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3章 纵观全局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按理说来的话,城主府确实不是常人能够抗衡的,却因为封云修的声势浩大,却隐隐达到与之争交的阶段了。

毕竟封云修还尚且年少,若是被他夺走了城主的位置,将来肯定就会除掉城主府的,正如先前被墨无痕灭掉的南城统领府似的。

不过也就是得罪了封云修,导致结果统统惨死在墨无痕的手中,由此可见封云修的恶毒了,恐怕寻常的人,该是没有跟他比较的了。

故才会渐渐引起了白万财的顾虑,特别是经历了血战墨无痕后,更加让其明白了封云修的心意,倘若说他没有任何的目的,恐怕骗鬼都没有相信的。

因此也算是封云修,自己给予对方个借口,好让白万财利用了墨家,来敲打封云修的名望,等到他失去了人心,在要对付就容易的多了。

起码没有那么多的麻烦等着他,最后做出善后的工作了,不过结局却偏偏不是他想的那样,对方非但没有让他如愿以偿,反倒还出现了这么多问题。

可是封云修却淡定起来了,因为他明白自己的份量,更加清楚在老板姓心里,他能够做到个什么地位,故此不可能会让白万财成功的。

“难……难道!!我们就应该忍受城主府不成。”张明不甘心的表示。

纵观全局来讲的话,除了面前的封云修,他已经再也没有任何所敬佩的人,而白万财不过就是令人恶心的角色,怎么会甘愿臣服在对方的名下。

心中顿时便火恼起来,满脸期待的看向封云修,就是等着对方能够表示,正面的与白万财回应,到时候自然就能够给自己报仇了。

不过即便如此,张明同样也不是白痴,毕竟此刻的封家,需要以大局为重,如果过分计较个人恩怨的话,将来不指定会怎么样了。

给封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是小,可是如果破坏了封云修的计划,那可就得不尝试了,没准结果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。

先前不过是因为冲动,导致张明忽略了这个问题,不过此刻看来的话,冲动似乎并不能够解决问题,于是便缓缓的垂下了脑袋。

然而,封云修既然作为家主,其头脑必然不是常人能偶相比的,就是转眼的功夫,便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。

只是感觉这样的事情,不应该要他处处都提醒,毕竟将来的张明,也是需要有领导群雄的头脑,过分干涉他的话,反倒会有依靠了。

凝视着面前的张明,迟疑半响后,封云修才无奈的叹息起来,说道白万财确实可恶,不过此刻交手的话,肯定会两败俱伤。

到时候难免会有与自己为敌的人出面,毕竟大好的时机,令谁都不能够轻易的放弃啦,何况东城统领府的上官正德,目前还没有表态呢。

既然身为封家的家主,必须要将所有的危机都考虑在内了,不然若是稍有差池的话,指不定会有什么后果呢。

倒是面前两名最近的人,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,等着他给出的答案,当然了,慕寒烟肯定希望要和解的,因为她不想见到封云修有什么意外。

而张明此刻也算是明白了对方的处境,尽管白万财乃是他期望能够报复的对象,可是回头想想,却发现时机并不成熟。

若是真的要去的话,肯定没准有什么危险了,所以此刻完全没有了主意,就等着看看封云修的决定,因为他始终相信,封云修绝对会处理的。

“就且随他而去吧,我们目前还是养精蓄锐的好。”封云修满脸淡定的表示。

说着,便起身走下了作为,经过张明等人的身边,之后什么都没有说,大摇大摆的就离开了。

剩下了张明及慕寒烟,纷纷面面相觑,均是满脸的困惑,到底封云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他们谁的心中都没数。

先前对付封远萧的时候,同样也是如此的散漫,根本就没有那种雷厉风行的手段,无疑不是说明封云修的风格,确实也就是这个样子的事情了。

反倒是寻常人,根本就不能够猜透对方心中的想法,因为封云修永远都是站在最高端,且能够纵观全局的人。

若非如此的话,恐怕封家早就落入奸人之手了,搞不好已经被人所消灭了,哪里还能够有今天的辉煌。

“目前你们都多少有伤在身,还是先去养伤吧。”慕寒烟无奈的叹息道。

似乎是已经明白了封云修的话,尽管许多的危险等着他们,可是却没有那个是比养伤更加重要的。

因此在慕寒烟的内心,其实早就开始流泪了,毕竟此次他们的对手,乃是城主府的白万财,根本不是往日的韩力能够比较的。

不过既然是人家找上门来的,她同样明白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,起码躲避并不是任何的办法,那样只会显得懦弱了。

“对对,只要我们都养好了伤势,管他白万财还是黑万财呢,同样给他吃掉。”张明憨笑了起来。

通过在封云修的身边,这么久了不难发现,其实张明也在不断的提升自己,所以被慕寒烟提醒,顿时就明白了他们的意思。

可是却不难想到的是,即便封云修不动声色,不过在他身上,同样也会有或多或少的伤势呢,不然不可能会在今天,坐下这么多的决定。

曾经白万财欲要借刀杀人,险些就害死了张明,可是因为封云修的出现,粉碎了对方的计划。

尽管是有惊无险的举动,可是在张明的内心,却因此记下了白万财,没有过于声张,乃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能力报复。

如果是给予张明,此刻封云修这样的能力,肯定当时就会给白万财干起来,毕竟张明以前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。

而且就看他当年救封云修的时候,宁愿被人打死都不会求饶,足以证明张明的内心,乃是个不怕死的主。

可以说得罪了这样的人,才是人最危险的情况,不过此刻的张明身份不同了,自然是不能够太过冲动,何况回头想想,等到机会的话,还怕白万财不俯首称臣不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