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7章 只能如此了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若是我们冒然的转变视线,必然会被封云修给纠缠住的,到时候可就给予了墨无痕东山再起的机会了。”白展飞满脸凝重。

作为墨无痕的猎物,对于白展飞而言,无非就是个致命的打击,莫说是没有人家的能力了,即便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。

无疑不是道明了他们之间的差距,便是他最为顾虑的结果了,若是被对方给重新强大,莫说是城主府,甚至连同整个苏城,怕是要变成炼狱不可了。

或许墨无痕的恐怖,早就在他的内心根深蒂固了,每每想到对方面目狰狞的表情,那白展飞的内心就开始打鼓了。

因为他明白自己的处境,即便是在白万财的身边,对方同样也不会受到威胁,所以说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,也便是他自我的安慰吧。

不过那白万财同样顾虑墨无痕的势力,想到对方声明出来了东山再起的念头,心中顿时感到惊慌了起来。

如果没有墨流滔的话,恐怕连同封云修在内,都未必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,白万财肯定不会自负的跟墨无痕挑战了。

何况对方的实力他不会不清楚的,若是冒然的前去与之交手,必然会被其消灭掉的,到时候莫说是白展飞,甚至连同整个城主府,都未必能够幸免的。

“不错!!你说的确实有道理。”白万财不禁倒抽了口凉气。

尽管白展飞是出于畏惧,不过按照对方的情况来看,同样也是他心中所担忧的问题,若是真的有什么不测的话,恐怕也不是他能够承担的了。

如果这样的考虑全局,目前对封云修下手的话,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,没准还会给自己带来不便的。

只是目前不做都已经做了,要想收回的话,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,不禁令白万财陷入了沉思当中。

解决的办法是有,不过却并非是简单的,毕竟那封云修已经知道了其中的缘由,足以证明人家开始了防范自己。

若是想要侥幸的面对,恐怕就不是轻易简单的问题了,不过却不难理解的是,他们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放弃的。

难道老夫要给封云修负荆请罪不成了……

很显然,要白万财跟封云修认罪,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,毕竟双方都是有权势的人,而且白家还贵为城主,自然不能够丢失了脸面。

目光缓缓的看向了面前的白展飞,白万财突然满脸焦虑的叹息了起来,并非他是不能够处理,而是封云修那家伙是个聪明人,怎么可能会听从他的道歉了。

何况对方的能力大家都也清楚,此刻心中早就有了要对付城主府的意思,不然先前也不至于会什么事情,都隐瞒着自己了。

不过白展飞可没有他的想法,无论是什么样的面子,若是人都被而死了,岂不是再也没有什么机会了,反倒会让自己含恨九泉。

“父亲,事不宜迟,我们不能够错失良机啊。”白展飞紧张的提醒道。

毕竟那侍卫回来的时间不短了,若是封云修迟迟不见白家的诚意,恐怕真的会当做双方交恶来处理了。

要知道封云修的实力,并不在白万财之下,加上对方此刻的伤势,哪里有人是封云修的对手,若是死在了对方的手里,那可是天大的冤枉了。

当然了,白万财既然是城主,他的头脑肯定不比白展飞差,肯定明白这里面的问题所在了,更加清楚的了解,错过暗下的机会,恐怕再无解释的机会了。

只是他不清楚,到底封云修的内心想的什么,会不会接受自己的谎言,若是失败的话,两虎相争没准会引发多大的灾难呢。

的确当初的时候,他也没有想到这么多的问题,可是现在想来的话,先前的做法却是不怎么成熟。

要知道自从韩力死在封云修的手里,那小子的名气就犹如是城主一般的高贵了,甚至几时连同城主府的侍卫,都对封云修十分的崇拜。

不过那个时候的白万财确实看好了封云修,所以便没有怎么样的去计较呢,不过眼下看来的话,情况便不同了。

对方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,期初对于城主府的恭敬,不过就是寻求生存的机会呢,毕竟先前的封云修,实力方面有所差异的。

可是如今就算是白万财要消灭了对方,恐怕都没有那个能力了,毕竟封云修也是玄魂巅峰的修为,哪里是轻易就能够对付的了。

“罢了罢了,既然是为父的处理不当,那就让我来解决吧。”白万财无奈的表示。

其实回想起来话,事实确实就是他所想的那样,若是没有要除掉封云修的心思,不可能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。

何况城主府的侍卫,已经被人家给撞了个正着,也就算是封家的弟子吧,出现这么大的问题,决然不会隐瞒此事的。

若是听从了白展飞的建议,白万财能够放下城主的身份不顾,必然会让封云修对他有所改变的,说到底再要追究的话,也不是太合适的结果了。

因此,那白万财便决定,必须要认真的对待此事,哪怕是将来没有人认同他,只要是承认了自己的过错,便能够挽回一场血杀,何乐而不为呢。

“你留在城主府便是,为父亲自过去就好了。”白万财无奈的表示。

说着,便起身走出了大殿,毕竟乃是堂堂的城主府,他不在的时候,总得有个能够做主的人,不然岂不是要耽搁很大的事情了。

反倒是那白展飞紧张了起来,此次却见封云修,乃是要解开先前的误会,可是危险却同样是存在的。

若是封云修不按套路出牌的话,等到白万财一出现,立马就来个大包围,到时候自然没有人能够救他了。

“还是带上几名侍卫吧,多少有照应。”白展飞紧张道。

不过他的这句话,并没有被白万财采用,然而,却令白万财开心起来,毕竟可以证明,白展飞是关心他的。

或许是这么多年,作为父亲对儿子的愧疚了,明明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,如今却有如此关心自己的儿子在身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