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4章 兄弟情义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封家的家主府内。

自昨晚令白万财蒙羞之后,整晚张明都没有睡好,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白万财尴尬的表情。

想起对方气急败坏的样子,对于张明而言,心中那叫一个痛快啊,乃是他梦寐以求的结果呢。

不过由于他本身的能力有限,并不能够做到封云修的手段,倘若换做是他与对方不敬的话,没准此刻就已经死在白万财手里了。

奈何论实力而言的话,封云修半点都不必对方差劲,就算是真的交手起来,最后都未必能够预料到,双方谁能够获胜了。

因此在没有安全保障的情况下,白万财肯定忍辱负重了,何况封云修事先说的明白,若是没有墨无痕的话,恐怕也不会有如此的效果。

然而,封云修如此精确的头脑,却不禁开始令张明钦佩了起来,若非是昨晚的事情,没准张明都已经遗忘了对方的能力了。

次日清晨的时候,当张明再次见到了封云修,便是在封家的家主府内,此刻的封云修正坐在大殿上,丝毫没有为昨晚的事情而开心。

不过那张明却不同了,白万财的威严,早就在他的内心根深蒂固了,故才对于封云修倾慕有加。

倘若自己的本身,能够拥有封云修那样的能力,恐怕那统领府的时候,白万财也就不能够那样对待自己了。

况且就看曾经的时候,张明可没有少挨了城主府侍卫的欺负,尽管此刻已经拥有了元魂五重的修为,可是对付人家的话,势必处于劣势呢。

回想到了以前的生活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遭遇,竟然能够做到如今的地步,在整个封家估计除了封云修,便数他之最了。

脚下的步伐忽然缓慢了起来,张明回忆着自己的经历,不禁停在了封云修的面前,丝毫没有在要进去的意思了。

可是却因此被封云修给发现了他的异常,跟着放下了自己手里的茶水,满脸困惑的凝望了过去。

“难道你这个做大哥的,也有发呆的时候不成。”封云修开着玩笑问道。

本来曾经封云修不挤的时候,那张明都是喜欢沾他的便宜,不过利用自己年长的关系,每天都要对方叫他大哥。

并且还四处扬言,他要用做大哥的身份,来保护这个废物家主的兄弟,所以他们的关系就是那么建立起来的。

尽管张明确实没有什么能力,不过在照顾封云修的同时,甚至连本身自己的性命都不顾,不难想到对方的态度如何明确了。

因此就算是到了如今,封云修同样都是以兄弟相称,因为他完全没有忘本的意思,可以说没有张明及慕寒烟,就不会有今天的封云修了。

不过他的这句玩笑话,却令张明此刻感到不安起来了,毕竟封云修的身份,乃是堂堂的封家家主,自己不过是个街头混混。

虽然封云修从来没有计较过,可是也不能够代表,这件事情便是他可以为所欲为的,因此缓缓的垂下了脑袋。

“还是不要拿我消遣了,您此刻是封家的家主,还是叫我的名字吧。”张明无趣的表示。

在他的心中十分清楚,将来的封云修必然会是人中龙凤的,有自己的这个朋友,就够给他丢脸了。

若是讲来也是用兄弟的关系相称,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了,然而这个后果,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倒是他的这句话,令封云修的内心,多少明白了些问题,讲来张明必然会接管了封家,作为苏城的霸主,没有个威严怎么可以。

如果始终都保持了开玩笑的姿态,将来怎么能够领袖群雄了,没准将会毁在自己的玩笑下呢。

因此封云修的内心开始决定,尽管对方与自己是生死之交,不过在对方的能力上,还是需要让自己帮助的。

不然将来就算是给了他那么大的实力,恐怕也是对于后者的伤害,而不是报恩的目的,给其提供最好的将来了。

“既然如此的话,我也就不在勉强你了,关于怎么称呼的话,便随你自己的意思吧。”封云修忽然笑道。

因为他心中十分了解张明,若是拒绝了对方的意思,肯定会引来不开心的,反倒是如此解决的话,才能够让对方开心起来。

事实果不其然,张明听见了封云修肯定自己的想法,顿时变的就开心了起来,毕竟自己已经得到认可了。

“好!!那我们就按规矩来吧,我以后就叫你为家主,至于怎么叫我,你也就随心称呼。”张明憨笑了起来。

既然都已经说明白了,对于他而言的话,内心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愧疚,自然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了。

平时张明的性格就是这样,多半走的是随性的路线,只要是大家愿意的话,无论怎么对待他,他都会十分开心的。

此乃也是封云修最为看重的地方,因为有个这样的兄弟在身边,才是他最为开心的事情了,起码比较放心才是。

当然了,无论怎么说,人家也是封云修的恩人,作为是自己恩人,肯定是不能够太过分的。

于是封云修就在未来的时候,直接称呼对方为张明大哥,而对方则称呼他是家主,自然也就两不相欠了。

“对了封家主,您昨晚教训的白万财,可真的是很过瘾啊。”张明满脸兴奋的表示。

对于张明而言的话,如果是要报仇雪恨,恐怕短短的十年之内,根本就不是能够做到的事情。

没有封云修的帮助,根本不可能会见到白万财狼狈的样子,因此次张明才会整晚都没有睡好,想到了对方的表情,心中便觉得好笑了。

“那不过是他应有的报应而已,不然此人必然不清楚自己的立场。”封云修笑着表示。

的确他是想给予白万财点颜色,可是没有想到,对方竟然连半点的回应都不敢,不禁令他开始有些怀疑了,难道真的是白万财老了。

要知道区区的墨无痕,虽然给众人带来了威胁,可是却不至于会害怕到这个地步了,毕竟没有人会畏惧个将死之人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