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6章 囚室中的魔鬼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好!!既然如此,老夫就去见见我们的家主吧。”墨流滔仰面叹息道。

自从回来墨家之后,他就将墨无痕关进了囚室中,而他先后接见了封云修后,便开始回到自己的房间养伤。

如今已经有一天的时间过去了,自然要去看看墨无痕的处境,尽管此人确实身受重伤,短时间没有办法恢复。

不过因为墨无痕的重要性,直接影响到了墨家的存亡,作为墨家长老的墨流滔,自然不能够掉以轻心了。

若是再来个重蹈覆辙的话,恐怕就是封云修亲自出面的话,墨家都未必能够承受的主,不免就会有灭顶之灾发生。

至于那弟子更加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了,不过却因为对方的身份原因,在他的心中墨无痕就像是魔鬼一样,根本就不敢贸然的前去。

故才露出满脸的怯意,却又无法真的拒绝了墨流滔,所以才僵持在了原地,半点都不敢有回答的意思。

要知道丧心病狂的墨无痕,可是他们亲眼看着,如何杀死了那么多的无辜性命,若是此番过去的话,没准便会遭到毒手了。

虽说墨流滔不会坐视不理的,可是他的能力大家都有目共睹,根本就不是墨无痕的对手,不然那也不至于自己都如此的狼狈了。

可是真准备起身的墨流滔,注意到这般的场景,不禁便满脸困惑的停止了动作,期初不明白是什么原因,故才满脸好奇的看了过去。

“难道有什么不妥吗。”墨流滔不解的问道。

此刻墨无痕的生死,直接影响到了墨家的未来,若是被人逃脱的话,后果自然不堪设想了。

而面前的弟子却如此的忌讳,难道是墨无痕已经有了什么意外不成,他肯定十分的担忧了。

“没……没有的,墨长老请吧。”那弟子表情不自然的表示。

说着,便回头向着外面走去,不过内心却充满了畏惧,毕竟对方要见的人,甚至比狮子老虎都可恶,典型的就是洪水猛兽似的。

在墨流滔心里,若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,对方决然不会是这般模样的,于是便起身跟着那弟子向外走去。

可是经过路上的距离,来到墨家的囚室内,他才算是明白了那是喂的顾虑了,原来对方是担心,墨无痕会对他们不利。

毕竟墨无痕所做的恶事,都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,何况他们还是墨家的弟子,那里会没有听说了,如果是激发起来墨无痕的魔性,后果肯定不敢想像。

“站住!!”墨流滔突然停下来。

目光凝视着面前的弟子,他明白对方在畏惧什么,所以就没有继续要对方跟着的意思,毕竟墨无痕的心性不定,到底会做什么事情,他自己也完全不清楚。

而那弟子却紧张起来,他不知道墨流滔的意思,只当做是有什么其它的事情,连忙回过头来哀求,以为对方看不惯他懦弱的样子。

无论怎么说,墨家也瘦有势力的家族,在外的声望更是传播千里,不过他身为是墨家的弟子,竟然如此的懦弱,恐怕换作谁看见,都会十分恼火的。

“你就留在门外吧,我自己进去就好了。”墨流滔无奈的叹息道。

并非是因为对方的胆小,怕他会去耽搁了事情,而是感觉确实没有什么生命保障,与其让他跟着去冒险,反倒不如留着以后报销墨家呢。

可是那弟子却被吓得惊慌起来,听墨流滔的意思,似乎是不准备让他跟着过去,如此决定自然是好事情了。

不过却可能是对方的气话,毕竟他在整件事情中的表现,简直差到了极点,如果将其带在身边的话,反倒会适得其反的。

加上能够被长老看重,也是他们莫大的荣幸,可是因此丧失了将来的前途,可就大大的不爽了,起码每个弟子眼里,都是期望得到中用的。

“弟……弟子该死,请长老赎罪。”那弟子满脸惊慌。

说着,急忙抱拳施礼,他担心担心自己的行为,如果迁怒到了墨流滔,也未必是不可能的,毕竟没谁喜欢带个,比较懦弱的人出来。

不过墨流滔可没有想那么多,此乃是仁义之心而已,况且整个墨家而言的话,死在墨无痕手里的人,实在也太多了点。

所以没有必要的牺牲,墨流滔还是不会去做的,因为他可不想看见有什么情况发生呢,因此就对那侍卫挥手示意。

“罢了罢了,你切先下去吧,这里色事情,我自然会处理的。”墨流滔强调道。

尽管都是为了对方好的,不过却因为那弟子的顾虑,开始有些让他着急了,毕竟最重要的还是墨无痕。

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墨流滔发火,那弟子顿时惊慌失措,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的应对了,于是便满脸错愕的看向对方。

“是……是,属下遵命。”那弟子答应到。

说着,微微抱拳示意,跟着便离开了囚室当中,不过直至此刻,他心中都不明白墨流滔的想法。

然而,驱赶走了身边的弟子,墨流滔果然清静了不少,于是就径直的想里面走了进去,等走到了其中的一个石门前,他才缓缓的停下脚步。

曾经这里便是关押墨流滔的囚室,自然十分的坚固了,所以他便毫不犹豫的走了过来,因为他自己本身明白,根本不可能还有其他的地方,合适关押墨无痕了。

“你终于过来了。”突然传来墨无痕的声音。

不过比起之前,听起来似乎更加的沧桑了,那墨流滔忍不住顿了顿,不经意的皱起眉头,暗想此人的恢复体质,果然到了恐怖的地步了。

原想以为,就算墨无痕的恢复再快,都不可能会进展如此神速,可是如今看来的话,事情的结果,远远不是他所想的简单了。

吱呀……!!

一声沉重的声音,墨流滔用力推开了石门,缓缓的走进了面前的囚室,或许是因为光线的问题,使他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的东西。

于是墨流滔又重新走出了囚室,将走廊的一个火把取下来,然后放进了囚室中,这才能够看清楚里面的一切摆设。

“你……你怎会……”墨流滔骇然失色。

本来以为这时候的墨无痕会很虚弱,却并没有想到,此人正盘膝坐在石床上,似乎没有半点的伤势可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