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6章 另有图谋/绝世武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现场安静的气氛,对于任何人来讲,都是一种无形的压力,毕竟先前从来没有如此的认真过。

此刻,可以说整个统领府的将来,都拿捏在了封云修的手里,就算是随便的一个答复,恐怕都会涉及到了人命问题。

况且他们的对手十分强大,竟然是堂堂的城主府,胜利的话固然是好了,可是失败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,搞不好就是造反的名称。

此事完全超乎了封云修的想象,所以不得不慎重的考虑,可是却又不能够忽略了面前的答复,便无奈的叹息了起来。

“目前墨长老的宴请在即,不用说大家也知道,究竟孰轻孰重的问题吧。”封云修耐心的解释道。

若是耽搁了墨家的情况, 无疑不是说明,给了墨无痕重整起鼓的机会,到时候莫说是抗衡城主府了,甚至连城主府,都将会陷入危机当中。

既然那墨无痕尚且没有正法,他们今天的吵闹,不过就是徒劳无功的做法,因此就算是不去理会的话,也没有半点的关系了。

说着,目光凝视向了面前的上官父女,话中的意思非常明显,封云修不过就是逃避责任。

就算是没有墨家的情况,恐怕他也会找其他的借口,毕竟要对付城主府,此刻仍然不是个机会,不然今天在街道上,就不会放过白展飞了。

不过他的说辞,对于上官正德而言,确实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,不然恐怕没有保护好自己,所有人都会陷入危机的。

“封家主说的极是,的确墨家的事情要紧。”上官正德点头答应。

可以说他也是个识大体的人,不会不明白对方的意思,何况封云修将话说的十分明显了。

本来他就见识过墨无痕的厉害,肯定心中有所顾忌,所以无论是对方说的什么,他都有必要考虑后果的。

然而,在上官云的内心,却十分的鄙夷封云修的回答,此刻乃是询问应对白万财的方法,可是他却用这个来搪塞己方。

就算是个傻子,恐怕目前也能够看出来封云修的心意吧,他不过是因为其他的缘故,不想与城主府为敌而已。

或者是感觉,为了统领府,根本就不值得对付城主,所以才诸多的借口,不过就是为了明哲保身。

不过这样的想法,似乎也同样站不住脚步的,毕竟先前面对墨无痕的时候,封云修都亲自出面干涉了。

比起白万财来的话,墨无痕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呢,自然无法真实的与对方相比了,因此封云修没有必要害怕对方。

“难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问题不成了。”上官云好奇了起来。

毕竟那白万财不是常人能够比较的,加上封云修的头脑,可谓称得上是天下第一人了,若是他们都有自己的什么打算,统领府情何以堪呢。

那上官云是个女孩子,自然看待事情的方法与常人不同了,所以对于他而言的话,究竟要如何的应付对方,才是他最为关心的问题。

反观封云修这边,见上官正德明白了他的意思,顿时便开心了起来,心想居然他会畏惧墨无痕,到了这幅田地了。

如此才是封云修想要的结果了,不然要征服上官正德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呢,毕竟先前他们都是见过面的。

特别是在西城统领府的时候,初次见到上官正德,给予封云修的感觉,便是此人十分的粗狂, 且不是个有耐心的人。

不过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事情,就算是他的心性如何粗狂,最后也不得不向命运低头。

要知道期初他欲要消灭了封云修的时候,其实就已经注定了他的将来,搞不好就要被对方给杀死了。

可是由于封云修当初想的事情比较多,加上所有的局面都不利于自己,是在没有办法就只好放过了他。

因此便给予了统领府生存下去的机会,可是同样来讲的话,因为墨无痕的家伙,令他心中十分的恼火,所以才有了要对付墨无痕的想法。

然而,被颇无奈的墨无痕,突然练功走火入魔,岂是寻常人能够对付的,所以无线的变故中,最红差点又灭掉了统领府!!

能够走到今天,统领府也是十分无奈的表现了,所以千疮百孔的统领府,不可能会有再大的造化了!!

而上官正德此刻的想法也十分简单,便是要照顾好统领府,同样保护好自己的女儿,至于其他的事情,还当真是没有多想呢!!

“既然如此的话,等到白万财再次提及的话,上官统领不妨就将计就计!!”封云修点头表示!!

因为得罪了城主府,势必对于统领府会有损失,若是答应的话,方才能够保全他们的安全,尽管是不是出于真心的问题吧!!

若是换做旁人的话,未必就有这么大的胆子,可是那封云修却与常人不同,因为在他的心中十分明白对方的处境!!

如果这个时候,让上官正德出卖了自己的话,岂不是给他自己带来难以预料的灾难,就算是个寻常人,恐怕也能够想的明白吧!!

何况统领府上下,数百条的性命,都在他自己的手里,目前究竟谁的潜力更大,显而易见就是封云修了。

“将计就计……”上官正德满脸困惑。

并非是不明白封云修的意思,而是担心将来的问题了,如果等到封云修消灭掉了白万财,岂不是危险的就是他了。

毕竟没有外人,能够得知他们的计划,到时候封云修翻脸无情的话,可就是个很难预料的结果了。

目光缓缓的移动,最后落在了上官云的身上,可以说此人才是最重要的,因为在他的心目中,才不会有伤害统领府的意思。

而那上官云立马就明白了自己父亲的意思,因为此事的干系太大了,所以他也不能够自作主张。

足见上官云的头脑有多重要,起码连同上官正德,都自愧不如,岂不是说明了对方的能力。

不过连同她也猜不透封云修的心思,不然也不必是满脸沮丧的坐在这里了,如果将来封云修有了出卖自己的意思,恐怕就殃及池鱼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