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8章 群雄见证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回头是岸??难道我还可以回头不成。”墨无痕仰面苦笑起来。

如果是可以回头的话,恐怕也就不至于落得今天的地步了,起码从他决定了自己的计划开始,就没有想过会有回头的那天。

当然了,若非是过程中,有了些许的意外,自然也不会变的如此狼狈了,所以心中的那股怨恨,如何能够轻易的淡去。

特别是面前的墨流滔,对于墨无痕来讲的话,完全都是因为此人的缘故,倘若他不出面,结果肯定会逆转。

任凭封云修达到了玄幻巅峰的修为,可是比起超乎玄魂修为的墨无痕,仍然也不是对手,尽管有白万财从旁协助。

本来在墨流滔出现的时候,他也不会放在眼里的,不过却没有想到,此人为了坐上家主,竟然甘心违背了墨家祖训。

而且丝毫没有想过他答应了自己的条件,乃是用长老的身份,换取了他所得知的事情,不了最后还是栽在了自己的手里。

如果不是墨无痕先前看他有些本事,恐怕当初就会杀死他,总不至于如今成为了自己的绊脚石,而且还踏着自己,走到了更远的道路上。

因此,就算是嘴上不说,其实在墨无痕的心中,同样都十分的记恨对方,其目的就是想要找到他们报仇雪恨,当然也不是现在的时候。

目前对于虚弱的墨无痕来讲,甚至连这个囚室都很难走出去,更加不要说跟人拼命了,岂不是要坏掉了自己的生命。

倒是墨流滔听见他的话,似乎语气中充满了悔恨,便顿时肃然起敬,倘若墨无痕能够主动的认错,必然是最好不过的了。

“放心吧,只要您肯放下屠刀,外面的事情就由我来处理了。”墨流滔满脸认真的表示。

甚至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,便是要劝说对方的,尽管他可能不会听自己的,可是却要努力之后才能够知道的。

事实果然被他看见了期望,如果那墨无痕没有改过的自心,决然是不会跟他说这么多话,就算是个傻子也能够听的明白。

此乃便是对方最喜欢看见的结果了,可是猛然抬头看去,墨无痕紧皱着眉头,愣是满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呢。

难道还是些什么问题不成了……

不过没有等到墨流滔说话的时候,突然墨无痕便仰面惨笑起来,声音竟然是那么的绝望与无助。

“混账东西,凭你也来教训我了,你想要做上家主的位子,简直痴心妄想。”墨无痕突然面目狰狞的表示。

要知道一个丧心病狂的人,怎么会听从了他的安排,何况还是要囚困了墨无痕终身,岂不是比杀死他还要难受了。

莫说是墨无痕不能够答应了,甚至换做是任何人,恐怕都未必会痛快的答应,但凡是有些办法,谁都不会选择这样的结果了。

此话却令墨流滔忍不住怔了一下,回头想想确实也不是那么回事,本来墨无痕便是堂堂的家主,突然沦落成为了阶下囚。

况且他方才的意思非常明显,那便是要对方去终身的待在这里,任谁会答应了,就算是他自己,恐怕都不会轻易地就答应了呢。

于是满脸无奈的摇头起来,若是不再这里安度晚年,恐怕最后就只有一个办法了,那就是当他坐上家主的那天,成全了墨无痕的本意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也怪不得在下了。”墨流滔满脸痛苦的表示。

本来以为是可以化解了这场恩怨,即便是如此墨流滔同样也是下了很大的勇气不成,可是对方却完全的不领情。

此刻才足以看出,墨无痕已经入魔到了相当可怕的地步了,不然也不会连自己的生死都不顾,最后还成为了这般的模样了。

不过就在墨流滔要离开此地的时候,突然墨无痕又回头叫住了他,墨流滔停下了脚步,因为他不知道对方还有什么事情。

无论怎么说,墨无痕始终都是墨家的家主,只要是他能够说出来的要求,肯定便会满足他的。

“不知家主还有什么事情。”墨流滔疑惑的问道。

再次叫了身对方为家主,心中竟然无比的痛苦了,因为所有的事情,都是坏在了他自己的身上。

可以说墨无痕选择安稳生活的话,即便是那城主府来犯,恐怕封云修都不会坐视不理的,根本就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子。

然而,这些不过都成为了泡影,墨无痕非但没有那么做,反而还因为对方的缘故,成功的向诸多势力挑衅。

尽管没有找到封家的头上,不过为了将来的安全,封云修也不得不出手相抗了,不然等到他灭掉了其余的势力,势必会找到封家的头上。

封云修可是个聪明人,绝对是不会给对方威胁自己的机会,然而,也就是因为此事,才令墨无痕落到了今天的地步。

当然了,对于墨流滔的做法,他内心还是极其痛恨的,如果有机会的话,肯定会疯狂的报复此人,哪怕是将其灭掉了。

“你何时做家主。”墨无痕语气冰冷的问道。

因为他心中明白,只要墨流滔能够坐上家主,必然也就是要消灭他的时候,到时候免不了会天下群雄,齐聚墨家的时候了。

而在墨无痕的内心,也在暗暗下定决心,只要能够等到那个时候,便会一鼓作气,将其狠狠的灭掉。

不过先前确实有过前车之鉴了,墨无痕不得不得小心一点,不然的话恐怕还得重蹈覆辙。

“三天后,我会想各大势力,都广发请帖,到时候群雄见证,便是送你上路的时候了。”墨流滔皱了皱眉头。

本来是可以避免过去的,不过墨无痕却执迷不悟,没有办法就只能够这样的做了,所以才会有了今天的情况了。

倒是墨无痕听后,似乎比他要想象的淡定多了,仿佛这件事情,根本就没有他的事情似得。

于是缓缓的点了点头,重新闭上了眼睛,不再多出半句话出来了,而那墨流滔则顿了顿,最后无奈的叹息一声, 回头便离开了墨家的囚室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