即便是整个墨家的弟子有所为难,恐怕都不能够有半点的用处,毕竟实力永远都是最强悍的道理。

可是在慕寒烟的心中,自然不会相信墨家会与封家为难了,毕竟墨无痕之后,墨流滔才是下一任的家主。

而针对墨流滔的人品,慕寒烟还是十分认同的,就看先前的种种做法,就不是常人能够做到的,甚至为了封云修,还会得罪不可一世的韩力。

要知道当初的韩力,可是连同白万财都不敢得罪的,如果是有了什么情况的话,恐怕墨流滔必然会死在对方的手里。

幸好最后都是风雨逆序等人获胜了,导致对方没有任何的威胁,不然没准那墨流滔便会后悔,当初为什么要帮助他们了。

倒是封云修不经意的白了上官云两眼,自己什么时候说马上就会去墨家了,还不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。

何况带上个女人,前去办这么重要的事情,没准还会出现什么结果了,到时候说不定就会搓手不及。

而且本来就没有理由去墨家的,不过张明的离开,必然是给了他个机会,顺便也好能够前去询问下,究竟那墨家的组训是什么。

要知道他跟墨流滔的关系,可是不被外界所得知了,不过却带了上官云的话,说话势必就不太方便了。

况且封云修的内心,怀疑墨无痕等人的情况,绝对是跟魔兽的元魂有些关系的,不然不可能会突然变的如此强大。

不过这样的消息,并非是有利于苏城百姓的,若是落在了心术不正的人手里,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
就看眼前的墨无痕,恐怕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了,毕竟拥有了那么强悍的能力,而且还不是常人能够相比较的。

所以在后者的心里,其实这才是他最为顾虑的问题,因为上官云的头脑实在太精明了,简直就是个举一反三的主。

倒是若是将听来的情况带给上官正德,恐怕对方立马就能够明白是怎么情况, 莫说是后者会利用此办法了。

若是得知墨家有如此恐怖的能力,将来扇动大家要报复墨家的话,必然就是给墨流滔带来灭顶之灾的。

不过却被那上官云给先声夺人了,自然封云修是没有任何可以改变的结果了,于是便对着面前的慕寒烟表示。

“既然你都知道情况了,那就不要继续的担忧了,张明的事情,自然我会处理的。”封云修微笑着表示。

不想让对方继续的但系,才是他最为该做的事情,不然怎么对的起,人家慕寒烟以前的照顾呢。

倒是此刻来讲的话,封云修已经算是被赶鸭子上船了,即便是他心里有要回头的意思,恐怕人家上官云都不会放过他的。

最后无奈,只要听了上官云的话,将杯子里面的茶水喝完,便起身向着面前的慕寒烟告辞了。

由于目前来看的话,局势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,所以慕寒烟就算是想要挽留封云修,都未必能过那样的去做了,因为挽留了此人的话。

那不知生死的张明反倒会危险了,墨家尽管有墨流滔的帮助,可是同样墨流滔的状况,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解决呢。

在旁的上官云,见到封云修起身便走,好像并没有要招呼自己的意思,心中顿时火恼了起来,明明是自己帮助他解围的不是。

反倒如今竟然还来了白眼加冷漠,甚至换做谁都恐怕不能够接受,何况还是堂堂的统领府千金小姐了。

而那慕寒烟凝视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忽然脸颊上挂上了两行清泪,其目的就是不想看见对方的离开,心中莫名的失落了起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